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七


  “那我有自己的房间,不用再跟姊姊挤一张床了吗?哇,好棒,谢谢姊夫。”

  温希恩甜笑着。

  “原来你忍我很久了喔……”温希琳闻言好不伤心。“就这么不想跟我睡同一个房间?”她故意装作泫然欲泣。

  “姊姊你结婚了耶,怎么还可以跟我睡?就算我答应姊夫也不会答应呀,是不是,姊夫?”温希恩朝文景瑞眨眨眼。

  演得这么像真的,似乎完全接受了他这个姊夫,这小鬼真这么贴心,不想让琳琳难受?

  好吧,看在她这么懂事的分上,他陪她演这场戏。

  “没错。”

  “姊姊你看吧!不是我不跟你睡,是姊夫舍不得呀。”

  “你喔。”温希琳见妹妹天真可爱,没有追问的意思,不禁松了口气。“回家前先吃点东西吧,你姊夫说想吃什么都行。”

  “鼎泰丰!”温希恩马上点菜,她对美国的餐点真的腻了,只想要来点地道的台湾小吃。

  “没问题。”文景瑞拎起温希恩的行李走在前头,不妨碍她们姊妹说话,径自往停车场方向走。

  直到美味的小笼包下肚,平抚了温希恩腹中的馋虫,她一边进攻美味的汤,一边故作不经意地道:“姊姊,你是怎么认识姊夫的啊?闪电结婚真是吓了我一跳,还没有告诉我,我很想当你伴娘的。”

  来了!温希琳握着筷子的手一紧,下意识望向文景瑞。

  文景瑞面色不改地道:“我在你姊姊很小的时候就认识她了。我父亲是你母亲第一任结婚对象,你姊姊的外文是我教的。”

  “噗——”温希恩被这番话吓到喷汤。“什、什么?!”这完全不在她意料之中啊!

  “我们失联很久,再次见面是在马场倶乐部,当时你病了,你姊姊想找你外公帮忙,你外公拒绝了,我就是在那时跟你姊姊重逢。”文景瑞接着道。

  “景瑞……”温希琳不住望向他,觉得他说得太过详细了。

  “这是事实,不需要瞒着她。”他安抚地对她眨了眨眼。

  要说一个高明的谎言,那么其中得含有真实的部分,才能让人信服。

  “我不忍心她难过,便出手帮了她,还趁人之危要她以身相许,而她也答应了,在这里我得先跟你说声抱歉,因为我等不及你病愈后再举行婚礼,所以就先把你姊娶回家了。”

  “这么急?”

  “我好不容易才跟你姊姊重逢,怎么可能放她走?要是被人抢了,你说我不是得不偿失吗?”她一派轻松的道。

  “那干么不告诉我?”温希恩皱眉。

  “你会同意?”文景瑞笑问。

  “……不会。”她绝对不会同意姊姊突然嫁人。

  “所以了,蹒着你是我的意思。”文景瑞将事情都往自己身上揽。

  闻言,温希琳对他感激的一笑。

  温希恩思索着文景瑞的说词,觉得并没有什么漏洞,但姊姊的态度嘛……

  “姊,你是真的喜欢姊夫吗?”温希恩在乎姊姊的感受,想知道姊姊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男人。

  这个男人对姊姊很好,这点从他在餐桌上为姊姊夹菜、盛汤的熟练动作就知道,而姊姊也一副习惯了的模样,看来他们很恩爱。

  “嗯,我很喜欢他……他是我的初恋。”温希琳脸红红的坦白。比起说谎,她还情愿告诉妹妹自己对文景瑞的感情。“能嫁给他就像一场梦。”

  “好吧。”温希恩抿了抿唇,继续吃小笼包,算是放过他们。

  只是她还是觉得有点怪……可惜想半天也想不出所以然,她也就暂时放弃,这时她突然想到另一件事。

  “对了,姊,你知道是谁告诉我你结婚的事情吗?是石澄音,我在医院碰到她,原来她爸爸住院了,跟我一样是心脏的问题,大阿姨也在医院里,可是很奇怪,他们比我晚来,却还早一星期回台湾,好像是有什么急事。”温希恩提起她美国遇到的怪事。“后来我听说好像是有长辈病危,会让大阿姨一家人这么紧张的长辈应该只有外公吧?姊姊,你最近有听说外公生病的消息吗?”

  听见这消息,温希琳惊讶不已,下意识地回头望向文景瑞。“景瑞,外公他究竟……”

  “别急。”文景瑞明白温祖雄对温希琳的意义。“我让人去查一查,有消息立刻告诉你。”

  人脉的好处就在这里,在一般人无从打听的情况下,文景瑞只要一通电话就能得知他想知道的讯息。

  温祖雄的确病了,而且病得不轻,一个小小感冒引起肺炎,甚至感染了心肌炎,已经在加护病房里待了十天,时而昏迷、时而清醒,院方数度发出病危通知,要家属随时做好心理准备。

  温希琳听见这消息腿都软了,坚持要见外公,无论文景瑞和温希恩怎么劝,她都执意前往医院,两人只好陪同前去,谁知才刚到病房外头,他们就看见这副丑陋的场面——

  “爸、爸,趁你还清醒,让医生、律师见证,赶快把遗嘱签一签,把财产分好,不然你若走了,这偌大财产该怎么办?”温柔轻声说。

  躺在病床上靠着呼吸器维生的温祖雄虚弱地无法吼人,只能颤抖地抬高手,作势要打伏在病床旁的大女儿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