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二


  文景瑞冷眼看着心虚的温希琳,思索了会后决定道:“既然温希恩醒了,那么我来安排,送她去美国就医。”

  温希琳惊跳起来。“为什么?!”这哪招?什么发展?

  “我认识一名在霍普金斯执刀的心脏科权威,只要安排一下,温希恩今晚就能上医疗专机赴美,她的病历日前我已经传过去,虽然不能让她再继续练体操,但起码能让她跟正常人一样。”他神情淡漠的说着自己这两天所做的事。

  一般人听见文景瑞说这话肯定会先竖起防备,觉得他这样做的目的绝对不单纯,可温希琳闻言却是大受感动,用水汪汪的眼睛望着他。

  “景瑞哥哥,你真的没有变。”还是那个戴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面具,其实本性善良体贴,会照顾人的大哥哥。

  这一瞬间,温希琳想起了小时候,一同生活的那三年,她像个小跟班跟在文景瑞身后,就算他跟文叔叔处得再不好,争执得再激烈,或是跟她母亲处不来,也不曾因为大人的事而迁怒于她。

  自小就被忽略的温希琳头一回感觉到被人疼惜,被人照顾,被人关心的滋味,就是从眼前的男人身上得到的——他特地为她煮面的那一次。

  因此重逢之后,当他知道了自己的难处,开出了惊人的条件才愿意施以援手,除了自己真的需要那笔钱之外,温希琳觉得他一定是有困难,才会签下这个诡异的合约。

  她看着自己的眼神祟拜又信赖,一点防备的意思都没有,即使他提出要她生下小孩才给钱救温希恩,她仍盲目的信任他,真是够蠢了。

  “我只是不想自己的权益受损罢了。”文景瑞清了清喉咙,否认道:“你照顾温希恩,就不会照我要求的生活方式过日子,定时用餐、运动、充足睡眠,这些你肯定都办不到,既然如此,我花点小钱解决这个麻烦,你眼不见为净,对你我都好。”

  才感动一下,就立刻被他市侩的话语泼了一身冷水,温希琳瞪大眼睛,大叫。

  “希恩才不是麻烦!”

  真像小孩子,小时候被他一逗,她也是一副瞪大眼睛否定的模样,文景瑞眼带笑意,可表情仍未变。

  “你没有因为她而迟到?拖延到我预定的健康检查时间?”文景瑞故意语气一沉。

  温希琳被噎住了,完全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看吧,她是麻烦。”他下了结论。

  带着欲言又止的复杂神情,看着这表现得冷酷无情的男人,温希琳为他感到哀伤,可更多的是心疼,因为她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他防备又尖锐的性格,让本质善良的景瑞哥哥变成这个样子。

  他不相信人类的感情。

  在彼此的父母分离前,他带着讥讽的笑意对她说:“人类的感情是最不可相信的东西,亲情?哈,世上唯一会爱我的人就是我妈,而她已经死了!爱情?更可笑,我妈相信我爸爱她,可当我来到这个地方,才知道我爸根本不记得她是谁,更不用说我刚来时我爸有多爱你妈,爱到连不是他的孩子都愿意接受,结果呢?还不是说爱上别人就爱上别人。”文景瑞从来都说“这个地方”,不说那是家。

  文渊华和温雅的婚姻原本是很幸福的,两人沉醉在爱情里无法自拔,可后来在在家长的催逼之下,文渊华外出工作,减少了陪伴妻子的时间。

  于是同为爱情动物的两人动摇了、怨怼了、争吵了。

  也不知是谁先开的头,当事情掀出来时,文渊华已经搞大了年轻秘书的肚子,说爱她爱得要死,一定要对她负责,而温雅则与小自己四岁的游泳教练打得火热,两人都吵着要离婚,最后不欢而散,维持了三年的婚姻正式画下句点。

  温雅带着温希琳搬离了文渊华名下的房子,而文渊华一心要跟新欢组小家庭,自然不欢迎一个十多岁的儿子成为家庭成员,便要他一个人生活,给他一笔钱将他打发走了,文景瑞顿时变成了没人要的孩子。

  当温希琳知道这件事情时,是温雅跟文渊华离婚后一年。

  知道文景瑞一个人生活,她心疼不已,一起生活了三年,她很清楚文景瑞故作坚强的外表下有多么害怕孤单。

  “叔叔、叔叔,你知不知道景瑞哥哥现在在哪里?我、我想见他……”她跑去求文渊华告诉她文景瑞的住处,想去看看那曾经照顾过她,没有让她饿到、冷到的大男孩。

  “我很久没看见他了。”文渊华满心喜悦的迎接新生命,甫出生的儿子小小的很可爱,以至于完全没有闲暇注意独居的长子,那个不在期盼中出生的孩子,他一点也不在乎。“地址?我不知道,你去问我的秘书。”

  待温希琳寻到他的住处,才从房东口中得知文景瑞早在半年前就退了租,也不知道去了哪里,这件事文家竟然没有半个人发现,也没有人在乎,让温希琳为他更感到难过和心疼。

  本以为这一辈子都不会再见面了,可如今他们又碰面了,景瑞哥哥变了很多,可本质上她觉得没有变,尤其他还是喊她琳琳,而不是温小姐。

  突然间她笑出声来,改变了两人之间因温希恩而起的小小争执,化解了紧张的氛围。

  笑什么?文景瑞本想质问,可看见她与小时候不同,属于成年女性的柔媚笑脸,一时间失神了。

  小女孩真的长大了呀……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