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又一个男人!她真是人尽可夫耶。”

  “就是,根本魔女,吸干一下个再找下一个!”

  “白骨精!”

  “连自己好朋友的男人都抢,不要脸。”

  难听的耳语像是刻意传来,声音说小也不小,说大也不大,坐在靠里头位置的莫言都听见了,何况是离学生群更近的盛菱?

  她肯定听见了,但这么难听的话,她却没有半分动摇的表情,连眼神都像死水一般无波,随着那些恶意的言词,莫言明白了刚才听见的议论,全是冲着眼前的女孩而来,看来盛菱抢了小忧男友的消息已经传遍全校了,这也是莫言能查到盛菱跟小忧男友过从甚密的原因—可为什么这么久了,流言却比他刚查到时还要严重得多?

  好吧,离开校园太久,莫言不清楚现在的学生为何会死追着一个消息不放,那不是他在意的事,他现在更在意的是盛菱听见了那些言语,却一点表情也没有,这倒是令他内心五味杂陈。

  这女孩一点自责都没有?没有半点觉得对不起无忧?

  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来上学,可无忧……这里也是无忧的学校,本来再过数周,无忧也要从这里毕业的。

  敛了敛心神,莫言浅笑开口,“你就直接掏手机给我了,不打电话确认一下我是失主?”莫言带了备用的手机出来,自然也给了她联络电话。

  “五、十二、十八、二十七。”盛菱说了四个数字,让莫言一头雾水。

  “那是?”他有礼地问。

  “你上个月来店里的日期。”盛菱口吻平铺直叙,继续说:“人数分别是三、二、五、三,以及,现在在这里,只有你是客人。”

  盛菱说话的组织逻辑非常简单,莫言一下就懂了。

  她说的是他上个月到Friendly去的日期,以及一同前往的人数,莫言意外她居然记得。

  Friendly并不是学生会去狂欢的酒吧夜店,她又认得他的脸,因此手机失主是他,这一点不用再电话确认了。

  眼前年轻女孩的超强记性,令莫言挑了挑眉。“你记性真好。”

  “你很常来。”应该要说,最近两个月他很常来—怎么在脑子里组织的话说出口之后,会少了几个字呢?如果无忧在,肯定会纠正她……又想起无忧了,盛菱皱眉,想想算了,也用不着解释那么多。

  “你在学校人缘不佳?”莫言突然问起了毫不相关的问题。

  “嗯。”盛菱点了点头,承认了。

  莫言被她直接了当的态度怔了下,她居然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“你不想辩解?那些当着你面说的话,你不在意?”

  他坐在这里,仍能听见那些难听的耳语,莫言不相信她没听见。

  她一点也不生气,也没回头解释,叫大家闭嘴什么的,就这么安安静静的,无视那些声音,这么有气度?

  “有人跟我说话吗?”盛菱觉得这位莫先生的问题很莫名其妙。

  “倒是没有。”莫言又一楞,仔细想,的确是没人跟她说话,都是故意讲给她听的批评谩骂。

  “那就与我无关。”盛菱理所当然。

  莫言突然明白,小忧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女孩。

  无忧在数年前提起盛菱时,形容盛菱是风一般的女孩,洒脱帅气,有自己的一套处世法则,直来直往,是个令人很舒服的女孩。

  现在,他也对盛菱的直接有那么点好感—就这么短短几句话,以及数月在酒吧的观察,但这并不是好现象。

  “你调的酒还不错。”莫言转移了话题。“我今天没准备礼物,晚上Friendly营业时间,我送个东西过去给你,算是谢谢你帮我保管手机。”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好奇心,告一个段落。

  “不用,我做到昨天。”盛菱简单拒绝,她背起包包,转身就走。“别浪费时间和金钱。”连句再见也没说。

  莫言看着手中的手机,以及那个帅帅的、酷酷的,转头就走的女孩。

  他轻浅一笑。“这女孩,还真是与众不同。”

  ***

  毕业季之后,大批的大学新鲜人投入职场,进入社会这所学无止境的研究所。“宏铨集团”,这个有上千名员工的跨国企业集团,以生产家电闻名,是华人圈的老字号,多的是用这个品牌的电锅、电视、洗衣机长大的孩子。这个华人所知的老品牌并不墨守成规,不断的创新研发,规模越来越壮大,不只攻占了亚洲市场,在欧美国家也有知名度,家电商品进占各大商场。宏铨集团旗下不只有电器产品,手机、通讯……所生产的全都是时下最热门的商品,旗下子公司林立,是各专业好手都想进入的大型企业。而这所企业集团,不若一般不爱请新人的中小企业,宏铨集团喜欢聘用新人,给予培训,而且在薪资行情低落的现在,给予新人的薪资比一般企业多了40%,更不用说成为正式员工之后,公司给予正式员工的福利了。

  欲承其冠,必承其重——高薪、优福利的代价,便是要员工无止境的求进步,即使满意于现在的职等,没有再升职的企图心,但两年一次的考核以及不断爬上来的,那些野心勃勃、充满企图心的新人,也让现在职等的干部们战战兢兢。

  宏铨集团总公司的行销业务部,便是集团内的一级战场,在这部门里的职员,全都是菁英中的菁英。

  “所有的邮件,会在早上十点以前送到公司,归类后尽快分发到各部门,行销业务部优先,总经理、秘书课那方可以缓缓。”年过四十的庶务课资深员工黄瞬民,细细说着注意事项,告一个段落后,回头去问跟在身后沉默乖巧的部门新人。“盛菱,都听清楚了?有哪里不懂?”

  “没有,都记住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