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四


  一见那对男女,石澄音立刻拿下墨镜,她抿着唇,看着她的丈夫和年轻貌美的小三,尤其那隆起的肚皮更是刺痛了她的眼。

  “黄品杰,你这个混蛋!”被背叛的痛苦令她忘了自己在哪里,怒吼一声冲到男人面前,用自己的GUCCI包用力揍他。“我嫁给你,让你在我爸手下做事,没有我,你凭什么升上经理?结果你居然拿我们家的钱养女人,你个混蛋——”痛极恨极,石澄音像个疯子般殴打丈夫。

  “品杰……”黄品杰身边的女人吓了一跳,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。

  听到女人用娇嫩的嗓音亲昵地喊着丈夫的名字,石澄音更为火大,转而将矛头对向她。

  “你这个贱女人!敢抢我老公?我半年前就警告过你,离我男人远一点,你这不要脸的女人——”她张牙舞爪地攻击怀孕的女人。

  这泼妇般的举动引起候诊室不小的骚动,在这里的多半是孕妇,身体状况不比寻常,纷纷吓得走避。

  “你闹够了吧?!”黄品杰因为被抓包,一开始还心虚的不敢反击,只是闪闪躲躲,直到石澄音把矛头对准怀了自己小孩的女人,他才不再挨打。“你这神经病!要发疯滚出去!”

  他双手握住石澄音的手腕,一点也不温柔地将她往外拖,边拖边骂,“你以为你还是温家的千金大小姐?先不说你姓石不姓温,自从你爸爸不当总经理后,你以为你还有本钱在外面狐假虎威,以为闹了事还会有人帮你擦屁股?你别傻了,外公已经放话,不再管你外婆和你妈,还有你那些阿姨们,现在的你不过是个可怜虫!

  “我已经忍你很久了,你任性、自私、挥霍成性,甚至为了莫名其妙的理由拿掉我的小孩,你不是爱美吗?不是怕怀孕会毁了你的身材,再也穿不了漂亮衣服?这下你如愿了,你就抱着那些漂亮衣服过一辈子吧!”

  他把她拖到一条没人的长廊上,接着粗鲁的将她甩开,像她是多么讨人厌的东西一般。

  石澄音不敢相信自己会被如此对待,她恨恨地抬头,瞪着结婚多年的丈夫。

  她大学毕业就嫁给了眼前的男人,新婚三个月后意外怀孕,那时她还年轻,还没有准备好要当妈妈,加上已经跟姊妹们约好了四个月后要到夏威夷旅行,于是她不顾丈夫的苦苦哀求,拿掉了小孩。

  许是她的报应吧,那次流产伤了她的子宫,让她再也无法受孕,夫妻之间的感情也从此变得淡漠疏离。

  “去年我就说要离婚,现在我再提一次,我什么都不要,钱、房子都留给你,工作我也不要了,你若不答应,我们就打离婚官司吧,总之我是一定会离开你的,澄音,我是独子,需要传宗接代,所以求你放过我吧。”说完,黄品杰也不想再跟她纠缠,匆匆走了。

  石澄音跌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她知道他是去找那个贱女人,那个年轻漂亮,还能生小孩的贱女人!

  她不懂,为什么她会这么悲惨?这不是她应该过的生活,她是天之骄女,妈妈出身名门,爸爸优秀出色,她在家人的期待中出生,聪明又漂亮……如今她却已经不再是姊妹淘之间的领头,她说的话也不再让人信服。

  而这全是因为她失去了庇佑。

  “如果爸爸没出事、外公没放话,黄品杰,你哪敢这样对我?”

  恨恨的望着丈夫离去的背影消失在眼前,石澄音缓缓站起来,脚步沉重的沿着长廊慢慢走,恍惚间走到了待产室附近……

  “怎么会突然早产!”一个老人家用中气十足的语气怒吼,整条走廊都能听见他宏亮的声音。“昨天来家里看我时人还好好的,结果一回去就要生了?!你们给我说说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石澄音被吼声吓了一跳,但立刻就认出了声音的主人。“外公?”

  她站在转角处,看见病愈后恢复良好的外公正站在待产室前,对着一脸憔悴的文景瑞和温希恩痛骂。

  原来温希琳早产了啊……真是活该。她恶毒的想。

  而造成温希琳早产的两名元凶则互望一眼,心虚地低头。

  “我跟希恩因为观念不合吵了一架,琳琳劝着劝着就……”文景瑞咳了咳,既抱歉又自责地道。

  温希琳送到医院后产道一直不开,医生说了,若产道的状况不见好转,建议进行剖腹,但她坚持要再试看看,只因为自然生产对宝宝比较好。一想到她痛了十几个小时,文景瑞难掩焦躁地爬着凌乱的头发。

  温希恩也被吓坏了,不顾已是深夜时分,明早还要上课就跟着来医院,一整晚都没有睡,站在待产室外听着姊姊的痛叫,她脸色发白,后悔不已。“我以后不敢了。”她因为担心姊姊的状况,遂请了假,留在医院等消息。

  “有什么事情吵到要琳琳劝架?给我说清楚!”

  在温祖雄养病期间,温希琳时常来探望,帮他削水果,还为他煮粥——虽然不好吃,想他一屋子的女人,老婆有三个,女儿生了七个,以及数不清的外孙女,却从没吃过她们亲手煮的东西或亲手削的水果,反而全都让他锦衣玉食的养着。

  所以温希琳这样的贴心让他软化了,问她为什么会想亲近他这个老人,得知他不过是看见她被欺负顺手救了,她便从儿时感激崇拜至今,令他深深懊悔对她的错待,想着之后一定要好好疼爱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