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八


  “你这么拼命赚钱做什么?你没命花的。”

  康奕看不下去,见她骨痩如柴,撑不起衣服的模样,他受不了了,趁着家教课开口问。

  “不趁我爸把麻烦带回家前多赚一点,我才真的会没命。”她苦笑。“外婆以前不是住在现在的房子,现在的房子是拿来租人的,都是为了我……我妈妈就是因为爸爸滥赌才离开,带我回娘家跟外婆一起生活,原本,我们日子过得和谐,轻松愉快,直到妈妈过世,然后……我爸爸找上门,欠高利贷、赌债,把我和外婆都拖下水——外婆能卖的都卖了,就是不要我父债子偿。”

  “你们帮他还债这件事情本身就是错的。不动产卖了没关系,钱拿了你们可以搬家,隐姓埋名过日子,而不是砸钱填他的无底洞。”康奕话说得很直,也够狠。

  “我知道啊……可是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,我跟外婆……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。”她苦笑。

  看她一副过得很不好的模样,康奕皱起眉头深思。难道事情没有处理完吗?不可能吧?

  “最近你父亲还有找你要钱?或者找外婆麻烦?”他试探地问。

  “有一阵子没有他消息了。”她的回答让他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,你不用想那么多,安心过日子,好好休息吧。”

  “就是没有消息才可怕,上回爸爸半年没有消息,再次出现,欠了几百万的赌债,债主都找上门了!外婆卖了一栋房子才摆平。”

  “那么不如在下次发生事情之前,用你现在赚到的钱带外婆离开,去找一个地方重新开始,不是更好吗?你辛苦赚来的每一分钱,要花在有用的地方。”他又一次耳提面命,要她别把钱往无底洞里丢。

  “还吧咧,本来就是对的!总之,下次他再出现,你不要傻傻把钱送出去,这样他会食髓知味,不断给你们添麻烦……开什么玩笑,这么大了还要人帮忙擦屁股!”

  说真的,提起冯父,他就会非常生气。

  “嗯……”冯月伶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直以来压在心中的大石头,那股沉甸甸的,要将她压垮的坏东西,那些想了很久想不通的问题,突然因为康奕几句话,找到出口,令她顿时觉得轻松很多。

  “你想,外婆卖那么多房子,为的是什么?等你爸爸回心转意?还是救他那双爱赌的手?”

  “不是。”她直觉回答。

  外婆牺牲这么多,当然不是为了爸爸,而是为了她,不愿父亲犯的错延及到她身上,不愿她扛起不该她承担的苦果。

  “外婆为你做了这么多,想想该为她做些什么吧。”康奕言尽于此。

  虽然很狠心,但是他说的话不无道理——生父固然重要,但养育的恩情大于生育之恩。

  她五岁就回到外婆身边,妈妈在她十岁时过世,十几年来,是外婆拉拔她长大的。

  要到什么时候……外婆才不会这么辛苦?原本,外婆的日子很好过的!

  “我知道了。”她想开了,决定要为真正爱她的人而活。

  当她下定了决心,决定好好爱自己之后,似乎一扫过去的霉运,家教工作顺利,没有学生不再续课,她最爱的外婆也身体健康,要过年了,还承诺做她爱吃的稞糅应景,学业上,她也很顺利的申请到下学期的奖学金。

  最让她开心的事情是——父亲就这样消失了,都没有与她联络,连到月底,都没有打电话来追讨生活费。

  “这不是很好吗?你这么想给他钱,还不如请我吧!决定了,就这个星期五,晚上十点在站前新光三越碰面。”

  听了她的话之后,康奕发现她还有一点点的疑虎和担心——他不要她为这种无谓的事情烦恼,于是抢白,让她分心。

  “为什么是这个星期五……等一下,那天是平安夜耶。”冯月伶掏手机确认日期,发现那天正好是十二月二十四“不行吗?你有约?”康奕问的态度很大少爷。

  “是没有人约——”

  “那不就得了,跟我过圣诞节吧,我接受你准备礼物给我。”当然,他也会准备。

  “……为什么我要准备圣诞礼物给你?”她有种怪怪的感觉。

  “一起过节,不来点礼物应应景,未免太可怜。”

  “所以是交换礼物大会?”她不禁如是想。“台湾人过什么圣诞节,那是外国人的玩意儿。”务实到完全没有浪漫想法的她忍不住抱怨。

  “是啊,那的确是外国人的玩意儿。”康奕也完完全全认同她的论调。

  “那你还吵着要过圣诞节,玩什么交换礼物!”她指控,只差没指着他的鼻子大骂“浪费钱”。

  看她恢复活力跟他大小声的模样,康奕忍不住笑,凝视着她的眼神很温柔。

  表情看起来很平静,其实脑子动得很快,不断想着一个问题!要冲吗?

  冲动告诉她自己的想法之后,她的反应会是什么呢?康奕心中沙盘推演,因为不想要吓跑了她——唉,算了,不要想太多,冲吧!“你真的有够迟钝的,吵着过圣诞节只是一个借口,其实是我想约你,跟你去约会,就这么简单。”

  “什么?”冯月伶一怔,怀疑自己听错了。他说什么?約她?約她要干嘛?“欸——”她呆呆的看着康奕,见他对着自己笑??…?不是取笑的神情,反而有种疼惜的、温柔的味道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