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老师好 > 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话说,小伶,你不给我机会情有可原,我猪头犯错对不起你,可你也不是没有人追,干么老是一个人呢——欸,你该不会还在想那个害你大学没法念完的臭小鬼吧?”

  她知道李嘉睿猪头,但不知道猪头到这种程度。冯月伶脸色变了,双眼眯起,嘴唇抿紧,冷冷地瞪他一眼,接着二话不说,直接走人。

  “啊,小伶,对不起啦——”自觉说错话,李嘉睿懊悔不已,看着前女友离去的背影,叹了口气,“完了,她会气很久。”

  冯月伶被他几句话气得够呛,第一百零一次告诉自己,不要再理他了,但同时又很明白自己的个性,过阵子气消了,她就会原谅他的白目。

  多年来……她身边没有什么朋友,大学时期的姊妹们都没有联络了,只有阿睿,像打不死的蟑螂,一直一直黏着她,关心着她。

  “算了,先不管,工作工作!”她拍拍脸颊,告诉自己不要去想不愉快的事情,阿睿嘛,反正过几天就会笑嘻嘻的出现在她面前,求她原谅他了,现在,先忙去吧!

  每天下午三点,是春嫣的出货时间,每当这个时候,门市后方的制作部门就会兵荒马乱,这样的忙碌会一直到五点,等合作的宅配公司来将货品取走之后才会告一段落。

  忙不到一小时,店员又来后面,一脸怯懦地喊她,“店长……月伶姊姊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回答的时候,她正一口气搬两箱饼上车。

  “门市有人指名找你。”

  “又指名找我?”冯月伶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,气死她了。

  阿睿越来越白目了,明知道她还在气头上,不快滚,又死皮赖脸装客人,在搞什么鬼东西?

  “我去!”把点货的工作交给一个细心的小学徒,她走到门市,决定今天要让李嘉睿哭着回去。

  店里同样的位置有个高大的背影,冯月伶踩着愤怒的步伐上前,低声道:“搞什么鬼!你还不快点滚!欠揍啊你!”

  “嗯……我的确欠揍,不过,我不想滚,怎么办呢?”

  这个声音……不是李嘉睿!

  冯月伶猛地血液逆流,顿时脸色潮红,觉得自己丢脸毙了。

  “抱歉……”她站在男人面前,低着头,不敢抬头多看一眼。“我以为是我朋友,这位先生真的很抱歉。”

  刚才李嘉睿的招惹只让她生气,现在,她连宰了他的心情都有了,都怪他,哪壶不开提哪壶,偏要提到“那个人”,让她心情不佳,连带影响工作……

  可恶,这不是为自己的不专心开脱的好借口,这是她的问题,跟阿睿一点关系都没有,这下好了,她该怎么解决眼前的难题?

  这是她接手这家店以来,丢过最大的脸了……

  “没关系,我觉得你这样很可爱。”男人低沉的嗓音带着笑意,温柔体贴的安慰。“性情中人,我喜欢。”

  这……应该是代表危机解除吧?她应该要松一口气吗?可怎么觉得这个男人说的话,怪怪的呢?

  他在调戏她吗?

  而且……为什么她觉得他的声音,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?

  “小月,你头要低到什么时候?不抬头看看我?你……不想见到我吗?”

  小月——只有一个人,会用这样亲昵的口吻喊她。

  冯月伶抬头,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,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庞。

  无法维持营业用表情了,她知道自己脸上一定爬满不敢相信。她呆呆的,傻傻的,看着眼前的人,从男孩蜕变为男人的……他。

  “康……康奕……”颤抖的双唇泄出属于他的名字。

  他看着她,那张好看的脸孔露出笑容来。

  “小月,我回来了,很高兴,你还记得我。”

  他笑了,可冯月伶却笑不出来。

  这个从男孩蜕变为男人的家伙,是她心中的痛。

  她想笑,但表情却比哭还难看,她不禁想起,自己跟康奕相识的那一天。

  那是八年前的夏天——

  距离捷运站不过五分钟路程,过个马路,走进小巷,再往前走个两分钟,就会看见一栋有着大片玻璃帷幕,被圈在围墙之内的独栋透天楼房。

  明明是在交通这么便利的地方,但附近的摊贩嘈杂、捷运的噪音隆隆,却传不到这里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