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暖心贵公子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门在那边。”男人还未来得及抱怨,便被锦哥拎起来,扔出去。“我店里的风格是这样,第一,不准带药进来。第二,不准对我的员工毛手毛脚。第三,不准在我店里闹事,第四—不是你有钱就是大爷,我就喜欢我员工脸臭脾气烂,门在那边,你不喜欢可以不要来,以后你也不用来了—让门口放人入场的给我认清这张脸,以后别放他进来。”

  锦哥开口赶客人,当然引起了骚动,但在台湾这种重客服的地方,还能把店开得这么火红,当然有他会做生意的地方。

  “抱歉啦,各位,这一单我请。”赶走了闹事的客人,锦哥海派地对被影响的客人说道。

  老板请客,酒客们当然开心,马上就忘了刚才的插曲。

  酒吧内气氛恢复,锦哥转回那张会吓哭小孩的脸,询问一脸酷样的盛菱。

  “小菱,你没事吧?”锦哥神情有着对别人没有的关心。“那混蛋有对你做什么恶心的事?我去教训他。”一副要杀了对方的狠厉样。

  酷酷的、冷冷的盛菱,听见锦哥喊她“小菱”,还是用那么温和的语调,她没有表情的脸蛋,浮现出若有似无的温和,不仔细看根本看不清楚。

  她摇了摇头,表示没事。

  “没事就好,工作吧—你得把我刚刚请出去的酒,再赚回来,不然我扣你薪水。”锦哥恶狠狠地道。

  盛菱表情仍未变,她点了点头,其实知道锦哥只是说说吓吓她,根本不会扣她薪水,但还是卖力工作吧。

  “要什么?”她将视线投注在来到吧台前的客人身上,完全没有因为方才的插曲而情绪起伏。

  “VodkaTonic五人份,先来两圈。”在兵荒马乱结束后靠近吧台的男人,双目炯炯,凝望着眼前完全不因方才插曲而有所动摇的盛菱。“刚才的事,你没吓到吧?”

  “没有。”盛菱睐了眼眼前的男人,发现是近期常来的熟客,而这男人向来很规矩,不会口头吃豆腐,更不会借机手来脚来,确定对方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随口一问,便酷酷的应声,然后低头继续工作。

  像特技般,在吧台摆了十个杯子,左右两手各持酒瓶,快速的在杯中注入酒,动作潇洒帅气。

  “快看,盛菱在调酒了,好帅喔!”女孩子聚会的桌子看见了大动静,纷纷兴奋尖叫。

  每当酒保们在做大量的调酒时,都会引起酒吧在场客人的注意。

  刚点了酒的莫言当然也注意到了这场面,他回头看了眼喧闹的女孩们,再看向眼前神情冷淡的女孩。

  这就是盛菱,无忧最常挂在嘴边的“好朋友”。

  莫言毕业后在美国工作历练,为日后接班做准备,但每年都会回台过农历新年。

  但今年新年假期,家中发生巨大变故,父亲便开口要他留在台湾工作,莫言便留了下来。

  三月中旬,莫言在客户的介绍下来到了这家酒吧,而后意外发现了酒吧里人气极高的酒保,竟然就是妹妹无忧常常挂在嘴边的好友盛菱。

  于是他便成了这里的常客,常带客户、同事过来喝两杯,在角落默默的观察这个无忧最好的朋友。

  想到无忧,他神情黯淡,眼神幽幽,莫言不住打量盛菱,这个女孩子没有半分跟无忧的相似之处。

  盛菱身形非常削瘦,是那种骨感型的女孩子,她穿着黑色的背心搭配一条蓝色牛仔裤,若转过身去,都能看见她背脊一节一节的脊椎,是许多时下追求纸片人身材的女孩都想要的体态。

  她削瘦,但不瘦弱,长年在酒吧工作,要倒酒、进出货要搬酒,让她手臂上隆起好看的肌肉线条,在这家店里,酷酷的、漂亮的盛菱,非常受女孩子欢迎。

  盛菱一调酒,许多原本在位置上闲聊的女孩,全都转移注意力,着迷的看着盛菱利落倒酒,行云流水的动作,让她们眼睛眨都舍不得眨一下。

  “你的酒好了。”在托盘上摆好了十杯烈酒,盛菱语调冷淡地对眼前的男人道,将托盘往他前面一推。“老板请客。”表示这一盘酒,不收钱。

  “我叫莫言。”他主动对眼前的女孩自我介绍。“盛小姐,很高兴认识你。”语毕莫言捧着托盘离开,留下一脸莫名的盛菱。

  这人在对她发什么火?虽然那男人看起来温和,但她就是觉得,这位客人在对她生气。

  算了,在酒吧里工作,怎样的客人都见过了,有什么好计较的?她可没有办法让每一个人都喜欢她。

  幸好这是她最后一天在这里上班,以后不用再遇到这类阴阳怪气的客人。

  回头看墙上的时钟,现在时间是十点半,距离凌晨四点打烊的时间,还有五个半小时。

  夜,真的太长,太长了。

  ***

  清晨四点半的Friendly,客人已散去,留下在店内打扫整理环境,收拾酒瓶的员工,以及在点算今日营收的老板。

  大把的现钞经过锦哥手中,他数好、捆好,摆在手边的小型保险箱中。

  往常大家四点就都走了,而现在到了快五点大家都还没离开,自然是因为今天是发薪日。

  锦哥结算好了今日营收,也结算了员工薪资,将每一个人的薪资,放进个别的薪资袋中后发下。

  “这个月大家都辛苦了,下个月再麻烦大家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