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八


  这下子,有得累了。

  “你们来干什么?”康奕为父母的冒昧拜访感到不悦。

  他的排拒以及外婆的离场让场面顿时冷了下来,原本欢欣庆祝的气氛消失无踪。

  “小奕,今天你生日……”康太太心急地解释讨好。

  “什么时候我们家也在意起小孩的生日了?”他用讥诮的口吻嘲弄道。

  从小到大,父母不曾为他庆过生,总是以事业为重。

  冯月伶头大,担心外婆,想跟着进去,但现在有客人,照着外婆从小教导她的,来者是客,又是长辈,她应该要先照料客人的需求。

  于是她决定留下来,在男友说出让人更难下台的话之前,上前接待。

  “康先生、康太太,怎么有空过来?我没有听康奕说起。”

  出现一个打圆场的人,康氏夫妻便顺着台阶下了。

  “今天是小奕生日,原本打算帮他庆生的,他拒绝了,说是跟你外婆同一天生,打算来这儿一起过,我们想,一群人过生日也不错,就来打扰了——你不会介意吧?”康太太看着冯月伶和善的笑脸问,一面小心翼翼地瞄向儿子不快的脸庞。

  “当然不会介意,来,快吃蛋糕,这是外婆亲授的徒弟烤的养生蛋糕,非常好吃喔!”她捧来两盘蛋糕,招呼两个长辈享用,见男友仍不为所动,暗中用手肘拐他一下,使了记眼神。

  康奕尽管不悦,但毕竟是自己的父母,再加上,女友的求情。

  于是他不再咄咄逼人地询问父母为何而来,安静看着女友招待他的双亲,而他的双亲嘛……对她态度也和颜悦色:看她忙得开心,没有勉强的样子,他心情也跟着放松,不再板着一张脸。

  “小月的外婆是春嫣的创办人,店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她老人家研制出来的。”康奕开了口,口吻一点也不亲切,还有点僵硬,但已经让两个长辈开心无比。“这蛋糕做得好,不甜,口感细致,吃不出来是做给老人家的‘无酿蛋糕”。”挑嘴的康氏夫妇也无法否认,这甜点做得真好。

  “家里有人生日,外婆都会特别烤蛋糕。”提起外婆的手艺,冯月伶可是非常自豪的。

  趁着几个人吃蛋糕,冯月伶脑子不断转着,该想什么话题来打破僵局才好,她都要没梗啦!

  “小月,你外婆呢?能不能请她出来一下,我有话想对她说。”从头到尾不说话的康先生,在吃完蛋糕之后,开了口。

  冯月伶有点惊讶。“有什么事情?”

  “大人的事情。”他不透露。

  冯月伶深觉奇怪,不由自主地望向康奕,她总觉得不安,可男友给她一记让她放心的眼神,她便不再犹豫。

  反正是大人的事情,不关她的事,那就把外婆请出来吧!

  “请稍等一下。”她告了声罪,便走向房子后方,外婆的房间。

  外婆年纪大了,为了方便她行动,房间便建在一楼,是一间空间很大的和式房,她平时就睡在这里。

  冯月伶进房时,看见她正跪坐在榻榻米上,腿上摆着一本相簿。

  “外婆?”她轻唤一声,来到外婆身边,跟她一同跪坐。“你心情不好?”

  没有一开始就请外婆出去,因为冯月伶知道,老人家在闹脾气时要哄、要骗,绝对不能威逼。

  “看见害你大学不能念完,不能当老师的人站在我面前,我开心得起来?”外婆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,接着以未平息的怒气抱怨道:“管不住自己的小孩,拿别人小孩来出气,真厉害。”

  “外婆……”冯月伶无语,只能轻叹一声。

  没有念完大学,不能当一名老师,是她的遗憾,但时光倒转,再来一次,她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。

  “我就一个女儿,你妈是我心头宝,从小我把她当公主养,疼她宠她,让她学芭蕾、学钢琴,谁知道她眼睛没睁大,我劝她别那么早嫁,她偏跟了你爸,连家都不回,几年后她带你回来,整个人痩成皮包骨,看在我眼里,我怎么开心得起来?

  “你妈走了,就留你给我,你是我心肝宝贝,我跟你妈说过了,我会好好保护你,绝不让你跟她一样,结果呢?

  我老婆子没什么能力,你被人欺负了,大学不能念了,我连帮忙都没办法,只会拖累你。”她越说越伤心。

  “外婆……”冯月伶双手抱着外婆肩膀,撒娇道:“我们现在过得很好,没关系啦,不要难过,你想想看,现在我们有房子,有一间赚钱的店,一年还可以出国两、三趟,很好了!大学有没有念完没关系,我虽然当不成老师,可我每天都要教那些员工事情,也是他们的老师啊,我不一定要老师这个身分,我只是喜欢教人。”

  幼年的梦想,在长大之后,经过历练,改变了想法和做法,但一样是她的梦想。

  “你想想看,阿堃他们原本都没念书,也没什么好工作,但是我们开了一家店,把他们都带过来,让他们帮忙,学一技之长,还叫他们念书,他们也都念到高中啊,这样子也像是老师做的事情,不是吗?”

  她拼命的说服外婆,她们现在这样也很好,可以帮助到人,最重要。

  “是啊,我们现在是过得满开心的,有钱有闲,也有人脉。”外婆口气突然一转。“也不怕他们康家财大势大!”

  “外婆,人家上门来,没有别的意思……”冯月伶对她的反应感到无言。

  外婆提了一口气,差点喘不过气来,忿忿地看着呆头呆脑的外孙女,最后无奈地叹息。“唉——”

  “外婆,干嘛这样?”她被这声叹息搞得心里很毛。

  “没什么,来,你看看,这是你十岁时拍的相片。”她也不解释,拉着外孙女一同翻相片。

  可是外头有客人啊!

  “外婆,康奕爸妈想跟你说说话。”她忍不住提醒。

  “等得不耐烦,他们自然会滚——就让他们等。”和和气气的外婆,遇上康家父母,整个人都硬气起来。

  冯月伶无奈,只能陪在外婆身边,一同翻看相片。

  有妈妈小时候的相片,外婆年轻的时候,还有她。相片中的她从刚来到外婆身边,脸上带着小心翼翼的谨慎,到后来的开朗活泼……

  “小伶,外婆就只剩下你了。”看着看着,老人家突然说了一句。“你外公留下来的金山银山,什么都没剩了。”

  冯月伶闻言不语。

  外公家是望族,本来拥有许多地,但母亲当年为了跟爸爸走,拿走一半家产,被好赌的父亲赔光了,母亲身无分文,带着她投靠娘家。

  外婆也在父亲找上门后,短短几年内,变卖光剩下的家产来保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