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四


  温希琳从思绪中回神,“我需要时间考虑,在这之前,我想知道为什么这跟一开始说好的完全不一样。”

  文景瑞盯着她看了良久,确定这个女人意志坚定,一副非要知道他这么做的理由不可,令他有些意外。

  他的琳琳还真的长大了呢,已经不是他说什么就都乖乖答应的小女孩,不知为何,这一点没有让他恼怒,反而不由自主的微笑起来。

  “我爸死了你知道吧?”文景瑞做事向来不喜欢被询问原由,因为他不习惯交代,可不知为何,这回他却说了。

  见她几不可闻地点了点头,他继续说道:“连同他第三任妻子、小我十八岁的异母弟弟也全在那场意外中丧生,文家后继无人。于是文老先生这才想起他还有个血统低贱的孙子,我也不妨告诉你,我要你生下我的小孩,就是因为文老先生想要个曾孙继承香火,只要我给他一个曾孙,他便同意让我妈迁进文家祖坟,那是我妈的遗愿,我得完成它。”

  温希琳闻言一窒,她明白文景瑞的母亲之于他的意义,明白这件事情对他来说有多重要,这让他做的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释。

  “或许是我态度不够强硬,让文老先生以为我同意给他曾孙,他便能帮我安排门当户对的对象,干涉我的婚姻,哼,他到底凭什么?”文景瑞完全不掩饰他的不悦,他在温希琳面展露内心的想法,毫无保留的将所有事情告诉她。

 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,但他就是说出来了,而话一出口,压在他心头的烦躁之气就这样消失了。

  “我想既然我们会结婚、会生小孩,那么多一场婚礼公开这件事,会省去以后很多麻烦。”

  没有问他省去什么麻烦,温希琳知道他对爱情、婚姻的不信任,他只相信自己,不相信太过虚无飘渺的感情。

  “是这样啊。”温希琳笑了笑,理解了。“原来是这样啊……”

  这时,护理人员在他们面前出现,提醒两人一切都已准备好,要两人各自前往做检查。

  “先做健检吧。你好好想想,我可以等。”文景瑞起身,自行跟着护理人员走向自己的检验间。

  温希琳茫然地跟着另一名护理人员走,脑子里仍想着文景瑞要她做的事,她觉得很为难……

  “噢!”她痛叫一声,低头一看,只见护理人员正在为她抽血。

  看着鲜红色的血液缓缓流入针筒,温希琳叹了口气。

  妹妹出生后,母亲依旧天真浪漫,根本没有做好当妈妈的心理准备,她跟妹妹的爸爸的感情没有维持太久就分开了,妹妹跟着母亲姓温,母女三人一同生活。

  可母亲很快又投入下一段感情,遗忘了女儿,很快的,她就知道自己不得不坚强起来,为了还小的妹妹好好努力,尤其是四年前母亲再婚,带着外公给的钱一去不回头后。

  温希琳靠着接翻译和家教养活自己和妹妹,说起来她优秀的外文能力还得归功于文景瑞小时候的教导,否则她一个没有出过国,仅靠自己自修的人,怎么有办法精通意大利文和俄文呢?法文虽不到精通,但听说没有问题,也幸好她还有这项才能,能勉强赚得温饱,不然姊妹俩早就饿死街头无人问了。

  她被现实压得喘不过气,没有作梦的本钱,一切实事求是,但就算这样,她还是女人,对未来、对丈夫仍有憧憬,她也曾想过有天会为一个男人披上白纱,嫁给那个人,共组家庭。

  每当夜深人静,独自一个人坐在计算机前挑灯夜战时,她多次在休息时间幻想过自己披着白纱,而在前头迎接她的,就是她的初恋对象——文景瑞。

  是的,她喜欢这个男人,所以她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他拍摄婚纱。

  他不爱她,他做的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利益,在知道这点后,她没有办法在镜头前假装,因为她的感情是真实的。

  拒绝他吧。她想保留自己最后一点点、一点点的梦想。

  温希琳抽完了血,做完一切的检查并与营养师谈过后,她剥掉手肘上压着的止血棉,丢进垃圾桶,出了诊间,她走向坐在大厅,从头到尾都很忙的文景瑞。

  他已经做完自己的检查,此时正低头看着手上的文件,脸色不是很好看。他真的很忙呢,不是忙着看手机就是看文件。

  “检查做完了,我也考虑好了——”温希琳坐在距离他间隔一个空位的位子,保持好安全距离之后才有胆子开口,毕竟拒绝这个男人需要一点勇气,尤其她还没有拒绝过他。

  谁知话还没说完,文景瑞突然将手中的文件往两人中间那张沙发上一砸,发出好大的声响,接着铺天盖地的责骂直接朝她涌来。

  “你到底怎么照顾自己的?血红素不足、肝指数异常,还有贫血……根本浑身都是病嘛!”

  健检报告这么快就出炉了?温希琳惊讶不已。

  “呃……正常来说不是要等一个星期吗?”怎么她才跟营养师聊半小时,就什么资料都出来啦?

  对着她满江红的健检报告,文景瑞脸都黑了。“他们问你上次在十二点以前上床、睡足七小时是什么时候,你的回答是不记得?!”他可以说是咆哮了。

  “我今天就安排温希恩去美国,你立刻搬来我住处——任何借口我都不想听,我会亲自盯着你吃东西,还会给你找教练锻练你的身体,你死定了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