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走到书桌前,桌上只摆了简单的东西,书、笔记本、纸、笔,唯一的摆设只有一个用白色黏土做的手工相框。

  相框四周是手工捏制的向日葵,上头还能看见捏制者的指纹,做得没有机器压制的精致,但这是盛菱最珍惜的东西,无忧亲手做的礼物。

  相框里当然有相片,是两个女孩。

  一个是她,另一个是无忧,这是无忧的视角,无忧拿着手机逼迫她自拍合照,那时的她神情是莫可奈何,无忧则笑得无忧无虎,没心没肺。这是不拍照的盛菱,除了证件照之外,唯一的一张相片。

  盛菱那双对女生来说,一点也不漂亮的手,轻轻的抚过相片中,无忧的笑容。心头涌现了令她不舒服的感觉,盛菱不明白内心那股酸酸的、涩涩的,还有令她眼眶微酸的情绪,是什么。

  她突然想起了跟无忧友谊的源起,像她这么冷漠的人,不主动,也不积极,她们会成为朋友,自然是因为许无忧的主动。

  “对不起。”这是许无忧对盛菱说的第一句话。

  盛菱刚办完奖学金的手续离开系办,在系大楼外,匆匆而来的许无忧不小心撞上,盛菱没有防备,手上抱着的书本、笔记纸张,全都掉了一地。

  “你没事吧?”漂亮的瓜子脸上满是愧疚。“我帮你捡!”许无忧急于补偿。偏偏不巧,一阵大风吹来,卷走了轻飘飘的纸张,两人忙不迭地追。

  “呼呼呼,我捡到了!它飞太远!”许无忧跑了很远才追到最后一张散落的纸张,她拿着手上写了密密麻麻字迹的纸张,照着顺序排好。“还你。”还给盛菱的时候,并没有马上松开,做了华丽水晶指甲的手,依依不舍的扯着纸张的另一头。

  盛菱先是看见女孩漂亮的手指,细白如青蒽般的手指头,搭着美美的指甲,再望向手的主人。

  那是个有张柔和漂亮脸蛋,笑起来样子非常迷人的女孩,盛菱当然知道这个同班同学,身边总是围满了男男女女,有同班的,也有别系的,还有学长学姊,社团的伙伴。

  跟她是不同圏子的人。

  感受到拉力,对方不愿还的意图,盛菱疑惑地望着她。

  虽然是同班同学,但她们两人,真的不熟。

  “谢谢。”盛菱以为她在等自己说谢谢才肯放手,也就说了。

  “说什么谢谢呀,我撞到你耶,还害你东西都掉了,你应该要说你原谅我了。”

  盛菱从善如流。“我原谅你了。”

  “你还真的照着说,你怎么那么呆?”许无忧笑出来,她笑起来的样子比她安静不说话的模样更漂亮,眼睛弯弯,还会露出右脸上的酒窝,让人忍不住想亲近。

  第一次有人用呆这个字形容自己,盛菱有些错愕,但对方问了问题,她就一定会回答。

  “不知道。”问她为什么这么呆不是?她是真的不知道。

  “噗……”许无忧因为她的回答噗嗤大笑,笑到都岔气了。“盛菱,你真好玩。”

  许无忧的善意,她感受到了,但不是问题,不用回应。继续与许无忧角力,要拿回她的笔记,无奈,对方不放盛菱因为拿不回来自己的笔记,这才皱着眉头,望向站在她对面,用着审视目光看着她的许无忧,盛菱不明白,这个人缘佳、受欢迎的风云人物,为什么拿着她的笔记不肯还?

  “有事?”盛菱不禁问。

  “有!”许无忧用力点头。“我太惊讶了,撞飞你的笔记我才知道,原来你第一名是这样来的呀!大家都误会你了啊,你上课不是都在睡觉,你有在听耶,这是早上上的会计学吧?你早上四堂都在睡觉,我没看你拿笔呀,只有午休和下午第一堂空堂,你就把会计的笔记整理好啦,注解也是你自己写的?好清楚喔——笔记借我。”许无忧吱吱喳喳的说着,看着盛菱的眼睛闪闪发亮。

  盛菱倒是意外许无忧会这么聒噪,话这么多,她平时总是微笑聆听的,不是吗?

  只是意外,但盛菱并未露出见怪的神情,平静的接受了。

  “好。”借笔记,没什么,有人向她借,她会借的。盛菱应了好,便放了手,不再跟许无忧抢那少少的几张笔记。

  “拜托你——欸?”许无忧意外,居然这样就答应了,她连求情的话都没说出口,她还准备了一大堆话要说耶。

  “下次上课前还我。”盛菱还将笔记其他部分找出来,递给了许无忧,许无忧手上的只是早上上课的一部分。

  接过盛菱的笔记,许无忧还有点错愕、不敢相信,愣愣的看着盛菱好久,最后才笑出来,“盛菱,其实你人满好的嘛。”

  是吗?

  盛菱不知怎么回应这问题,离开了学校,回到住处补了几小时的眠,便到酒吧里上工了。

  而从那次的交集,让盛菱借了笔记给许无忧后,渐渐的,许无忧便开始与盛菱互动。

  都是私下相处的时间比较多,也都是许无忧的声音,不断的问盛菱为什么。

  “盛菱,你怎么那么聪明?你智商多少?测过吗?什么?一百六?你是天才!”

  “盛菱,为什么系主任对你特别好?”

  “盛菱,你为什么要在酒吧工作?你家人呢?”

  许无忧问的都是她的事情,这些事情,除了学校的师长、社工之外,从没有人问过她。

  许无忧的问题,她都回答了,她不觉得有什么,不需要说谎,也不需要隐瞒,包括她被妈妈关在暗暗的楼梯储藏间,一关就是好多年。

  “为什么你妈妈要把你藏起来不给人看见?”

  “因为她未成年。”盛菱播然说起。“我生母生我的时候,才十四岁。”至于怎么有了她,盛菱并不清楚。

  也找不到答案了,因为生母已经不在人世。

  “盛菱,我一直问你问题,一直跟你说话,而且一讲话就嘴巴停不下来,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烦?”许无忧很突然的话锋一转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