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你以为锁门就不用上课了吗?”她挑了挑眉,嘴角上扬,露出不怀好意的笑。

  掏出钥匙串,从中找到一只贴了卷标的钥匙,卷标上用原子笔写着“康奕”两字,这是她向康太太讨来的,让她对付顽劣学生的道具之一,因为她是到目前为止撑最久的家教老师,三周,因此康太太对她寄予很大的期望,爽快答应。

  冯月伶笑得像是正准备恶作剧的孩子,得意得很,自信满满地相信自己绝对不会输了这场战斗。

  钥匙插入锁孔,往左一扭,喀一声,门锁开了。

  她扭开门把的同时,人也踏进房间。

  “康奕,上课了——”她豪气干云,师长的架势十足。

  “哐!”金属脸盆蓦地砸在头上,让她出现片刻晕眩感,她痛叫一声,直接抱头蹲在地上。

  “哈哈哈哈。”

  奚落的笑声传进耳中,她抱着头,眼里闪着泪花,不是因为屈辱,而是因为痛。

  顺着声音望去,她看见一张带着张狂笑意的年轻脸庞,幸灾乐祸的嘴脸让她知道,她又被这小鬼给耍了!

  看着脚边还在打转的金属脸盆,盆底明显凹了一个洞,再加上康奕的笑脸,这让冯月伶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。

  “康奕!”她气势磅礡地吼向笑得畅快的男孩。

  “笨蛋,哈哈哈哈。”康奕恣意大笑。

  他笑到流眼泪,在床上滚来滚去,指着冯月伶,对她现在的糗样狂笑不止,就像普通的高中男孩,爱玩爱闹不知轻重,跟他在父母面前的死样子相比,差多了。

  每一周父母问起学习状况,他就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模样,而他爸妈就会加压力到她身上。

  冯月伶很快就明白,康奕很聪明,什么都会,听说以前是循规蹈矩的好学生,现在却把拿手的考试考砸,故意跟父母唱反调,他用这种方式对父母表现叛逆,也故意为难她。

  三个星期以来,她数不清被他恶整多少次,每一次交手都让她好累,她其实不怎么在意被恶整,她在意的是——康奕伤害了别人,却一点也不觉得这样是错的。

  她在意的是这个男孩的态度,还有没有救。

  水枪、假蟑螂,都算是小打小闹,但做机关砸到人的头,这是非常危险的!

  冯月伶气极攻心,恼红了眼,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了。

  “笑屁呀,你这个不知人间疾苦,幼稚又任性的小少爷!我跟你拚了!”

  放话的同时,她已站起身,不顾后果的扑上康奕,两人双双跌在床上,扭打起来。

  “噢痛,我的腰……喂,老师,你很重耶,减肥一下好不好?”康奕被猛地撞上,其实不怎么痛,可就是要嘴贱欺负一下家教老师,一点也没有自觉自己伤害了人。

  “给我闭上你的嘴!叫你上课不上课,给我玩花招!你对你爸妈不满,关别人什么事?有本事你设计你爸妈啊!整别人干么?你以为不会痛、不会受伤吗?怎样,以为你年纪小,不用负责任,以为你这样做很帅很炫还是知道你不管犯了什么错,你父母都会帮你擦屁股?”

  康奕被吼了一顿,脸上的笑容尽失,而她吼的内容,一字一句,都戳中他的痛点。

  “你再讲试看看!”

  “怎样?叫你爸妈开除我?我怕什么?胆小鬼就是胆小鬼,我忍你很久了!”

  康奕握紧拳头,想要反驳什么,却什么也反驳不了。

  因为她说得对,他的确是胆小鬼,只会用这么幼稚的手段来反抗,其它的,他什么都不会,只为了反对而反对。

  他十八岁了,循规蹈矩了一辈子,搞砸了考试,大学没得念,到现在,他还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。

  于是,紧了的拳头又松了,轻轻的放下,好强任性的那一面让康奕没法低头道歉。

  见她眼眶红了,还不断的揉着头,看起来很痛……嗯,他的确是玩过头了,对女孩子,他从来不曾这么恶劣,为什么会对她特别坏呢?

  “对不起。”轻轻的,这三个字,逸出他红润的嘴唇。

  想通之后,对于自己的错误,康奕很坦率的道歉。

  冯月伶睁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的看着他,惊讶他没发火,但更多的是开心。这个孩子不坏,知错能改,还有救。

  “我接受你的道歉,下次不要玩这么危险的游戏,现在,上课!”她敛起怒容,态度跟平常没两样的宣布上课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