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可只要离开工作模式,莫言还是会感受到她的注视,充满了困惑、不解,久了,莫言觉得她有点可怜。

  那副找不到答案的神情,在他眼中像迷路的小狗,莫言很想要将她抱回家养着……

  “欸,盛菱,要不要跟我们去喝两杯?你下周三就回庶务部了,当做替你送行吧!”

  林征达凑过来邀盛菱,他的声音打断了莫言脑中的思绪,他恢复众人所知的公事公办表情,存挡关机,其实耳朵一直在听着隔壁的动静。

  “走开。”盛菱给林征达简单两个字。

  她面对林征达的热情还是这么的冷酷,盛菱的态度让莫言不自觉翘了嘴角,感觉愉悦。

  真是很矛盾的心情,一方面觉得她很危险,与她保持距离,无视她对自己的好感,另一方面又不喜盛菱跟异性太好,爱看她给男人钉子碰,莫言觉得自己真是个小气又自私的男人。

  “今天先做到这,明天再继续。”莫言见盛菱推开林征达后,又将眼睛黏在电脑萤幕上,无视大伙的喧哗,他不禁开口。“大家要去吃饭,喝两杯,一起去吧。”

  被林征达打扰她皱眉,但莫言开口要她停止工作,盛菱并不觉得被打扰,她看看电脑萤幕右下角的时间,才发现已经快十点了。

  收回工作模式,盛菱这才开始注意办公室的氛围,听见的不是在讨论工作,而是在说等等要喝什么、吃什么,一副大家要去狂欢的热络。

  “盛菱,一起来嘛,我们请你!你帮了我们好大的忙。”不只林征达,其他组员也纷纷邀约。

  盛菱将资料存挡、备份、关了机,表情播然,其实她内心感到困惑——办公室文化,她该怎么正常的应对,才不会让人发现她的不正常?

  她没有跟这么多人一起应酬过。

  “走吧。”莫言见她不回答,一副很想拒绝的模样,他拿起了盛菱摆在椅子上的包包,不容她拒绝地催促道:“一起吃个饭。”

  盛菱本是冷播平静的双眸,因为他一句话而有了光彩,视线也调到了他身上。她坐在椅子上,而莫言站着,她得抬头望着他,在旁人看来完全没有任何暧昧的距离,只有莫言看见,她那清澈的双眸映出他的倒影,满满的都是他,这令他喉头一紧,觉得自己的控制力,岌岌可危。

  在望着莫言时,盛菱根本就不掩藏她对他的好感,可怕又强大的是她根本不知道她为什么会这样。

  “好。”盛菱看着他的眼睛说好,答应了,而不是面对其他人般,冷淡的拒绝,这让莫言觉得还满爽的。

  因为他不一样。

  “走了走了走了,我好饿!”

  “我想先吃东西,去吃热炒。”

  “赞成!”

  小组的喧哗引起了部门其他组员的注意,问清了他们要干么,也都纷纷响应,结果一下子参与的人员,从六人变成了十几人的队伍,搭电梯下楼时,还分了两批。

  吃饭的地点就在公司附近的热炒摊,酒吧也距离不远,一行人便步行前往目的地。

  “看我天马流星拳——”走在人行道上,一行人聊着、闹着,有刚进部门的新人互相攻击,神经病般打闹,其中闹得最夸张的,是人缘佳的林征达。

  “哈哈哈哈,白痴喔。”他的行为惹得女职员哈哈大笑。

  “就是白痴。”

  十几人的队伍很自然而然的,友好的同事会三五成群,一同前行,而身为这部门的黑马,莫言自然身边也有人,但他下意识的去找那个落单的女孩。

  盛菱落在队伍的最后头,她一个人,形单影只,身边没有人,她看着前方人的打闹,未加入大家的话题。

  莫言不自禁缓下步伐,与她并肩而行。“你怎么不去跟大家聊。”

  不应该理会她,要保持安全距离的,但是莫言无法控制自己想接近她的心。顺着他的视线,盛菱看见了那群走在他们前方十几步远,气氛热络的同事们。盛菱表情冷然,眼神清澈,她看了那群自然交流、欢笑的人,良久良久才回答:“因为我不会。”

  “你不会什么?”莫言不能理解她的回答,困惑地问。

  “不会笑。”盛菱没有任何隐瞒地说。“不懂为什么能那么开心。”

  “不会笑?”莫言觉得自己的好奇心被开启了,而且无法消弭。“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身分证上的出生日期,是十二月三十一。”盛菱没头没脑地说了自己的出生日期。

  在莫言一头雾水时,盛菱清冷的声音继续说道。

  “那不是我真正的生日——我不知道自己真正的年龄,十二月三十一号,是我被找到的那一天,社工说我看起来像十岁。”

  她口吻平播,但莫言听了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“我没有名字,出生就没有户口,妈妈让我住在楼梯间的储藏室,我不能出声音,不能被发现。”一出声音,就会被处罚。

  不能哭、不能笑,不能有情绪。

  “后来就不会了。”不知道怎么展现自己的情绪,就是困惑着。“开心是什么?怎么能这么开心?我不明白,也学不会。”

  莫言说不震惊是骗人的,因为听见了一个人突如其来的告知身世,而对方的身世还这么的惊世骇俗。

  “我不想跟别人不一样。”所以就算是远远的跟着,像个局外人也没有关系。

  “为什么告诉我?”莫言内心纠结,压抑的感情彷佛正在溃堤,他不禁停下脚步,声音沙粗地询问。

  一般人听见别人突然自爆私事,会有什么反应?

  通常是防备,而莫言对于这样突然说自己事情的人,也是防备不信的,但盛菱,她不一样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