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九


  “还有啊,她婚后也没带丈夫来见外公,这样的孝心有几分我还真怀疑,而且外公健康的时候你们不出现,外公一病危就出现,怎么想都觉得怪……温希琳,你该不会是跟这个人串通好要来谋夺外公的财产吧?我告诉你,你别妄想了!”

  听到这女人又侮辱他老婆,文景瑞顿时火冒三丈,刚准备开口反击却被人给打断了。

  “我实在不能理解你这个想法从何而来,上次见面我就已经说过了,我丈夫不是这种人,他对前景建设也一点兴趣都没有,他只是陪我来看外公,如此而已。”

  温希琳觉得头好痛。“拜托,外公病了,他需要安静休养,不要一直吵吵闹闹的,这样原本会好的人都被气到不会好了!”

  她是真的心疼外公要面对这丑陋的一切,子孙们在自己眼前上演争产戏码,是任何一个人都不想见到的事。

  “说得这么好听,谁知道你是不是扮猪吃老虎——”石澄音还想再说。

  “咳、咳咳咳……”此时卧床不起的温祖雄突然剧烈咳嗽起来,下一秒甚至咳出血来。

  “外公吐血了,快叫医生、医生!”

  温希琳被这情况吓坏了,直觉要找医生,赶紧上前扶起卧床的温祖雄,文景瑞不会让一个孕妇独立照料病人,也跟着上前搀扶,并按下紧急求救铃。

  “姊姊,毛巾。”温希恩对外公没什么感情,但她知道姊姊很担心,连忙冲进病房拿毛巾给温希琳。

  相较于这三人,其它人的反应则让温祖雄彻底心寒——

  “爸,你还没签字。”眼见温祖雄就要不行了,子女们纷纷上前,催促着要他签字。

  温祖雄气到浑身发抖,看着涌上来催他分家产的家人们,一气之下又咳出了口血。

  “外公——”温希琳哭出声来。

  被温家人硬留下的医生早已冲上前处理,护理人员也速速赶来,病房内顿时一阵兵荒马乱,医生索性将吵闹的家属全赶出病房。“出去,全都出去,不要妨碍我们治疗!”

  温希琳站在病房外,双手颤抖着。老天爷,拜托让外公撑过去,她希望外公能活下来……

  “没事。”文景瑞将她拥入怀里。“别怕。”

  投进这副充满安全感的怀抱,温希琳定下心来,深深呼吸着他身上的气息,暗自祈祷着外公能度过这个难关。

  终于,医生走出病房,他脱下口罩,从头到尾看着温家争产闹剧的他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望向众人。

  “医生,我爸爸怎么样了?”温柔上前,关心地问。

  这名家属是希望病患有事还是没有事呢?医生觉得这问题很值得玩味。

  “温先生已经拔管,他刚才咳了血,连带把肺部深处的浓痰也咳出来了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,不过这几天是关键期,若投药有起色,心肌炎的症状减缓,就能脱离危险。”

  听见温祖雄没事,病况还有好转的迹象,温家人神情复杂,不知道究竟是该觉得松了一口气,还是感到可惜。

  “那我们能见他吗?”温柔立刻动起脑筋,想好好表现一番。

  医生忍不住笑出来。“温先生有交代,除了温小姐——温希琳小姐,其它人他一律不见,各位,我得请你们离开,让病患好好休养。”

  看见众人那错愕难堪的表情,医师觉得大快人心之余,又觉得这些外表光鲜亮丽,真面目其实无比丑陋的家伙还真是恶心的令人反胃呢。

  * * *

  “希恩,不可以这样跟外公说话!你怎么能对外公说你讨厌妈妈、不关心外公的死活?”

  晚归的文景瑞刚踏进家门,就听见那个怀了他小孩的女人正挺着八个月大的肚子,训着一脸桀骜不驯的妹妹。

  “谁叫外公要问我妈妈不在有什么感觉,我只是照实说我很庆幸呀,可以跟姊姊在一起,不用在温家长大,不然每天看石澄音那个神经病我会疯掉。”伏在客厅茶几前写作业的温希恩露出同情的目光。“姊,你真的好可怜喔,在外公家住到十岁,天天都得跟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女人相处,没有长歪真是太好了,是后来遇到姊夫的关系吗?”

  外公咳的那几口血让他从鬼门关前走了回来,他谢绝温家两房的探视后静心调养,现在身强体壮,都能吼人了,但姊姊还是担心,常常去看外公,连她也被拖着去。

  温希恩实在不想跟不熟的外公打交道,每回都意兴阑珊,在旁边装哑巴,因为她一开口,肯定会惹姊姊不开心。

  “说你一句你顶十句,不管怎样外公就是外公,妈妈不在,你我都要孝顺外公……你还那个脸!希恩,外公看见我们就会想到妈妈的任性,所以过去才会这样对待我们,现在他软化了、想对我们好,你若再记恨就太小家子气了。”温希琳手叉腰,神情严肃。

  她平时疼妹妹、宠妹妹,可若是希恩言行有偏差,她也会摆出姊姊的威严加上一连串说教,让妹妹明白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。

  温希恩见姊姊真的发火了,讪讪地闭了嘴,转头看见站在玄关,带着一脸温柔笑意的男人,顿时觉得看到了救星。

  “姊夫,你快让姊姊不要生气了,喔,还有劝姊姊不要再挺着大肚子乱乱跑,外公今天生气了,叫姊姊回家,生小孩前不要再出门——姊姊,是你说妈妈不在,我们要孝顺外公,听他的话,既然他都这么说了,那我们就不要再去外公家了吧?”每次去都会见到二房、三房的人去求见外公,外公压根不见他们,然后就会朝她们两姊妹发疯,简直是神经病。

  “……你很会举一反三嘛,刚才念你的话马上拿来堵我了。”温希琳深深觉得妹妹的教育是一件令她头痛的事。

  希恩是个非常有主见的孩子,口才好脑袋也很聪明,就是个性有时候会让她叹气。

  “姊夫回来我就不当电灯泡了。”温希恩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,将空间留给姊姊和姊夫,自己拿着作业回房间去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