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


  “我等你。”她听见自己的声音,语调提了起来。

  “该死。”莫言很突然的低咒一声,气急败坏地。

  盛菱不解,他怎么生气了?而且是火大!

  还未来及得问出口,属于男人的气息便朝她直扑而来,是她很熟悉的气味,莫言的味道,她不会防备,被他抓进怀里,然后被吻得无法呼吸,心剧烈地跳动。

  她感觉到在她嘴唇上肆虐的吻,狂风暴雨般的吻,这不是莫言第一次吻她,但却没有这么的……不同。

  “别笑。”莫言的声音郁闷不已,将她的脸埋进自己胸口,像藏着什么重要的珍宝,不让人看见。“不准笑给别人看。”

  刚才盛菱突然的笑了,这是交往以来,他第一次看见盛菱笑。

  他没有料想到冰山美人的盛菱,笑起来会这么好看,令他的心一沉。

  她还是不笑的好,她要是笑起来被别的男人看见了还得了?这一刻起,莫言深深觉得,他不好了,他离开她身边,肯定会朝思暮想,牵肠挂肚的。

  “以后只准在我面前笑!”他绝对不会让他以外的男人看见盛菱的笑容,绝不。

  埋在莫言怀中,盛菱脑中一片空白。

  莫言说她笑了。她真的笑了吗?

  伸手摸着自己的脸,先摸到了下唇淡淡的疤,接着,盛菱摸到了自行上扬的嘴角。

  恋爱让她感受到好多好多不同的情绪,那些……像人一样的情感。

  她会笑了,脸埋在莫言怀里,盛菱内心躁动不已,她反手抱住了眼前的男人。

  现在这个人,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,他说她不懂,那就跟着他吧,他来教。

  既然如此,就紧紧跟着他吧,盛菱期待着,他会带到她什么样的世界……

  ***

  她在等,说等他回来。

  于是莫言只花了预期一半的时间完成工作,赶着周五的班机回台湾,但因为班机Delay,他到台北时,天色己暗。

  信义区松寿路这个年轻人、观光客聚集的场所,有各种声音。

  街头艺人表演、展场活动,五光十色的繁华街景、热闹喧嚣,这是个让人找快乐的地方,可来到这里的莫言却是眉头紧皱,难以抚平。

  因为人太多了,他不喜欢人挤人的地方,这是个年轻人聚集之处,虽然他不到三十岁,也算是年轻人,可他就是不喜欢这里。

  才下了计程车,站在一家年轻人会逛的潮牌服饰店门前,莫言掏出手机,想打个电话给被他派回纽约处理收购案的傅强,关心一下他进宏铨之后,便没有再分心关心的个人事业进度,也一并询问在纽约的妹妹,一切都好吗?

  虽然他会与无忧电话联系,她也表现的很开朗,但莫言总是不放心,觉得让从小一起长大的傅强去亲眼看一下才准,无忧怕人担心,最会演了。

  “欸?我以为我认错人了,真的是莫言哥!”

  莫言电话才刚打通,就听见了有人喊他的声音,他下意识地按掉通话键,定眼望去,只见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站在他面前。

  女孩有双大大的眼睛,洋娃娃般的外貌,是时下审美观主流的美人,莫言认得她。

  “小芸怎么在这里?”他并未露出讶异的神情,也没有半分欣喜,只是礼貌而疏远地问候。“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王晴芸见莫言认出自己,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  “我跟大学同学出来喝茶逛街,没想到遇见莫言哥,我上星期才回台湾。”王晴芸对莫言笑得甜美,朝在广场另一端等待她的同学们招招手,算是向莫言介绍了。“莫言哥,我跟我妈咪去纽约,本想见无忧的,可她不肯见人,我很担心她,同学们也是,莫言哥,无忧还好吗?她怎么了?我传讯息给她,她都不回,我好担心。”

  “她新学校功课重,连我电话都不接。”听见王晴芸问起无忧近况,莫言用了对外一致的藉口。

  王晴芸是无忧的同学,从小学就念同一个班,连大学都不例外,这也算是缘分了。

  而王晴芸的爷爷是宏铨集团董事之一,算是世交,可就算是世交,莫言也不会将无忧的近况告知,也就敷衍着。

  “小忧的性格,我也拿她没辙。”无奈地一笑。

  “好吧,无忧向来好强——欸,莫言哥,你怎么会在这里?这里不像是你会来的地方。”王晴芸不是笨蛋,当然听出了莫言语气中的保留和隐瞒,以及更多的不信任,莫言对家人的保护和重隐私,是不能触碰的逆鱗,不想让眼前的男人怀疑,破坏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形象,也就聪明的打住,不再多问。

  虽然她真的很好奇,许无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居然在毕业前休学出国了!

  “有饭局。”莫言简单告诉王晴芸自己出现在这的原因,不能怪她惊蔚,因为他真不是会来这种地方的人。

  太吵,人太多,购物也太没效率,他向来习惯让熟识的品牌经理,将一整季的服装送到住处,不会费心去挑选试穿。

  “我知道了,一定跟工作有关,莫言哥有事,就不打扰你了!我同学还在等我呢,莫言哥,改天来家里吃饭吧,你回来快一年了,爸爸说你都没有来家里吃饭呢!”王晴芸朝莫言挥手道别,往自己姊妹群走去。

  “小心点。”莫言并未承诺要去王家拜访,不过口头叮咛了王晴芸在外要小心后便转身,往聚会地点而去。

  他并未注意,一双充满爱意的双眸直直凝视着他的背影,他消失在人群中也舍不得移开视线。

  “我的天,那天菜是谁?”一干女孩吱吱喳喳的凑到王晴芸身边,拧她的腰。

  “这么帅的男人,不介绍一下,你心思太明显了吧!”

  “哪有、哪有,我哪有什么心思,那是长辈家的小孩,他在国外很久了,我也很久没跟他见面,刚刚以为看错了,想去确定一下——”王晴芸口吻无辜,躲着同学们的大力金刚爪,笑闹着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