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如今,她最讨厌的人竟然穿上她梦想中的婚纱……她咽不下这口气!

  就在石澄音查阅新闻讯息时,手机响了,画面从网页转为来电话面,是她的母亲温柔,她滑了下手机。

  “妈妈?我在喝咖啡。”

  “快点过来,你爸爸醒了。”温柔声如其名,温柔得很。

  “真的?我马上来。”石澄音惊喜,随手将三明治塞进包包里,手拿着咖啡匆匆离开咖啡厅。

  挪用公款一事在父亲吐出了全部的钱之后弭平,但他却失去外公的信任,必须辞职负责。这人一但静下来,不忙了,身体就出状况了,父亲心脏病发到西雅图治疗,全家人也跟着前来。

  现在听见刚手术完的父亲清醒,石澄音一扫方才得知温希琳嫁入豪门的不悦,想立刻去见父亲,想着只要爸爸病好,加上妈妈那一点也不符她名字的强悍,外公会再度信任他们,他们会再重新回到以前的生活……

  “哎哟,这不是澄音吗,你也在这里啊?”

  石澄音错愕的抬头,她刚经过一间高级公寓前,一个全身名牌服饰的女郎正好踏出大门,没想到竟是认识的人。“你……”

  “啊,我听说你家的事情了,真是令人遗憾。”女郎摘下鼻梁上的墨镜。

  石澄音一眼就认出那是雷朋新款,她在杂志上看见时就很想拥有它。

  “怎么来西雅图?”女郎手里抱着毛色亮丽的约克夏犬,笑着问。

  “我爸爸在这里治疗。”石澄音声音闷闷的道。

  “啊?真的?你也太见外了,来西雅图怎么不找我?我们是闺蜜欸!你现在住哪?家人都在吗?我家隔壁还有一间空房,有四个房间,我爸还没有租给别人,这里离医院近,要不你一家都搬来?”

  女郎口吻热情,但石澄音却听出了对方话中的讽刺之意。

  “你好久没跟我们一起逛街,最近出了好多新品耶。”女郎拉下墨镜,上下打量她一身过季的服饰,唇一抿,掩饰了嘴边的笑意。

  轰的一声,有东西在石澄音耳边炸开。

  外公如今不只收回对父亲的信任,同时也收回了所有的生活资助,那笔让她能够悠闲度日的资金现在全没有了,她只能穿以前的旧衣,再也不敢跟那些从小一起长大、互相攀比的闺蜜们同行。

  她不想过这样的生活,一点都不想。

  “我得去看我爸爸,他刚醒来,有空再约你喝咖啡。”石澄音压下被奚落的怒气,向女郎道别后匆匆离开。

  她脸色阴沉,眼睛盯着鞋尖直直往前走,走路不看路的后果就是在快到医院大门时撞倒了人。

  “喔……痛……”对方跌倒在地,呻吟出声。

  石澄音倒是没事,不过她心情本来就差了,这一撞更是不爽,忍不住冷哼一声。“走路没长眼睛啊你?”

  “希恩,你没事吧?”华籍看护扶起温希恩,紧张地问: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  “我没事。”她摇摇头。

  “温希恩?!”石澄音听到熟悉的中文和这个名字正眼一瞧,不禁瞪大眼看着那名就算化成灰她也认得出来的少女。

  这张脸是小阿姨的另一个翻版,不得不说小阿姨的基因很强,不管爸爸是谁,女儿长得都跟她一模一样。

  温希恩这才看清撞倒她的是什么人,立刻不屑地翻了个白眼。“原来撞了人都不用道歉的,真是好家教喔。”

  她对这个表姊印象极差。两人是在温希琳的工作场合遇到的,一些时尚品牌时常会有意大利或德国籍的设计师,因此厂商会请姊姊担任口译,工作时间若太晚,姊姊就会把她带在身边,让她在旁边等。

  有几次她在品牌发表会上接触到石澄音,发现她从来不给姊姊好脸色,动不动就冷嘲热讽的,所以她很不喜欢这个女人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石澄音瞪她。

  “我说,有人撞到小孩居然不会觉得愧疚,我真想知道是什么样的妈妈养出这么没有教养的女儿。”温希恩句句带刺。

  对温希琳好的人会觉得她妹妹是个小天使,可爱贴心又活泼,但曾亏待温希琳的,则会觉得她这个小妹妹是恶魔。

  对姊姊不好的人温希恩向来不会轻易放过,她会用尽各种办法欺负回来,帮姊姊出一口恶气。

  “你——”石澄音气不过,扬手就想给她一巴掌。

  “小姐,我会报警。”在一旁的女看护双手环胸,不满地瞪着她。“你只要一动手就会被警察铐上手铐,即使只是轻轻碰一下,你要试试看吗?”

  石澄音这才发现那名身材壮硕的华裔看护,再看看温希恩穿着跟父亲一样,属于这间医院的病人服,不由得收回了手,感到万分疑惑。

  “温希恩,你怎么能住在这间医院?你生什么病我不关心,只是你还有你姊姊怎么可能负担得起医药费?”

  就她所知,温希琳和温希恩经济拮据,仅靠温希琳接翻译、家教赚取生活费,加上温希恩学体操,这是一个非常烧钱的才艺,就凭这对姊妹,怎么可能负担得起这里的医药费?

  她爸爸这次光是住院、手术费用就花了快一百万……慢着,温希琳付不起,但她那个有钱的丈夫文景瑞绝对付得起。

  “我都忘了,你还有个有钱的姊夫嘛。”石澄音轻蔑地说,语气却是赤裸裸的嫉妒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