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你是指?”

  “什么时候被你抓奸在床。”

  “你问这么仔细要干嘛?”

  “不说就算了。”

  “喔,那难怪了。”得到想要的答案,康奕继续扒饭,只丢下一句没头没脑的结论。

  “难怪什么?”

  “这是第二个问题喽?你打算回答什么来交换?”他挑了挑眉。

  “啧,你这小子真精……我还是比较想知道你为什么‘故意’把考试考砸。”她选择了想知道的答案。

  “也没有什么,只是突然觉得,那不是我想要的。”康奕吃完饭,用调羹喝汤,调羹在碗里搅拌,让勾芡的汤汁再凉一点。“台大、麻省、哈佛,这对我来说很简单,可照着父母的期望向前走,那我呢?我要的是什么?

  “念书这种事情,想念,随时都可以,但是人生没有第二次。我还是不知道我想做什么,因此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找答案,想要什么、该怎么做,如果浪费了一年找不到,那就认命吧,是我没有能力,只能照着父母的安排走下去。”

  康奕说了很多话,那些旁人不知道的内心话,冯月伶很震撼,一瞬间改变了对他的想法。

  他是小少爷,但,是个有想法的少爷。

  “那干嘛恶整家教老师?”想想不对,她打散自己对他的一点点崇拜,蹙眉质问。

  “对于一些整起来很有趣的老师,不整,不是对不起自己吗?我就没去整教物理的不是?”

  “曾老师教学很认真耶!”那么认真教课的老师他还整,他还有没有救?

  “是啊,你说,认真教课的老师,我整他干嘛?”他整的都是半调子,连他的程度都不到,让那些人帮自己上课根本是浪费时间。

  “那你整我,是我上课不认真?”她受伤了,她很认真的备课,连康奕的测验卷都是她花时间自己出的,可他却觉得她不认真、恶整她。

  “……整你纯粹是私人恩怨。”他死都不会告诉她,他觉得她教得很好,虽然是他遇过最年轻的家教,但她教的英文,真的很棒。

  “私人恩怨?”相较于心思缜密,会藏心事、顾左右而言他的康奕,冯月伶太单纯了,一下子就被转移了重点。

  “你不记得上课第一天,你对我说了什么?”

  “说什么?”她仔细回想,到底是哪一句话引起他的仇视,彻底得罪他?

  想了好一会儿,她才皱眉问:“该不会是,我说我比你高的事吧?”看他皱眉,神情流露不悦,她忍不住哇哇大叫,“你也说我很胖该减r耶!是你先人身攻击的。”

  “我说的是事实。”他不承认自己的错误。

  “我说的也是事实,我比你高!”冯月伶跟他一般见识起来,还耍机车,站起身,抬头挺胸。

  康奕很想站起来跟她拼了,但这样很蠢,他绝对不要中了她的计。

  “我会长高好不好,我才几岁,还在发育耶!”

  “拜托,你的饮食习惯和生活习惯再不改的话,你永远都这个身高了。”她一脸同情。

  他大怒。“你乌鸦嘴!”

  “来,多吃一点。”看他生气,她反而乐了。“乖,多吃才会长高长壮。”完全是哄小孩的语气。

  “你——”康奕被气得够呛,决定也不要让她太好过。

  眯起眼,阴险地盯着她,看得冯月伶毛骨悚然,他才阴恻恻地说:“我刚才不是说难怪吗?你问我难怪什么,我就告诉你吧——你那个昨天才劈腿的男朋友,你没那么容易甩掉他的,哈哈哈,烦死你吧!”

  “少乌鸦嘴了!”冯月伶听了大怒,两人吵了起来。

  他们没有想到,康奕这个大嘴巴一语成谶,冯月伶跟这个前男友的孽缘,真的一辈子都甩不掉。

  ***

  康奕和他的英文家教,还是常常吵架,偶尔还会打来打去,两人也常常一言不合就争执起来。

  冯月伶把康奕当成弟弟:而康奕嘛,应该把她当成一个有趣的玩具吧?

  “我真搞不懂你父母的想法。”冯月伶正在批改康奕的考卷,而写完测验卷的康奕则在一旁玩他的网络游戏,那是时下流行的游戏,他很专注盯着荧幕,喇叭不断传来音效,杀人的声光效果十足。

  “一般重考生是送进重考冲刺班,你父母却把你绑在家里,帮你请家教,既然这样,为什么还要帮你报名重考班的模拟考?一开始送进重考班不就得了吗?”

  “那里交友太复杂。”杀了对方的法师之后,他吁了一口气回答,“我爸妈希望我全心全力拼台大,关在家才能确保不会因为旁人分心。”

  “……但还是想知道你补习的成果如何。”她接着为他加注解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