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独栋透天楼房里有个明亮的客厅,客厅有一组白色小牛皮七人座沙发,超大的液晶屏幕,巨大的音箱放在电视桌两旁,挑高的天花板吊着一盏吊扇,镶嵌在天花板周围的照明一看就知,这个房子的主人十分重视生活质量。

  “你叫康奕吧?你好,我叫冯月伶,是你的英文家教。”

  没有心情细看房子装潢得多么美轮美奂,她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见新学生的。

  家教中心主任千拜托、万拜托,要她接下这个叫康奕的学生,他十八岁,今年高中毕业,但没有考上好大学,要重考,他的家人希望他上台大。

  就读师大英语学系的她,向来只教国、高中的“女”学生,会破例接这个家教,一来是主任的请托,二来是高薪的引诱。

  没办法,她需要钱!

  “喔。”

  十八岁的康奕,有着这年纪男生会有的叛逆不驯,轻蔑世事的态度让人难以接近,但不得不承认,这孩子……有张会让女孩子多看两眼的花美男面孔。

  “我爸妈已经走投无路了?居然找个大学生来教,拜托,你行吗?”康奕忍不住多看她几眼,因为她非常的年轻。

  顶多大他两、三岁,尽管高中生和大学生的气质,明显不同。

  冯月伶穿着简单的连身洋装,外搭短外套,刘海分左边,让自己看起来亲和力十足,然而眼神间流转的自信,使五官原就清秀的她增色不少。

  “行不行,上过课就知道,从今天开始,我每周会来帮你上两次课,我们一起加油。”她口吻温和,露出自信的微笑道。

  可惜,康奕第一眼就决定讨厌这个英文家教——因为他们两个人一样高!

  “你能撑过两天再说吧,拜托,加油咧。”他翻了白眼,敌意很明显,第N次讨厌自己仅一六七的身高,这让他在群体中显得特别瘦小,尤其在跟自己一般高的女生身边,他也会显得比较矮!

  “你放心。”冯月伶微笑时会露出两个酒窝,当她笑意加深,酒窝便更深。“我这人什么都没有,就是有耐心和毅力。”

  即使感受到对方的敌意,她还是自信的微笑,因为她想——小孩子嘛!

  偏偏那抹自信的笑容刺痛了康奕的眼,他忍不住想,让一个年纪这么轻的女孩来当他的家教——他,有这么差吗?

  “不要浪费时间,我不会,也不想念!”他忽地暴躁起来,情绪就像春天的天气,说变就变,上一秒好好的,下一秒就突然下起大雷雨。

  “小奕,你怎么这样对冯老师说话?”请半天假在家陪同的康太太,轻声责备儿子,可那口气听起来一点也不严厉,做做样子的成分居多。

  冯月伶接触的学生家长多了,并不怎么介意康奕的无礼和康太太的敷衍。

  不过是态度伤人,而不是动手攻击,她还可以接受,有时候啊,家教就跟服务业一样,要看人脸色的,唉……

  “没关系,第一次上课总是难免生疏,熟了之后,康奕会知道学英文的乐趣。”她用着不咸不淡的口吻回应。

  唉,谁教她缺钱呢?听过太多同业讨论这个学生,他的臭名以非常快的速度在家教圈中流传,不上课事小,恶整老师才事大,她也是考虑了很久,才决定接下。

  没办法,两小时两千八的钟点费,她怎么可能不心动?

  只是不知道,康奕会怎么给她下马威就是,听说,第一次上课,他一定会给老师来个震撼教育。

  “今天是冯老师第一次跟你上课,你仔细听,她是很好的老师——妈妈还有事情要回公司一趟,你好好听课,晚上爸妈有应酬不回来吃晚餐,你身上有没有钱?上课上累了,就去外面吃点好吃的。”康太太随手塞了千元大钞在儿子手心,人就离开了。

  冯月伶睁着圆圆的眼睛看着这一幕,没有说话,就只是看着,表情没有轻蔑,也没有好奇戏谑。

  可她光是盯着看就惹火了康奕——她看什么?

  看他这么大了还拿母亲的钱,看他暑假得被困在家里念书,只为明年能考上父母要他上的台大,看不起他、也同情他是吗?

  待母亲一出家门,康奕便不爽地开口,“你看什么?”

  冯月伶倒是没有理会他的恶言,轻声问:“准备上课了,好吗?”

  康奕懒得理她,二话不说,伸手探进抽屉,拿出一把手枪,指着她的头。

  她一怔,黑色的枪管就在她两眼之前,近得只有两公分,这突如其来的发展,出乎她意料之外。

  他一个高中生,手上怎么会有枪?

  吓到呆掉根本说不出话来,看着康奕快速的扣下板机——她的心脏跳到了喉头,几乎要冲破喉咙。

  噗滋、噗滋——不是充满烟硝味的开枪声,而是冰冰凉凉的水柱,将她喷得满脸都是。

  不是枪,而是水枪。冯月伶松了一口气,伸手抹掉脸上的水珠,大大喘了一口。

  “原来是水枪!吓死我了,做得真像!”她不禁赞叹现在的水枪竟然做得这么逼真。

  她没有尖叫,也没有深觉受辱,生气大怒地跑出去,这样的反应不在康奕预测中,可她松了一口气的表情有点呆、有点蠢,这让他掀唇讪笑。

  “蠢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