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“希恩醒了,我因为太开心,加上一系列的检查让我忘记吃饭……谢谢你先预支两百万给我,希恩才能得到更好的照顾,否则我不知道她醒不醒得过来,她现在醒了,真是太好了!”原本还有些紧张、心虚,可提起清醒的妹妹,温希琳便掩不住喜悦,笑容爬满脸,话匣子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文景瑞看她那副笑脸,眼神一沉。平心而论,温希琳的容貌遗传自美丽的母亲温雅,白皮肤、大眼睛'红润的嘴唇,她年纪越长,五官跟温雅越是相似,可气质和性格偏偏差了十万八千里,给人的感觉完全不同。

  跟张扬任性,如玫瑰般艳丽的温雅不同,温希琳个性柔软,她总是笑脸迎人,用笑容面对一切,对于那些不公平的对待,她只会笑。

  文景瑞压抑不了自己的思绪,想起多年前的回忆——

  回到父亲身边后,他很快就发现文渊华虽不是个尽责的父亲,却非常愿意花钱,他被送进好学校、上补习班,让各种课程排满了他的生活。

  这么一来,父子俩几乎很少碰到面,也许这便是文渊华的企图吧,不想见到一个年轻时逢场作戏生下的儿子。

  失落当然有,但受好的教育、好好念书是母亲的希望,这样他就不用再为了生活偷偷摸摸的当童工,还被人压榨欺负,所以他一直很努力。

  文景瑞如海绵般迅速吸收着知识,父亲的冷待、爷爷的不认同令他将心思全放在课业上,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出人头地。

  即使是暑假,文景瑞的时间也全被课业占满,某天晚上十点,他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住处,已经累到没有力气说话。

  一踏进玄关大门,客厅里黑漆漆的,连个声音都没有,他这才想起父亲跟继母去N度蜜月了,是今早的飞机,此刻当然不在家中。

  文景瑞累得只想躺回床上好好睡一觉,什么都不去想,就在他摸黑走回自己房间时,却在门口被个软软的东西绊到,差点跌死。

  “什么东西!”这一绊让他睡意全消,只剩下火大,他伸手摸索墙上的电灯开关,一拍开,就看见抱着身体,在他房门口蜷缩成一团的小女孩。

  是了,家里还有一个“妹妹”。

  “温希琳,你在这里干么?”文景瑞粗声粗气地道。

  “哥哥,你回来了!”温希琳揉了揉眼睛,开心的露出微笑。

  “你自己房间不睡,睡我房间门□干什么?”

  “……妈妈说我不能出去,叫我等你回来。”面对少年明显的不耐烦,她一百零一次傻笑以对。

  “等我回来唱摇篮曲给你听吗?”文景瑞讥讽。“还是要帮你包尿布?”

  温希琳露出尴尬的笑容,嗫嚅着说不出话。

  文景瑞实在觉得很奇怪,他来到这里以后从来没有给过这小女生好脸色看,她怎么还是来找他?

  突然,一阵从肚皮发出来的咕噜声让他呆愣的瞪着温希琳,只见她脸红红,一脸的不知所措。

  看着眼前这个十岁,目前就读小学四年级的小女生,根据她刚才欲言又止的话语,以及发出饥饿声响的肚皮,文景瑞得到一个事实——

  “早上我七点多出门去补习班的时候,爸和你妈还在家里,他们早上十点的飞机,八点左右出门……他们就这样把你丢在家里?”他慢悠悠的说完,就见温希琳手上捏着发皱的数张千元大钞,唇一抿,再也笑不出来。

  那对夫妻什么都没准备,只给钱,再简单交代一个小学四年级的孩子要等哥哥回来。

  从一开始,文景瑞就觉得继母对待自己的小孩方式像在养宠物,温雅还是个非常不负责任的饲主,开心就玩两下、疼一疼,一旦有更在乎的事物就丢下女儿自顾自的玩去了,孩子饿了没、冷了没,她全然不在乎,完全没有想到女儿才十岁,还需要人照顾。

  文景瑞还记得在他上国中前,母亲的视线总是会跟着他,怕他不见、怕失去他,即使生活不富裕,可母亲担心他冷了、饿了,把能给的一切都给了他,他不曾被丢在家,孤单守着偌大的房子,而这个小女生就这样被丢下,没有人照顾她,连饿了也痴痴的等,不敢求救。

  陌生的情绪在胸口翻搅,文景瑞不知道那是什么,可他却清楚的知道,自己再也无法用那么恶劣、排拒的语调对她说话。

  “你今天有吃东西吗?”盯着眼前的小女孩,他语气缓和了不少。

  温希琳摇了摇头,不知该如何是好,她不敢露出委屈的表情,或者该说已经习惯了,不认为这是委屈。

  强烈的情绪冲击着文景瑞的心,他气温希琳的傻,气父亲和继母的不负责任,这样把一个十岁的小孩丢在家里是合法的吗?!她应该要报警、对家暴专线哭诉,看那对不负责任的夫妻还敢不敢这样对待她!

  “他们没有准备吃的给你吗?你没去厨房找?”文景瑞不知该如何压抑窜上来的情绪,焦躁地抓着小女生的手往厨房走。

  “哥哥,你很累了,我不用吃没关系,你快去休息。”意识到自己麻烦别人了,温希琳体贴的说。“你快睡觉,明天还要补习。”

  文景瑞心又暖又酸,想不到妈妈死了之后,还有人会关心他累了,需要休息,而很可笑的,关怀他的是个饿了一天的小女生,他们这样算不算半斤八两?

  “累也要找东西给你吃,你想长不大吗?都饿一天了。”文景瑞不管她的推拒,硬是拉她去厨房。

  冰箱里只有冰镇的啤酒、香槟,过期了一个月的牛奶,食材嘛……一片未退冰的冷冻牛排,连颗蛋都没有,倒是有包面条以及各种调味料。

  “算了,将就点吧,我下碗面给你吃。”文景瑞拿出面条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