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不过,她怎么没有吓得逃走?

  冯月伶不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女家教,他深信,女人都禁不起吓,刚才他用这招肯定会吓到她,她很快就会尖叫逃走。

  “没错。”没有反驳他,冯月伶无奈地叹了一口气附和。“眼睛应该睁大点的。”

  她继续处理脸上的水,知道自己发型肯定毁了,衣服也湿了,幸好洋装是深色布料,一点点的水花并不会让她有曝光的危险。

  “我以后会警醒一点,不会被小朋友的花招欺骗,好了,别玩了,要玩下课再玩,上课吧!”她立刻把刚才的插曲抛到九霄云外去,用卫生纸擦干桌面上的水渍,拿出教材,一副准备要上课的样子。

  “你说谁是小朋友?”康奕被这三个字惹毛了。

  “谁回答就是谁啊——你的课本在哪里?”冯月伶询问的态度十分稀松平常,像是他们上课一段时间了,十分熟悉,而她请康奕为她拿个东西这么简单。

  未做多想,康奕很本能的拿出自己的英文课本放在桌上。“你把话给我说清楚,谁是小朋友?”

  “很好,我们开始上课吧。”见他合作拿出课本,冯月伶微笑起来。

  那抹笑容让她秀气的五官添了抹丽色,康奕一瞬间看呆了,但他马上回神,看着她态度自若的开始上课,意识到自己竟然听话的拿出课本,男孩的火气更盛。

  他怎么这么蠢!轻易就上了她的当,被她激怒,还就这样妥协拿出课本,这女人——

  没有再动作,他就这么静静的看着眼前的女人,心想着今天第一次交手,自己算是输了。

  “喂。”他眯起眼,清秀好看的面容摆出那种会让小女生脸红心跳的表情盯着冯月伶。

  “你不想叫我老师,可以叫我一声月伶姊姊。”她温和地纠正他的没礼貌。

  “你该减肥了。”谁知道他更没礼貌。

  被人身攻击了,冯月伶瞪大眼睛,看着幼稚的康奕,认真的比较起两人的身材……

  她身高一六八,体重六十五,属于有点肉的体型,而眼前的他嘛……应该比她矮一点点,但那个小身板,看起来起码比她瘦十公斤。

  “你说得对,我的确不够好看,可是,我比你高。”她微笑,温温的响应他的人身攻击。

  “死女人!”身高这件事情,狠狠踩到康奕的痛脚。“我跟你誓不两立!”

  “唉。”她叹了一声,一手支着下巴,莫可奈何地望着气急败坏的男孩摇头道:“小孩子就是小孩子。”

  又说他是小孩子,她到底要踩爆他几个雷“女人,你死定了!”愤恨地瞪着她,他发下豪语。

  这天起,康奕跟冯月伶,杠上了。

  ***

  磁卡一贴近,感应器发出哔哔声,喀一声,厚重的防盗门应声而开。

  套着米色平底娃娃鞋的小脚踏进玄关,女孩弯腰脱鞋,将鞋子放在鞋架上,鞋面上的蝴蝶结少了一只,应该是平整的鞋面却满是纹路皱褶,说明了这是一双历尽风霜的鞋。

  鞋子的主人,穿着嫩黄色的罗纹罩衫,下半身是一件洗得有些褪色的米色七分裤,她赤着脚,踩上干净明亮的榉木地板。

  穿过客厅,看见那组米白色的七人座沙发、超大的液晶屏幕,以及电视两旁的两个大音箱,再看看她所在的地方——位于市区,交通便利、生活机能佳,而且还是独栋的房子,冯月伶第无数次赞叹她家教学生的家境,如此之好。

  “人比人,气死人。”她熟门熟路的往屋内走,经过客厅、厨房,拾阶而上来到二楼。

  走到最里头的房间,紧闭的房门挂着“病中,勿扰”的牌子。

  她眯起眼,看着那个牌子,心想着康奕这小子是在挑战她吗?今天的花招是装病,会不会太烂了?

  “康奕!”抡起拳头,她在门板上用力敲两下。“你生病了?我带你去看医生。”她一点也不相信他病了。

  房里没有响应,她也不再浪费口水,直接转开门把,可是,左右都转不动,很明显被反锁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