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唯有温小姐是不一样的,她是总裁亲自带来住处,并且是头一个让总裁亲自交代照看她生活,并要求她运动健身、好好用餐的女人,还一起吃早餐呢,多不可思议。

  当然,她更是第一个他不过多看了两眼,总裁就老大不高兴的女人,还小气到要收回备份钥匙。

  “你难得多话,究竟想对我表达什么主张?”文景瑞瞪他,觉得他会说出他不是很喜欢的话,打算用气势逼迫他快点闭嘴。

  偏偏一向很能体察上司想法的傅钰这次故意装不懂。

  “我不过是想表达下属看见上司幸福的喜悦之情。”他露齿而笑,“温小姐让您变了个人,一个恋爱中、独占欲旺盛,还很容易大吃飞醋的男人,而我何其有幸成为总裁嫉妒的对象——备份钥匙我会交给卢森,您放心,我会少出现在温小姐面前,也会提醒卢森给温小姐找个女司机。”省得总裁为了温小姐跟男性司机同搭一辆车而不悦。

  他在说什么鬼话?谁给了傅钰胆子,竟然对他说什么恋爱不恋爱的,他文景瑞这辈子最不相信的就是爱情!

  可为何他开不了口叫这家伙闭嘴?而且在傅钰提出要给琳琳找个女司机时,他还觉得这主意极好。

  不,不能这么想,对温希琳管很多不是因为男人对女人的占有,只是小时候的照料使然。

  对,是这样没错,跟男女感情一点关系都没有。

  他没有在恋爱。

  文景瑞武装好自己,将那些有关于感情的事情排拒在外头,他望着特助,淡然开口,“傅钰,我不想再从你口中听见任何与公事无关的话题。”说完头也不回地踏进电梯。

  傅钰跟在文景瑞身后,笑了笑。再否认嘛、再逃嘛,等到总裁面对自己感情的那天,不知道会变成这样呢?

  他可真期待呀。

  时间流逝的速度让人措手不及,一转眼,再过两天就是婚礼了。

  温希琳早就在婚礼前一周暂停所有的家教、翻译工作,专心在文景瑞住处筹备婚礼,做最后的准备,有时候还得跟文景瑞出门,接待那些远道而来参与婚礼的宾客。

  “你就是琳琳?你好你好,我是Tomasso,久仰大名!”年轻的意大利男孩直接开着游艇来台,整个人晒得红通通,对着温希琳咧嘴而笑,热情地上前与她拥抱。

  “够了,我让人安排你住饭店。”文景瑞觉得眼前的画面很刺眼,立刻上前分开两人。

  “我可以住船上。”Tomasso不喜欢饭店,要住饭店他情愿吃喝拉撒都在自己的游艇上头。

  “你答应我的事并未履行,我的婚礼你父亲也会到场,届时——”文景瑞意味不明地道。

  Tomasso立刻改口。“一切听从你的安排。”

  文景瑞跟商场上朋友的互动令温希琳莞尔,看他神情自若地跟那些大老板们寒暄、谈话,一股骄傲的感觉充斥于胸。

  对那些日理万机的大老板来说,文景瑞一定值得深交,才会排开所有工作特地飞来台湾参加他的婚礼,温希琳为他的成功感到开心,也为自己这方的宾客稀少感到失落。

  招待完Tomasso,文景瑞让她先行回家,表示还有其它客户要见,于是她便听话的回到家里待着。

  “到了,幸好到了,我的天!”没多久,一名女郎风风火火的拿着白色大盒子进入文景瑞的住处。

  她五官姣好,美丽又自信,穿着利落套装,行动如风般快速。

  “卢森。”温希琳笑道。

  “我担心白纱来不及送到,亲自去海关拿的,吓死我了!希琳快来试穿,不合的部分我再找人改,你得成为最美的新娘才行。”卢森将在客厅看新闻的温希琳拖起来,主动脱起她的衣服,要帮她试穿。

  “你急什么……卢森!”温希琳被她的动作吓坏了,连忙双手抱胸,死死扞卫衣物。

  “拜托,都是女生你害羞什么呀,放心,虽然你身材还不错,满诱人的,可我爱的是男人,不会对你出手,你美丽的身体就留给总裁吧。”卢森翻了个白眼,直率的说……

  “你说什么呀!”温希琳脸红,尖叫出声。

  卢森再翻白眼,指了指她胸前的点点吻痕,露出“你当我没经验吗”的表情。

  “其实我对我上司的性生活一点兴趣都没有,只是这么明显……啧啧。”

  “卢森!”温希琳有时真快被她的直率给吓死了。

  “好好好,我不说了,快来试穿吧。”

  卢森动作利落地为温希琳穿好礼服,带着赞叹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准新娘。“哇喔,很合身,Perfect!”

  礼服由复古蕾丝制成,简单利落的平口及收腰设计衬出新娘优雅的身形,微蓬的裙裾和长长的裙摆,美丽优雅。

  这件白纱是西班牙皇室品牌Pronovias今年的新品,是总裁亲自订购,并交代在婚礼之前一定要拿到,至于花费嘛……还是不要问好了。

  温希琳看着身上的新娘礼服,想到自己曾经的梦想就要实现,忍不住感动的哭了。“呜……”她拎着裙摆,眼泪一滴滴掉落。

  卢森见状当场傻眼。“我知道看见自己穿白纱会一时感动而落泪,可你也哭得太夸张了吧?等等,难道你是觉得这件白纱太丑不喜欢?OK,反正婚礼还有两天,我能再弄一套你喜欢的……我求你不要哭了,说说话嘛!”

  “我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情绪一来就很难停住,温希琳一句话都说不清楚。

  这让向来八面玲珑,跟人交际应酬完全没有问题的卢森头大极了。

  这女人就只是哭,哭得眼睛红了、鼻子肿了也没有要停的意思,卢森只好将她安置在沙发上,自行走到角落拨了通电话,向那位正在接待客户的上司报告。

  “总裁,我是卢森,我送白纱来给温小姐试穿,不知道是太感动还是怎样,温小姐一穿上白纱就开始哭——”

  “我马上回去。”文景瑞没等她说完就声线紧绷地挂了电话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