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七


  “姊夫,这题数学这样解可以吗?”

  “不错,懂得举一反三,还不会被陷阱迷惑,解得好。”

  这天傍晚温希琳醒来,就看见下了课的妹妹以及下了班的文景瑞,两人感情诡异的好,坐在房间的矮几旁一对一教学,气氛十分融洽,像是他们之前根本没有吵过架,那只是她的幻觉。

  经过一周的狂吃狂睡,温希琳的精神渐渐恢复,她翻个身想坐起来,那两个专心做功课的一大一小立刻丢下讲义,飞奔到她身边来。

  “姊姊,你好多了吗?要不要吃甜汤?已经五点了,先喝点甜甜的东西垫肚子,六点再吃晚餐。”

  “有力气下床吗?要不要去厕所?我抱你。”

  看着殷勤讨好的两人,温希琳清楚知道他们是因为争吵气到她而心虚,她不禁又好气又好笑。“你们不吵架了?”

  “再也不吵了。”两人异口同声。

  那回你来我往的争执不休将温希琳气到早产,痛了十几个小时才生下小孩,本以为母子均安,喂她吃了东西就让她休息,谁知她一睡就睡了二十小时,怎么叫都叫不醒,连起床解决生理需求都没有,真的吓坏了他们,以为温希琳要就此长眠不醒了,赶紧找医生过来。

  医生检查后说是因为温希琳身体不好,虽然近一年有改善,但早期长年的健康问题无法根治,生下这个小孩消耗她太多精力和体力,建议好好调养,五年内都不要再怀孕了。

  闻言,文景瑞和温希恩都很自责,决定以后都不要吵架了,这种可怕的经验一次就够了,再来一回他们绝对会吓死,也就是这样,现在温希琳才可以看到两人相处融洽的场面。

  “你们两个喔……”时间过了太久,温希琳也气不起来了,当时想骂他们的话现在都忘光了。

  “姊,以后我保护你。”温希琳突然道。“以后我是你的后盾,你不要再为我做那么大的牺牲了!”没头没脑的说完这句话,她话锋一转,“姊,我的小外甥好可爱喔,你这一星期一直睡睡睡,都还没有抱到他,等下外公派的车要来接我了,我去叫护理人员把小孩带来,我们一起拍照,等等拿给外公看。”

  “好啊……等等,你刚刚说什么?外公为什么要派车来接你?希恩,你什么时候和外公这么好了?你之前明明说很讨厌他的啊。”温希琳狐疑的问。

  “呃……姊,我去找护理人员,你等等喔!”温希恩一怔,心虚快速闪过她明亮的眼中,故左右而言他后匆匆逃离现场。

  “奇怪,发生什么事了?景瑞?”温希琳把视线移到自家老公身上。

  “你刚睡醒,先喝点热甜汤。”文景瑞没回答,拿起保温瓶为她倒了一碗甜汤,捧着碗坐到病床床沿,很自然的要喂她。

  温希琳眯了眯眼,觉得他脸上多了一个她没见过的东西,她下意识地伸手摸向他的鬓角。

  “嘶——”文景瑞痛得倒吸口气。

  “你怎么受伤了?!”温希琳瞪大了眼睛。

  文景瑞眼见瞒不过,只能说:“你外公拿拐杖打的。”

  温希琳大惊。“为什么?因为你跟希恩吵架,让我气到早产?”

  “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。”文景瑞摸了摸鼻子。“你外公看过小孩了,他三天两头就来看小孩,也很担心你这样睡身体会不会有问题……不过我猜他目前没脸来见你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希恩告诉他我们为什么吵架。”文景瑞苦笑。“你平安生下小孩,我走出产房报平安的时候,你外公的拐杖就往我脸上打过来,他气得要命,气完后接着是自责,怪自己当初没听你把话说完就走,这才让你必须答应我的条件,你外公又想到自己病重时,只有你真心去探望他,他出院后你也为他做这忙那的,不曾记恨,所以他很心疼你,也感到愧疚。”

  “为什么这种事情要告诉外公?”温希琳闻言不住皱眉。“你说,希恩还跟外公说了什么?”

  这个嘛……温希恩向温祖雄自告奋勇,询问他还想不想要继承人这种事不知道能不能说?

  野心勃勃的温希恩让温祖雄欣赏不已,尤其她告诉温祖雄,她想变强,变成姊姊的后盾,所以希望外公教她、帮她,好让她变强大,姊姊就不会再被欺负,因为这样,这一老一少竟然达成了共识,温希恩这几天都被温祖雄接去上课,为接班做准备。

  这事文景瑞乐观其成,想着温希琳多一个难缠的保护者也不错,这么一来等于双重保护,不过这事还是等老婆做完月子,体力都恢复后再一个一个让她知道,现在嘛,她还是多休息的好。

  “这都怪我,我早该注销那份契约,却一直到上周才想到要跟你提起……若我早一点发现对你的感情,这些事都不会发生。”文景瑞还是对自己没把事情处理好而自责。“幸好你没事。”

  温希琳闻言顿时心软了,他担心自己、关心着自己……唉,她是不是太好说话了呀?原本要责备他和妹妹的,可看见他们心虚的模样就觉得他们已经知错了,也就算了。

  尤其文景瑞,明明是个精神奕奕、作息正常的人,现在眼下却能看见很明显的黑眼圈,“景瑞,你都没休息?”

  文景瑞摇了摇头。“我怕你醒不过来……”晚上他便守在她床边,盯着她的睡颜到天亮。

  “你吓坏了吧?”温希琳满眼心疼,她接过他始终捧在手上,打算要亲自喂她的甜汤,一口气喝光后把碗放在床旁的架子上,而后挪了挪身体,空出偌大病床的另一侧,拍拍空位要他躺上来。“我还是满累的,你上来陪我躺一下。”

  文景瑞二话不说躺上去,两人面对面,距离极近,姿态亲密。

  负责照料小孩的护理人员推着小孩进来时,就看见他们这副恩恩爱爱的画面,不由自主的露出微笑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