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“小奕很聪明,即使没有念台大,他也一样上了哈佛,我跟他爸爸都为他感到骄傲,只是没有想到,他念不到一学期便休学,人消失了,再也找不到他,偶尔会辗转得知他的消息,他还活着,过得很好,或者在哪一州出现过,然而当我跟他父亲赶到时,总会扑空。

  “八年没见到自己的儿子了,我甚至连他回台湾,买了房子,跟朋友合开的公司拓展到台湾来了,都只能透过征信社帮我调查……”

  这一瞬间的康太太,褪去了锐利强硬,只是一个思子心切的母亲。

  “冯小姐,小奕是个死心眼的孩子,这么多年了,他只要你——我年纪大,也看开了,我不会为我过去做的事情道歉,我是一个母亲,我的本能让我保护我的小孩。

  “未来……我承诺不再插手你们之间的事,能不能请你……同情我,帮我一个忙……劝小奕回家。”

  眼前的女人,不是冯月伶所熟悉的那个高高在上的富太太,而是一个思念小孩,想见孩子,不惜拉下自尊,恳求别人的女人。

  她想象不到,要让康太太这样心高气傲的人说“同情我”,有多么的困难。

  “康太太,我跟康奕……只是普通朋友。”她甚至没有他的联络电话,这样的关系,叫她怎么帮忙?

  “但是小奕会来见你“我们超过一星期没有见面了。”她苦笑。

  没有联络方式,只靠着康奕的主动,当他不再主动来找她,他们之间就像断了线一般,没有办法联系。

  “小奕不可能不见你,我了解他的个性,他八年都没有回家,没跟任何人联络,一个人在美国打拼,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,好不容易回来,又是一间公司的亚洲负责人,还在台北置产,买了那么好的房子……他想定下来,他花了那么久的时间才回来,是因为他现在……”康太太激动的说,说着说着,心酸起来。“他现在有能力保护你,抵抗康家……他才愿意回来。”

  “康太太,康奕他没有你说的这样……”

  “小奕的个性像我。”康太太苦笑。“是我把他养成这样好强任性的性格,不做没有把握的事,他应该是想着……有一天你需要帮助,他也不要靠家人的势力。

  “冯小姐,求求你,试一试,好不好?除了你,我不知道还能找谁帮忙了——拜托你,劝一劝小奕,叫他回家,让我跟他爸爸看一看他……”

  “这……”冯月伶深感为难。

  她不确定自己还会不会再见到康奕,也不确定自己说的话对他有没有任何作用力。

  “求求你了……”康太太神情哀戚,肩膀下垂,颓丧落寞,可怜兮兮地哀求。

  站在冯月伶的立场,她应该要恨康太太,她怕死她了,但是……对方是长辈。

  一个长辈放下身段请求帮忙,她没有办法狠心拒绝。

  不过康奕……本质上跟他十八、九岁时没有什么差别,还是对她很好,但他长大之后很难捉摸,她根本抓不住他的喜好!

  虽然康奕说过他现在有能力保护她,承负她的重量了,也说过要慢慢来,可她一点也不确定,康奕这家伙,对她,还有没有感情?

  因为近来的互动完全看不出半点火花,说不定他回来找她,只是因为亏欠,他偿还完了,两人就不相欠了。

  “冯小姐……求求你。”

  康太太又在她耳边苦苦哀求,冯月伶心软,却忍不住烦躁起来。

  “我不保证我的话有用,总之,我试看看就是……”她叹了一口气,接着,看见康太太死灰无神采的双眸,因为她一句话,闪着希望的光芒。

  她突然觉得压力好大……

  消失了半个月之后,康奕又出现在冯月伶面前。

  “我去一趟大陆,谈分公司的事,亚洲的动画人材十分耐操好用。”他一回来就表现出一副没事的模样,带着地方名产,到春嫣来给她。

  “这是珍珠粉,给外婆吃,敷脸也可以。”除了送她小东西之外,也不忘巴结一下冯月伶重视的外婆。

  收下那些礼物,看着他短时间内消瘦的脸庞,冯月伶猜想他为了工作忙碌,也为了父母的事情劳心了吧。

  “谢了,外婆会很喜欢。”她随口答。

  “什么时候有空,我想去见见外婆,你不介意吧?我很久以前说过我会去看她,可你知道的,这八年来,我有不得已的苦衷。”康奕苦笑。“对老人家说过的承诺,要做到。”

  “你有空随时欢迎,外婆念着你。”冯月伶应允了他,让康奕开心得都要飞上天了。

  “到时候,我会再准备礼物给外婆,才会让她对我有好印象。”

  “喔,这倒不必,外婆对你的印象已经够好了。”好到八年来不断在她耳边提他,好到明知道是因为康奕的关系,她大学才没念完,没有工作、无路可走仍不怪他。

  因为外婆说——

  “他父母是他父母,他是他,他就没能力,能怎么办呢?如果有能力,把你带走就好啦!我讨厌康家的那对夫妻,和我喜欢康奕那小伙子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是两回事,反正他父母也不过是要你远离他,你就离远一点吧,不当老师,还是可以做别的事情,你有手有脚,你还有我,总会想出法子来!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