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文景瑞见状才明白,这个小女孩虽然跟母亲住在这里,还有看似疼爱她的继父,却一直觉得自己是局外人。

  他懂这种感觉。

  出生至今,他总算见到了亲生父亲,并来到父亲身边,可他觉得自己也是个局外人。

  他们都一样。

  突如其来的恶心感令温希琳蹲下身,靠着马厩角落吐了起来。“呕……”

  她吐出来的全是黄色的酸水,没有半点食物,温希琳这才想起来,她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。

  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?前天妹妹突然休克送医,到现在仍在昏迷中,她忙得团团转,根本没有时间坐下来吃东西。

  啊,是了,上一次吃东西是妹妹比赛前,跟妹妹一起吃的面包……难怪她什么都吐不出来,经过那么长的时间,早就消化光了。

  “呕……”恶心感仍未平复,温希琳继续吐着胃中翻搅不已的酸水,散落在颊边的发丝沾染到了秽物,她连忙翻找包包中的卫生纸,同时也想将颊边的头发拨到身后,整个人手忙脚乱。

  “拿着。”

  折迭成四四方方的干净手帕递到她手边,感觉到散落的头发被人轻柔地拢起,接着是属于男人的手掌在她背上轻拍。

  温希琳已经不记得多久没有在自己不舒服、生病时,被人这样关怀,许是心里大受感动,抚平了生理上的不适,恶心的感觉渐渐消失,她不再吐了。

  接过干净的手帕擦了擦嘴角,还未来得及对照顾她的文景瑞道谢,一瓶未拆封的矿泉水就递到她手边。

  “漱个口吧。”文景瑞在她开始呕吐后便招来在马场工作的员工,要了瓶矿泉水,好让她清理自己。

  “谢谢。”温希琳感动于他的体贴,微微一笑。景瑞哥哥还是跟以前一样,看起来很冷淡,其实是个温柔的人呢。

  快速地漱了口,她用手帕按压嘴角,想要快速站起来,表现出没事的模样,不想让自己在他面前虚弱狼狈,没想到眼前蓦地一黑,晕眩感迅速来袭,眼看就要倒下……

  “你低血糖的毛病一点都没有改善吗?”文景瑞皱眉伸手扶住快要倒下的她,口气不是很愉悦,眼睛再瞟到马废边缘,那一滩只有酸水,没有任何固体残渣的呕吐物。

  想到温希琳自小就有个坏习惯——即使再饿她也不会喊一声,如果被母亲遗忘了,她也会跟着遗忘自己,他从以前就厌恶她这样的恶习,不会照顾自己,也不懂得争取。

  “你今天吃了什么?或者我该问你昨天有没有吃东西?”文景瑞咄咄逼人的问。

  本想说她有吃,可在文景瑞警告的眼神下,温希琳只能老实地回答,“我没胃口……”

  “没胃口也要吃。”文景瑞嘱咐从马厩赶来,负责照顾时光的教练带走马儿后,便拎着虚弱得快要倒下的温希琳往倶乐部主塔走去。

  温希琳小他四岁,今年也有二十八岁了,一个二十八岁的女人怎么重量感觉跟她十几岁的时候没有什么分别?

  她到底在搞什么?都这么大了还是不会照顾自己吗?

  “你在搞什么?几岁的人了还不知道要爱惜自己。”文景瑞忍不住数落她。

  “我……”温希琳想为自己辩解,可她头好晕、好不舒服,嘴一张,又吐了。

  这一回没能来得及转身吐在角落,而是直接以喷泉般的姿态,将酸水吐到文景瑞精致干净的马术装上头。

  “对、对不起……呕……”越紧张,胃中冒出的酸水越是止不住,温希琳吐得一发不可收拾,不只吐了他一身,连自己身上也沾染了不少。

  文景瑞阴沉着脸等她吐完,等到她再也没有继续吐的迹象后,他才静静地开了口,“跟我到房间打理一下你自己,然后我们再坐下来好好谈。”

  温希琳不曾来过马场倶乐部的会员房间,应该说,这间倶乐部她也是第一次来。

  被文景瑞带到私人的专属房间,被嘱咐进浴室打理自己,她万分抱歉地看着狼狈程度不下于她的文景瑞,表示她可以等他先清理。

  “不要让我说第二次,去、洗、澡,你又臭又脏。”

  对欸,她不只没有吃东西,也没有洗澡,真的很脏,方才又吐了一身,温希琳想想也是,就进了浴室。

  她不用烦恼换洗衣物,倶乐部的人会送来合她尺寸的衣服、鞋子,从里到外一应倶全。

  就在她整理好自己,干净清爽地离开浴室来到房间内时,文景瑞已脱下马术装,换上一身优雅休闲服,坐在摆满食物的桌子前低头凝视手中的文件。

  温希琳心一热,想着她的景瑞哥哥真的没变,满桌子的食物一看就知道都是为了她而准备的。

  察觉到房间内的异样,文景瑞抬起头一看,看见打理干净但仍难掩虚弱的她,眉头一皱,声音低沉道:“坐下来,吃东西。”

  温希琳听话地坐下来,拿起刀叉,吃起面前那一盘意大利面。

  面很好吃,是她吃过最好吃的意大利面,而文景瑞一边看着手中的文件,一边还分菜到她面前的盘子里,肉、鱼、色拉,低声吩咐要她吃完,就跟小时候一样,用心照顾着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