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“天哪,我昨天怎么了?我怎么会在你房间?我的衣服呢?”低头看着只穿内衣的自己,她心中大惊,不了解这是什么发展。天哪,冯月伶,你昨天醉昏了!

  “脏了,穿我的吧。”康奕起身,从衣柜中取了一些衣物给她,对她说:“我跟我父母有事要谈,你不方便在这里,穿好衣服就先回去,等我谈完,会再打电话给你。”

  交代完后,他随意套了一件衣服,带着严肃的神情,去见父母了。

  冯月伶不是那种只会躲在男人背后的女孩,刚才被看见的那幕,她认为,一定要解决——如果她还想要跟康奕走下去,就势必得与康奕的双亲说清楚。

  现在不是逃避的时候。

  于是,她穿好衣服,便立刻跟上——不能让康奕一个人去面对,他们在一起,这就是两个人的问题。

  可才到书房门口,还没有推开虚掩的门踏进去,她就听见了——

  “你要你杨伯伯帮忙处理赌债的问题,什么赌债?谁欠的?”

  “没什么,一个朋友。”康奕回答得敷衍。

  “你什么时候认识会招惹到地下钱庄的朋友?说清楚。”康先生不容他避重就轻。“你老是说基金的钱你一毛都不要,现在却提领了一百万——你给我说清楚!你没事提这么多钱做什么?动用人脉怎么没有说一声?你遇到麻烦了?”

  “我处理完了。”这是康奕的声音,在一连串质问之下,他淡淡地开口。

  没有解释,只给一个结论。

  “处理完了?你把钱给谁?一百万能做很多事——你要自己讲,还是我去查?”康先生沉声恫吓。“还是你交了女朋友?拿给女人花?是那个爬上你床的女家教?”

  “不准这样讲她!”康奕原本播播的,爱理不理,被父亲这么一说,他激动了起来。

  那声音大到冯月伶想不听见都难,握在门把上的手,怎样也无法推动半分。

  她知道康奕家境很好,但不知道他有个人的信托基金,而他才几岁,竟然一口气提领了一百万。

  一百万——他一个重考生,能把钱花到哪里去?也没看他花钱大手大脚的,但是赌债、一百万、人脉,这几个关键词让她有种预感——康奕拿那些钱、动用那些人脉,是为了她。

  “基本上,你喜欢的话,买辆车给她也无所谓。”康先生的口吻冷血得令人胆寒。“我比较想知道的是——你动用了你的基金,也动用了我的人脉,如何?知道金钱和势力能带给你多少方便了吧?那么仔细想想,还要不要这么任性叛逆,是继续跌跌撞撞好,还是接手我为你打下的江山轻松。”

  他的口吻像是早就知道,儿子的大学失利,是故意的。

  “的确很轻松,但正因为用过那些钱和人脉,我才确定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”

  “这种时候还给我任性,没有我,你能有今天吗?一个女人就把你迷得神魂额倒,忘记自己是谁,哼!该不是那个女家教怂恿你什么吧?”

  “不关她的事,是我的问题。”

  听见这些对话,冯月伶突然理解了,为什么爸爸这么久没有出现,为什么康奕这么肯定,爸爸不会再来烦她。

  她不想去问康奕做了什么,她现在脑子混乱,不断的想着一件事——都是她害的!

  康奕告诉过她,他正在找寻自己,要用一年的时间,想自己要的是什么。

  他不想照着父母的安排走,不想要父亲留给他的任何一样东西,一块钱他都不想要。

  可他却为了她,动用了他父亲的人脉,欠了人情,又动用了他完全不想要的基金。

  “好吧,当作你欠了我一百万,你打算怎么还?大学毕业后在我手下工作两年就算还清,如何?”

  闻言,冯月伶更加不能忍受——康奕为了她,会被绑在他不喜欢的地方,一待就是两年。

  她知道,康先生不是真的要跟儿子要钱,只是借机要挟他,她不能坐视不管,她不能这样害他,不能这样勉强他,于是她鼓起勇气开了门。

  “你来干嘛?我不是叫你先回去?”见她还在家里,康奕不禁催促她快走。

  看着他焦虎担心的脸庞,冯月伶想着,他的前途,他的人生,不能断送在她手中。

  即使她开了口之后,她这一辈子……都再也见不了康奕了。

  “冯老师,你来得正好,我想,我们需要好好聊一下你的教学方针。”康先生话中有话。

  听见这冰一样的声音,冯月伶忍不住抬头,望向康先生,那个冷酷的生意人,强势的家长。

  她突然感觉自己像被毒蛇盯上一般,恶寒生起——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