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


  客厅里只剩下夫妻俩,温希琳尴尬地朝文景瑞笑笑。“景瑞,你回来啦,吃了吗?”

  “我回来很久了,你现在才注意到我?”文景瑞这才在玄关脱了鞋,踏进客厅,温希琳则挺着大肚子迎上他,为他脱下西装外套,两人互动亲昵而自然。

  “今天过得怎么样?宝宝有没有让你难受?”他拉过她的手,将她带到沙发上坐下,还在她腰后塞了一颗软软的抱枕,让她舒服些。

  怀孕越到后期,她行动越显笨重,像走路摇摇摆摆的企鹅,偏偏她还闲不住,不肯乖乖在家中休息待产,老往外跑,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温家,她现在是温家主宅最受欢迎的人,一周最少会去一次,看看温祖雄好不好。

  “宝宝,今天有没有乖乖?”安置好她,文景瑞半跪在她面前,摸着她圆滚滚的肚皮,进行每天上班前、下班后的仪式——跟宝宝对话、互动。

  每当这时候,温希琳都会因他慈祥的脸庞而露出温暖的笑容。

  文景瑞掌心覆在她腹部,感受到胎儿用力踢了一脚,他不禁笑了,隔着孕妇装亲吻温希琳肚皮。

  “看起来还不错,妈妈偶尔生气发火,有益身心健康。”文景瑞笑道。

  说到这件事,温希琳就忍不住叨念,“我真是拿希恩没辙,念她训她,她表面上说她会改,一转身就给我阳奉阴违,照样我行我素。”

  “那是因为希恩爱你,舍不得你受委屈。”

  文景瑞早看出来了,这小女生待人处事有自己的一套标准,一样是姊妹,个性却南辕北辙,温希琳善良宽厚,温希恩则可以说是睚眢必报。

  “今天去见你外公发生什么事了?”文景瑞坐到她身边,执起她的手在唇边吻了一下,轻声问。

  “澄音跑去家里,外公说不见却还是硬阆,还说了一些他不想听的话。”温希琳叹了口气。“外公那时正在吃饭,拿了桌上的餐具就往澄音脚边砸,那时候我跟希恩正好进餐厅。”

  接下来的发展文景瑞也能猜到,肯定是石澄音想着温希琳要来谋夺温家家产,又说了些难听的话,惹怒了温祖雄,而温祖雄因为不希望温希琳再被羞辱,才会叫她别再来了。

  文景瑞是个护短的人,自己老婆受了委屈,他是绝对会把这笔帐讨回来的,就比如之前石澄音将她挡在门外,不让她见温祖雄,更未将喜帖交到温祖雄手上,他便让石澄音一家子永远失去温祖雄的信任,无法再打进前景建设核心。

  但石澄音实在是他见过最愚蠢的女人,蠢到让文景瑞觉得展开报复行动是一件非常拉低自己格调的事。

  “我倒是变得仁慈了。”他失笑。

  可不是吗?近来有不少人说他的表情变柔和,做事方式变得不再冷硬粗暴,愿意听别人的意见,也不再事事亲自过问。为了预产期将近的温希琳,文景瑞把部分工作交给傅钰处理,让他独当一面,发现傅钰设计才能有极大的长进后,更将一些中小型的案子交给他去办,算是培养他的代理人。

  现在的文景瑞想将时间花在更值得的地方,比如陪温希琳散步、产检,至于让石澄音受教训嘛……就当帮他未出生的儿子积福,不干了。

  “啊?”温希琳跟不上他跳跃的思维。“怎么会聊到这里?”

  “没事。对了,今天我爷爷来找我,说他选了个好日子,要让我妈迁坟入塔。”文景瑞提起了晚归的原因,除了应酬,还有就是听闻孩子即将出生的文传鑫前来找他了。“届时儿子的满月酒我会请他来吃顿饭,你觉得怎样?”

  啊,他还真是变得温柔了,竟然不带任何讥诮口吻地喊爷爷。

  温希琳闻言怔愣,最近的日子太幸福也太快乐,让她都要忘记他们的婚姻是建立在契约上头。

  想尽力完成母亲遗愿的文景瑞是为了达到文传鑫提出的要求,才买下当时需要钱的她,照契约来说,她生下小孩后就得离开了。

  伸手摸着在腹中缓缓胎动的孩子,她的小孩……她怎么舍得离开孩子?怎么舍得离开他?

  “喔,很好呀……”她轻声道。

  “我爷爷跟你外公本是好友,是因为我爸跟你妈离婚撕破脸,这才断了往来,所以我打算让你外公跟我爷爷和好,这样两个老人家有他们自己的消遣,你就不用三天两头往温家跑。”老实说,文景瑞嫉妒了。

  在这之前,温希琳的生活围绕着他打转,她的眼中只有他,但是温希恩回来了、温祖雄病倒了,她关心在乎的人也变多了。

  文景瑞希望自己想见她的时候,只要回头就能看见她,而不是回到住处后发现她去见了什么人、关心什么人,他很小器,只想她眼中只有自己,可惜他也知道这样的念头根本就是奢望

  “你觉得呢?”文景瑞不禁笑自己怎么变得这么婆妈。

  “你觉得好就好。”温希琳心情跌到了谷底,语调非常消沉。

  文景瑞察觉到了她的异状,心一突。

  他问过妇产科医生,孕妇的情绪总是起起伏伏,这很正常,但他还是不想老婆露出难过的表情。

  “怎么了?”见她摇了摇头,摸了摸肚皮,连抬头看他都没有,他开始想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惹她不愉快……难道是提起母亲要迁坟,让她想起了他们的契约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