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羞耻的感觉迅速将冯月伶笼罩,她根本不敢回头看康奕的表情,怕会从他的脸上看见同情或鄙夷——她的父亲,不顾她的颜面,在外婆家门口大呼小叫,叫她去卖,去赚。

  “你的生活费我月初就汇给你了,我现在身上没钱,你快走!”她又气又觉得心酸,父亲老是跟她要钱去赌、去翻本,去作不愿意清醒的白日梦。

  “好了,别闹了,很难看!”那群年轻人跳出来,把冯父架走。“你这次又跟谁借钱?又是盛哥吗?还写婆婆家地址?你怎么这么不要脸,年纪一把了,还让婆婆帮你还债,你是女婿,不是儿子!丢脸!”

  那些年轻人火气十足,一同把冯父架走,离开前还不忘回头,笑笑对老人家说:“婆婆,生日快乐,不要怕,没事!我们来处理。”

  “欸,你们不要多管闲事,好不容易才……”

  “没事没事。”

  少年们忙着摇手,笑着将人拎走了。

  冯月伶呆掉了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“外婆“别怕,别怕,有外婆在。”外婆拉着她的手,一字一句告诉她。“他作梦,我唯一的外孙女,他卖个头,叫他吃屎!”

  要不是时机不对,康奕真的会笑出来,这一刻,他突然明白了,冯月伶有点毒辣的个性到底是像谁。

  “小月,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我,我们一起想办法。”

  嗯?康奕好像喊了她,还自己帮她取了一个小名,可惜,现在她没有心情去追究这些事。

  “刚才不想告诉你,是因为我觉得很丢脸——那些少年原本是赌场的围事,去年我爸爸跟赌场借了一笔钱,他们便来外婆家要钱……其实他们也不好过,只是虚张声势,实际上心再软不过,追不到债,回去还要被大哥揍……

  也饿了一整天,外婆看他们可怜,请他们吃摊子没卖完的东西,叫他们帮忙做饼干,劝他们要走正途,好不容易才脱离,现在又……可能会因为我的事,害他们走回头路。”

  冯月伶感到无助,难受,自尊心受创。

  总是抱持着希望,有一天父亲会悔改,有一天他会省悟,但他却当着她、外婆、康奕,以及街坊邻居的面前向她要钱,要她去卖还债,让她彻底死了心。

  “我真笨,一直以为爸爸会改……”才不断的兼家教,没有一点点私人时间做自己的事,结果啊,她还是失望了。

  康奕低头,看着她的鞋子。

  少女粉嫩色系的娃娃鞋,蝴蝶结掉了一只,皮革充满老旧的皱褶,这双历经沧桑的鞋,她穿了很久,明明兼那么多课,赚的比一般上班族还要多,却对自己一点也不好。

  他伸出手,覆在她头顶上,摸了两下,安慰安慰她。

  “今天你的状况不好,不适合谈这些事情,外婆也受了惊吓,我想,你今天好好待在这里陪伴外婆,我先回去了。”他体贴地找借口离开这里,给她修补自尊的空间。

  “外婆,你做的蛋糕很好吃,改天,我再来看你。”康奕优雅从容的姿态,像是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他笑笑的跟老人家道别,认真约定下回再见面后便离开了。

  其实他很想留下来,好好安慰她,告诉她,他不介意,有什么麻烦都可以告诉他,他们可以一起共度难关。

  但现在,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——

  他步伐很快,在那群少年带着冯父上车离开前,阻止了他们。

  “你们知道他都去哪一家赌场?”康奕开口问,语气有种君临天下的气势。

  年轻气盛的少年们,照理说会不爽一个陌生人用这种口吻说话,尤其康奕又长得一副花美男样,但奇怪的,他们自然而然的臣服,回答了他。

  “好,麻烦你们带他跟我去见那位赌场老大,放心,你们不会有事,我保证……至于这件事情,我希望你们不会告诉冯小姐和她外婆,明白吗?”

  那群少年中,有一、两个年纪还比康奕大,但一群人却异口同声地回答,“明白。”

  在少年们的簇拥下,康奕跟着一同离开了。

  ***

  天气渐渐冷了,冷锋过境让气温顿时下降,这样冷热温差极大的天气,令人无所适从。

  自从父亲到外婆家一闹之后,冯月伶便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,除了家教之外,还兼了几个大夜的工读,拼了命的赚钱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