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五


  他气急败坏的模样让温希琳一怔。

  “你才几岁?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女人身体糟成这样,你究竟是怎么照顾自己的?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,怎么照顾温希恩?”他训了她,因为她的健检数值真的非常糟。

  自己的身体状况温希琳很清楚,的确满糟的,可她听得出来,文景瑞责备她并不是因为她糟糕的身体无法生下健康的孩子,而是发自内心的关怀。

  他还是心疼着她吗?意识到这点,她的心不禁骚动起来。

  “你的安排我都答应。”安排希恩出国就医、要她搬去跟他一同生活,要她答应跟他拍婚纱、办婚宴,她都答应了,先前的反对在这一刻全部消失,只因为他的关心。

  原本盛怒的文景瑞蓦地止住了训话,“包含婚纱照以及婚宴?”他试探的问。

  “以及喜帖样式、喜饼口味。”温希琳接续道。“但我不要你再给我钱,也不要房子。”

  “那你要什么?”听见她不要钱,文景瑞严正以待,因为有句话是这么说的,不要钱的最贵。

  “我要这个。”温希琳站了起来,走向他,就着两人目前的姿势,她捧住他的脸吻了上去。

  文景瑞这个男人对她来说是特别的存在——好吧,她得老实说,是非常特别,他不仅是她的初恋,这段初恋还一直持续到现在。

  在还是小女孩的时候,她就一点一滴的恋上这个对自己照顾有加的大哥哥,只是还来不及长大,老天爷就将两人分开,再也没有见过面,那时还是小女生的她难过了好久好久。

  文景瑞是她第一个喜欢上的男生,到现在也是,从来没有改变。

  “答应跟你结婚、生小孩是因为希恩,也是因为你,现在答应你的要求办婚礼、拍婚纱,是因为我喜欢你。我不要你再给我钱,一毛都不要,只要你让我爱你……我陪你演场戏,你陪我作场梦,这个交易,我认为很公平。”

  这哪里公平了?那女人真的知道公平二字的定义吗?

  文景瑞站在位于信义区四十楼住所的书房里,那扇能清楚看见一零一大楼的落地窗前,一手执着威士忌酒杯,一口气干光杯中酒,另一手则烦躁地拉扯颈间的领带。

  酒气自胃部往上窜,快速烧红了脸,他的嘴唇更是炙热——她嘴唇软软的触感仍留在他唇间。

  凭良心说,温希琳喜欢他,他并不意外,因为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告白,在她还是小女孩的时候,她就曾对他说过喜欢。

  可让他惊讶的是都过了这么多年,她仍对自己有情,在他这么公事公办的谈价码之后,她竟然不畏他的冷硬和市侩,仍说喜欢他,愿意配合他演戏,只要让她……爱他。

  “还是一样愚蠢!”

  不明的火气在心头发酵,文景瑞却不晓得这份怒火从何而来,是气她这个笨蛋,还是气自己让一个明显对他动了心的女人留在自己身边?这是他一直以来极力避免的事。

  正想再倒杯酒,压下心中的烦躁,他突然听见外头传来声音。

  “哇啊!”属于女性的轻喊伴随着掉落地面的玻璃破碎声,让文景瑞将酒杯随手摆在书桌上,速速走出书房,来到客厅。

  他往厨房方向一看,只见一名穿着睡衣的女人正蹲在地上,捡拾一地碎片,他有一瞬间恍神,自己的住处怎会有女人?

  啊,是了,温希琳。今天他将她妹妹送上医疗专机,同行的还有温希恩的主治医生以及专属护士,而温希琳本人则被他拎到自己住处,亲眼看着她吃下他觉得她应该吃完的晚餐分量,这才放她去休息。

  她在自己的住处,是他让她闯进他的生活。

  “抱歉,我想喝水,不小心打破了杯子。”发现声音将他引了过来,温希琳觉得抱歉,想快快收拾一地玻璃碎片,一个没注意,细碎的玻璃割伤了手指,她痛呼一声。

  伤口很大,鲜血汨汨流出,鲜红色的血液滴落在透明玻璃上。

  这一幕让文景瑞像斗牛看见了红色的布,顿时暴怒。

  “你在干什么?!”他火大的冲上前,握住她受伤的那只手把人拖到客厅,急忙找出急救箱为她止血包扎。

  “你居然用手捡!不会找东西清扫啊?你当你的手是什么,扫把?”文景瑞不明白看见她受伤,为何心会一扯。

  很多很多的不明白,很多很多的不想去了解。

  “那个……没想到会被割到。”温希琳乖乖的坐着,让他包扎伤口,嚅嗫地解释着。

  文景瑞包扎好她手上的伤,也不打算再念她了,只想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晚还没睡,方才离开书房时是凌晨一点,而他明明早在十一点就赶她进房间睡觉了。

  抬头看向她,却意外发现她眼眶红红的,他的心冷不防一颤。“怎么了?你哭了?”

  温希琳惊讶地抬头,对上他锐利的双眼,赶紧火速低下来。“没有。”闷闷的声音带着微微的鼻音,明显哭过。

  对着他睁眼说瞎话?文景瑞眉头一皱。“琳琳,为什么哭?”

  他在意她为什么流眼泪,在意她为什么哭、受了什么委屈,怎么会这样呢?女人的眼泪对他来说应该是没有意义的,可她为什么这般不同?

  “谁让你难过了?我吗,逼你来跟我生活委屈你了?”

  “不是啦,我们就要结婚了,住在一起那有什么,不委屈。”在他的关心下,温希琳缓缓将原委说了出来。

  “因为希恩去美国了,所以我打电话到妈妈在法国的住处,想让她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,结果妈妈已经搬走一个月了,却没有告诉我。”

  今天她突然好想听听家人的声音,可是希恩在飞机上,虽然有卫星电话,但温希琳不想让聪明的妹妹听出她的异状,于是她拿出手机,拨了那组很少有机会接通的电话。

  没想到电话竟接通了,原以为总算能听见妈妈的声音,可电话那头传来的陌生女声熄灭了温希琳的希望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