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四


  康奕挑了挑眉,想不到自己会被扫地出门,再想起自己刚才的承诺,说无论如何都会支持她,现在,他总不能死皮赖脸待在这儿吧?

  “我会再来。”离开前,他看着她的眼睛说。

  冯月伶回以没有笑意的微笑,目送他离开。

  没有答应,也没有拒绝,让人猜不透她脸上那抹微妙的表情,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  然而,康奕很快就知道了,她那抹笑意所为何来——她开始躲着他!

  他作梦也没有想到,会这么难再见到她一面,几次到店里找,她都不在——哪有这么巧?

  “躲我?”第五次扑空,让他没耐性了,他不接受这种拒绝方式,要嘛,把事情说清楚!“既然光明正大见不到人,那我只好玩阴的了……”

  康奕脑筋动很快,吃了闭门羹之后,他离开春嫣,立刻掏出手机,拨给特助。

  “给我找公关张经理。”他决定出手了。

 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,冯月伶变了,他也是。

  近来,康奕养成一个不太好的习惯,就是只要他出手,那么对方,也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行——

  下午三点,冯月伶在春嫣的制作部门,准备出货事宜。

  长年的劳力工作让她不长肉,不再像学生时期那样有肉肉的婴儿肥,身形瘦削修长,原本就高的她看起来更高挑,可这样的体型老被外婆嫌没有福气。

  再次见到康奕,她确实心情受到影响,不确定是开心居多,还是有什么其他的。

  唯一能确定的,是他们之间没有这么简单。

  “没有道理分开八年后见面,又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吧!”她一边搬货,一边碎碎念。“什么叫作我想做的事情他都支持我?这是补偿吗?不必了吧!”

  没这个可能,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,他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。

  因为想不通,思绪走入迷宫,冯月伶需要发泄。

  而她发泄的方式就是搬货,当她发出惊人的气势搬货时,是没有人会来招惹她的。

  春嫣的营业时间是早上九点到晚上八点,每天下午三点,店里都会忙着赶出货,在下午四点以前,要让宅配公司把团购或者中南部的订单寄出去。

  而这一天,在发泄过后,向来会待到最后一刻的冯月伶,在下午五点半把店面交给资深员工,自己打卡下班回家。

  她开着代步的二手福特,在路上打电话,以免持听筒与对方通话。

  “外婆,是我,我下班了。我今天跷班……为什么跷班呢?哎呀,好问题,因为我想你。”工作时的精明干练,在与外婆通话时,全变成小女孩的撒娇。

  “你少来,肯定有事,等你回来说清楚!”个性爽利的外婆就像是冯月伶肚里的蛔虫,马上就识破她。

  “外婆干嘛那么聪明。”她因为心事被拆穿而闷闷不乐。

  “好啦,你慢慢来,车开慢一点。”

  “一定要等我喔!”又跟外婆说了几句话,才收了线,专心在车况上,心急着想回家。

  每当她心情不佳的时候,就会想找一个人说说话,讲讲心事,那个人当然是最亲的外婆,跟外婆说话,会让她心情平静下来,接着找到最快的方法,下最果断的决定。

  就像是八年前,康奕爸妈施加压力,逼得她家教中心以及学校都待不下去,旁人的指指点点让她承受很大的磨难,她便回家跟外婆谈,然后毅然的,放弃当老师的梦想,休学。

  并为了不再让外婆被街坊邻居在背后议论,也防备拿了钱消失但可能随时又会出现的父亲,她决定带着外婆卖掉中坜的房子,搬家,两人做起养生点心的小生意,现在,她们才有这么轻松的日子可以过。

  她很想见外婆——抱抱外婆,撒撒娇,可惜天不从人愿,就在她快到家时,一通电话,粉碎了她的美梦。

  “坤哥,什么事吗?”电话响了,是负责送大台北地区订单的司机大哥,冯月伶记得,今天他要到一家美商公司送货。

  “那个……小伶,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太好,但是吼……这间公司老板说想见你,好像有生意要跟你谈耶。”阿坤小心翼翼开口。

  如果是平时,她绝对二话不说,掉转回头,去帮坤哥的忙。

  管理这家店,营运以及对外的公关,都是她在处理的。她不喜欢应酬,但不能否认,跟那些大老板接触,对春嫣有很大的帮助。

  春嫣就是意外接了一位财团千金的订婚喜饼订单,上了新闻,才打开知名度的。

  但现在可不算是平常时候。

  冯月伶深吸一口气,才对无辜的阿坤轻声道:“好,我马上到。”

  挂上电话之后,趁着等红绿灯的空挡,她把手机拿出来,找到今天阿坤送货的地点后导航,开车前往。

  出发前,她不忘打电话跟在家中等待的外婆说抱歉,然后一路飞车前往目的地。

  塞了一会车,四十分钟后,她才赶到位于东湖的康展集团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