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康太太的笑容优雅温和,亲切得像邻家的长辈,冯月伶却有种……要被卖掉的感觉。

  “小奕的爸爸看见你们一起回家,一定会很开心。”康太太嘴角绽放的笑容,就像她还没有退休,跟丈夫一块拼事业时,那种没有杀伤力的亲切笑意,但其实常常杀人于无形之中。

  “今天晚上,我……”

  “今天晚上如何?”康太太笑意更深,更亲切温和。

  她有事要回家啊!可恶,为什么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呢?

  “我很乐意去拜访……”冯月伶暗骂自己没用。长辈们都太过分了,这样欺压晚辈,害她有苦难言。

  这下子,好玩了……

  ***

  其实,冯月伶从来没有忘记过,第一次看见康奕的父亲是什么情景,有多大的心理压力。

  当时她才二十岁,担任家教的时间不长,比起前辈们,她并没有教过太多的学生,但她大致可以看出哪个学生是聪明的,哪个学生需要多一点后天努力。

  康奕绝对是她教过最聪明的学生,她想,以后也很难遇到像他一样聪明的学生了,教他很有成就感和挑战性,为了他,她特别备了一套教材。

  “课上了一阵子,我想了解一下康奕的程度,给他测试。”在例行对家长的近况报告上,冯月伶拿出她为康奕准备的测验卷。

  在康家偌大的客厅,坐在舒适柔软的白色沙发上,她内心惴惴不安,毕竟是面对学生家长,家长就等于是老板,而老板要看的,是结果。

  学生在她教导之下进步程度,就是家长想要看的成果,站在父母的立场,当然最希望孩子一夜之间从零分进步到一百分,可世界上哪有这么容易的事?

  “康奕很聪明,我相信我教的东西,他早就会了。”

  她拿出试卷,上头的题目不是印刷体,而是以蓝色原子笔书写的,这是她亲自出题,一份为康奕特别制作的测验卷。

  康奕坐在一旁,手里拿着遥控器不断的转换频道,看着他一点也不感兴趣的电视节目,丝毫不理会父母和家教老师的会议。

  “其实答案都是正确的,就是单字拼错得太离谱了点……”她再次看向身边的男孩,对照手中的试卷,心想着他明明都懂,文法都对,偏偏要错在奇怪的地方,扣了一堆分数,离及格有一段很大的差距。“以至于成缋不太好看。”她含蓄道,暗示家长,他们的孩子有问题。

  “这是你的责任。”康先生对那张四十二分的试卷没有半点兴趣,只看了分数一眼便皱眉头,没有细看考卷,也没有去问小孩为什么考得不好,更没有询问老师上课的情况。

  “你可以让康奕乖乖上你这么久的课,我就相信你的能力——钱不是问题,我要康奕的英文成绩恢复到过去的水平,明白吗?”康先生是精明锐利,又充满气势的生意人,显然,也懒得花时间听一个小女孩的报告。“走了,回公司。”他回头喊了妻子一声,两人匆匆离开,没有多看儿子一眼。

  冯月伶张嘴想喊,却发不出声音,看着那对来去匆匆的精英夫妻就这样消失在眼前,厚重的铁门应声阖上。

  “就告诉你不用多此一举。”康奕啪地关掉电视。“浪费时间。”

  冯月伶心疼的眼神落在男孩身上。

  无论什么时代,都有要求子女拿一百分的家长,除了结果,过程不是重点。

  而每一次见康先生,都会让她紧张,像上断头台一般。

  八年前如此,八年后也如此——尤其,她又是跟康奕一起回家,食不知味的吃着饭。

  如今的康先生没有当年的强悍气势,虽然霸气依旧,但岁月在脸上刻划的痕迹,让他看起来稳重柔和一些些。

  冯月伶忍不住想……这应该是假象吧?

  “你是康展的负责人?康展并不在你名下。”才刚开饭,康先生就对儿子开了严肃的话题。

  “出资人不是我,我只是幕后。”康奕扒着饭,简短的回答。

  “怎么会想要开动画公司?”他怎么想也不明白,儿子的志向怎会跟自己设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,更让人想不到的是,没有家里的协助,他也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。

  “兴趣,而且从零到有的过程比较有趣。”康奕原本不是很想回答的,但冯月伶在桌子底下猛踩他的脚,让他不得不回话。

  “所以你不打算接班了?”听出独子话中的意思,康先生难掩落寞。

  “没兴趣。”他一口回绝,以他现在的实力、财力和势力,根本不需要回去接班。

  “咳!”冯月伶又警告性的暗示一声,皱眉想:这家伙怎么对自己父母讲话这么粗鲁?一点余地都不给的。

  康奕无奈地转头看她一眼,叹了口气,语气缓和道:“不过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提供一些意见——我一开始不是开动画公司,而是在美国担任一些企业的顾问,专门处理财务危机和形象重塑。”

  “那就太好了。”康太太闻言最开心了,可又觉得怪,“小奕,你这么不想继承爸爸的事业,怎么又突然改口愿意帮忙呢?”

  “我再不改口,我的脚就要被她踩烂了。”既然有人问了,康奕立刻揭穿某人的小动作。

  正在喝汤的冯月伶被他这个冷不防的出卖给吓得呛到,猛咳不止。

  “我不是已经听你话了?怎么还惹你不开心?”见她边咳边瞭向自己,康奕叹息,深觉怎么做都讨好不了她。

  “抱歉,我失态了。”冯月伶咳完,脸也红得像关公,在他父母面前,她战战兢兢,强烈的自卑感压得她喘不过气来,这意外的插曲更令她尴尬。

  八年前人家看中她的能力让她来教课,她却跟人家不满二十岁的小孩谈起恋爱,这……怎么都说不过去。

  在冯月伶骨子里,还是有强烈的伦理观念,师生恋……女老师和男学生,是被世人反对的。

  “好久不见冯小姐,你看来气色不错。”康先生突然转移了话题,把矛头转到冯月伶身上。“我听说过春嫣,我们公司连续三年中秋,订的都是你们家的礼盒。”

  “承蒙您不嫌弃。”冯月伶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,康家向春嫣下订单,这真是非常的风水轮流转。

  “不过就算是我们总经理出马,也只能乖乖排队,半年前就要先下订,不得中途插队。”想到连自己都没有特权,康先生就有点感冒了。

  “真的很抱歉,中秋是大节日。”

  “嗯,没想到,你也有做生意的天分,以前动用关系、利用高薪聘请你来当康奕的家教,是看中你的教学能力,如果知道你连管理店面都做得这么有声有色,我肯定当年就栽培你。”他赞美起冯月伶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