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六


  他知道她说的是真的。

  “你曾经也这样突然的告诉别人,你的私事?”

  因他停下脚步,盛菱也跟着停下了步伐。

  跟别人说话时,要看着对方的眼睛,尽管看着莫言会让她觉得困惑,盛菱也依旧望着他。

  “主动告知?不曾。”盛菱被莫言的问题问倒了,她表情又因为困惑到极致而揪了起来,咬着下唇,眉头拢起。

  就连无忧,她第一个交到的朋友,也是在两人熟了,确定了这个女孩的本性善良,不会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她,无忧问了她才告知的“这种事也能告诉我——就不怕我跟别人说?”莫言生气,又心疼,觉得她太过单纯,太过没有防备,想起在酒吧初见的印象,她那身令人望而生畏的打扮,她不给人距离感,她就太危险了。

  “你不会。”盛菱语调肯定。

  “你不是那种人。”无来由的盲目信任。

  这个女孩——莫言感觉到自己理智绷断的声音,一切都无法回头了。

  “为什么这么信任我?我们根本称不上熟。”只有公事上的交集,更多的是他划开距离的疏远,她怎么就这样傻傻的,都对他说了呢?

  “我不知道。”盛菱回答,表情是可怜的,因为她怎么想都想不透,她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“我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觉得可以告诉你。”

  莫言听见这样的回答,知道自己完蛋了。

  “你看起来不好惹,但其实是个除了工作之外,什么都不懂的社交笨蛋呢。”用着轻柔的语调,莫言说着诱惑的话语。“既然你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那就跟我走吧。”也没管盛菱的困惑,莫言突然地拉住她的手,将她拉到最近的小巷,与前方的同事们彻底隔开。“你不懂的、不会的,我来教你。”

  他在说什么?为什么要拉她的手,他要带她去哪里?他能解开她心中的困惑吗?

  盛菱满脑子的问题让她卡住了,她处理不了,发不出声音,只能呆呆的被拉着走,来到了没有人的幽暗小巷。

  一到了无人看见的地方,她就被男人压在墙上,属于莫言的男人气息浓烈地朝她扑来,盛菱发现她并不讨厌他身上的气味——怎会?她一向都觉得男人臭的。

  还未能来及得反应过来,她就感觉到温热的东西在她唇上肆虐,抬眸,望见莫言深黑的双阵。

  她被吻了,这不是盛菱第一次被强吻,但却是第一次,她没有下意识地将人摔出去,把对方揍成猪头,她很反常的……搂住了莫言的颈项,加深吻。

  她听见莫言低低的笑声,以坏男人的逗弄口吻道:“现在,你知道为什么,你总是不由自主的看着我?”

  盛菱呆愣的看着眼前的男人,他刚才吻了自己。

  她现在才明白为什么她变得不一样。

  盛菱,恋爱了。

  ***

  起风了。

  夏季的晚风,带着太阳下山后仍未消散的闷热感。

  在凌晨两点踏进租赁套房的盛菱,一进门,便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。

  她在玄关脱鞋,将上班穿的黑皮鞋放进鞋柜里,才抟着放满厚厚卷宗的包包,走到了小小的客厅。

  挂在阳台的风铃响起了叮叮当当的声响,风铃随风摆荡,虽然是金属材质,但却发出柔和悦耳的声音。

  盛菱抬头望去,没看见挂在阳台上的风铃,先看见了落地窗反映出她的身影。她看见了陌生的自己,外表还是那个她,表情还是那样冷漠,没有人类的情感,但双颊却不自然的潮红。

  叮叮叮叮——大楼特有的楼风将风铃吹得叮叮当当,而这道夏季的晚风,也穿过未合上的落地窗,往盛菱的脸直扑而来。

  风铃声未停,盛菱放在包包里的手机此时也铃铃铃铃地响了起来。

  盛菱挖出手机,接起了电话。

  “到家了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,是低沉好听的男声,充满了关怀。

  风铃声突然急切了起来,显然是一阵大风刮过,吹得风铃东摇西摆,发出急促的声音。

  而那风,也吹拂到了她的脸,吹起了她的发。

  好热!怎么那么热?

  “嗯。刚进门。”盛菱回应的语调比起男人来,显得没感情。

  但她的冷淡并未让电话那头的莫言感到受伤,他低低的笑,因为比盛菱还要了解,她现在需要时间消化他们之间突然发展出来的新关系。

  “今天你喝了酒,别太晚睡,早点休息,明天我去你家找你,欢迎吧?”莫言语调自然而然,像是他隔天就去拜访今天才吻过的女生,再正常也不过。

  “可以。”盛菱并未拒绝他的提议,方才与行销业务部的人用餐后,去酒吧喝了两杯,莫言坚持要搭计程车送她回家。

  在车上,莫言一直牵着她的手,而从头到尾,盛菱都没有甩开他的手。

  “那就明天见,我带午餐过去,一起吃,早点睡,晚安。”自然到没有半点浪漫氛围的对话,确定了明天的约会后,莫言挂上了电话。

  盛菱放下手机,然后做了一个她这辈子不曾做过的事——她将脸埋进双掌中。

  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  她不知道是因为天气的关系,还是因为那个让她失常的男人,她感觉好热。

  陌生的热潮聚集在脸部,久久不散,她不太能忍受这样的热。

  明明她最能忍了,无论气候怎么变化,冷了还是热了,她都不会有太大的感觉,不会像其他人一样,喊冷、喊热,不到十度的低温寒流,她能一件薄薄的夹克穿了便去上学,或者盛夏待在没有空调的教室里,静静的温书,无忧看见了总是念她,不要忍……

  “无忧。”这时候,盛菱迫切的想见一个人。

  无忧,她最好的朋友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