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三


  “行销业务部最近有个专案,人不够用,莫言说要借你做个专案,你等等就去报到——盛菱,我跟你说,你要回来,我不准你调部门,行销业务部的人挖你角,你不准答应,你听见没?”放人前拚命的耳提面命。“你要是敢跳槽,我就跟你教授告你状!”肯定要让老友亲自来抓盛菱这个高徒。

  说实话,刘经理一开始接到老友的电话,说他帮自己的爱徒写了封推荐信,要他通融关照一下,他抱着试看看的心情聘用了盛菱,想着试用三个月之后再拒绝老友也不亏,结果发现这小女孩,根本就是宝,聪明、耐操、什么都肯做。

  盛菱没回应刘经理的气急败坏,她眨了眨眼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

  “莫言?”莫言指名要调她去帮忙?“为什么?”

  “你帮林征达做的简报,做得太好,莫言知道了,指名要你帮忙,我不能不卖他这个面子。”刘经理忍不住埋怨。“以后你别当滥好人,谁来问你你都帮!”

  盛菱闻言皱眉,迟疑地问:“经理,我进庶务部第一天你跟我说,出社会,也要重视社交,不能像以前念书不在意跟同侪相处,要我别拒人千里之外,帮人也会结善缘,对自己有帮助……”也就是因为刘经理的劝导,盛菱才忍受林征达的烦人,没有毒打吵死人的他一顿。

  “我是说过……算了,以后有人来庶务部要你帮忙,你叫对方先来找我!”帮多了让其他部门想抢人该怎么办?他庶务部工作又忙又杂,没有中生代,后继无人了,他很容易吗?想抢人,门都没有!

  铃铃铃——刘经理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,是内线的铃响,他不用想也知道是行销业务部来催人了,他连接都不想接,也不许庶务部里陆续来上班的员工接,嘴里不住抱怨。

  “才九点,十点再上去又怎样!催催催催,我不用交代一下吗?我的人耶,年轻人就是年轻人,沉不住气真是——盛菱,你去报到吧,省得莫言一直来烦我,你记住——快去快回。”

  位于十九楼的行销业务部会议室里,身为专案负责人的莫言,一大早就开了小组会议,并且对成员们介绍了调来协助专案进行的盛菱。

  “盛菱今天开始协助我们专案进行,利用时间让她了解专案的进度以及所有细节,盛菱有任何问题,都可以问小组每一个人。”莫言的口吻像牢头,严肃的开不起玩笑。

  “好。”眼前的是重要的工作,是一个数字错了,就会损失好几千万的季末专案,这不是换灯管、送送信,还能分心看一下莫言,思索“那是什么?”的重要工作。

  盛菱自然拿出认真的态度,满眼只有市调、数据以及策略。

  “现在开始,报告你们手上的进度,听完后,我会决定让盛菱接手哪部分的工作。盛菱,我带专案的方式,向来欢迎组员找碴,你发现哪里有问题、哪里不好需要改进,你只管说。”

  “言哥——”听见要让个庶务部的新人来找碴,习惯莫言做事风格的菁英们不满的抗议。

  但莫言一个眼神就让手下闭了嘴,乖乖的继续让莫言主持会议。

  而接下来安静的、不起眼的盛菱,一连指出了几个错误,也提出了改进的方向,让停滞的专案进度有了一点明亮的曙光,原本不屑不满庶务部职员加入的组员们,纷纷闭上了嘴。

  在开了一早上的会议,让带领的团队分配好各自的工作之后,莫言做了最后的结论。

  “这次专案,我们小组不是人手不足借调,而是能力不足——”锐利的眼扫过手下们,看得他们一个一个面色难看。“庶务部刘经理对此事十分不满,他只给我两周时间,我也很不满,觉得让你们过得太舒适了——我只给你们十天,我不管你们能不能睡觉,总之十天内,做好这个案子,解散。”

  从早上九点开会到中午十二点半,一行人也都饿了,听见上司说解散,这才纷纷离开会议室。

  坐在会议室最后方的盛菱,并未马上收拾她的笔记本,她有自己的步调,在上头写完最后一笔方才会议需要记录的重点,这才将笔盖盖上。

  果然出了社会就是不同,跟理论差距甚大,她需要一点时间来思考,如何将自己负责的部分做得完善。

  现在可以休息了,她可以午休完再继续,一旦不需要将全部的注意力放在工作上时,盛菱的视线就不由自主地飘向了在首位的莫言。

  她又看他了,为什么?盛菱因为不明白自己的反应而皱眉。

  “欸,盛菱。”

  一张冒出来挡住她视线的脸,遮住了莫言的身影,盛菱看见那张歪在自己眼前的笑脸,是林征达。

  “走开。”盛菱沉声赶人,满是不耐烦。“大嘴巴。”她的眼神充满指责。

  被骂了,林征达却完全不敢回嘴,只能笑,因为真是他说了,盛菱才被调来协助。

  “干么这样?我想说你没跟我们行销业务部一起工作过,怕你跟不上大家的工作步调,想问你负责的市调分析,要不要帮你忙?”林征达笑脸迎人,低声讨好。

  “不必。”盛菱拒绝。

  “干么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?时间只有十天,言哥要求很严的,让我帮你吧!”林征达完全想补救。

  “你太蠢。”盛菱神情冷播,直接了当的说出拒绝林征达的原因。“你帮不上我的忙。”她习惯独来独往,做报告、报表,自己来就行,跟别人同组,麻烦。

  “……你怎么这样说话?”林征达深觉受伤。

  “你自己要问的。”怪她罗?她真的对人的情绪反应,不能理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