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一道嗓音传入耳中,温希琳讶异地抬头,望向那名说话的男人。

  他个子高高的,一身马术装扮,还牵着一匹黑亮的马,因为他背对着夕阳,让哭得泪眼婆娑的她一时看不清面貌。

  他是谁?为什么跟她说话?他有什么目的?

  温希琳揉了揉眼,这才看清男人的样貌。他的轮廓极深,浓黑的剑眉可以看出他强烈的性格,炯亮的双眸里没有太多情绪,他五官深邃、鼻梁高挺,薄薄的唇噙着浅笑,笑意却未达眼底。

  这个男人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可他的五官却让温希琳感觉似曾相识。

  “一千万够不够帮你?”文景瑞把玩着手中的马鞭,慢条斯理地问。

  “太多了……”温希琳直觉回答,希恩的病不需要花到一千万。

  文景瑞闻言笑了出来,对眼前的女人越加满意。“温希琳,你真是一点也没变。”还是那么的单纯,那么的蠢。

  方才男人对她说话时,她还呆呆的不明所以,可现在这人精准喊出她的全名,瞬间让她回过神。

  “你是谁?”温希琳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个男人,“无缘无故的,为什么愿意帮我?”而且还开口就是一千万。

  文景瑞松开时光的缰绳,伸手探向温希琳,拉起跌坐在地上的她,让她在他眼前站好。

  “我叫文景瑞。”说完,文景瑞满意地看着她充满眼泪的双眸倏地睁大,从疑惑转为惊愕。

  很好,她绝对是想起他了。

  “我太失望了,你竟然忘记我,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呢。”他笑容和煦,表情也是温和无比。“琳琳,我们来谈桩交易吧,我给你一千万,让你去救人,而你跟我结婚,帮我生个小孩。”

  这几句话像核弹般在温希琳脑中爆炸,她小嘴微张,呆呆的看着眼前英俊帅气的男人。

  “景瑞哥哥……”

  “很高兴你记得我,如何,你的决定?”文景瑞噙着笑,一点也不觉得她会拒绝自己的要求,即使那有多么无理。

  他怎会这么有把握这女人不会拒绝呢?呵,因为他很了解她,毕竟温希琳的母亲是文渊华三段婚姻中的第二任妻子——他跟眼前这个女人曾经是一家人。

  * * *

  从文景瑞有记忆起,母亲便告诉他,他是父母的爱情结晶。

  “可惜你爷爷不喜欢我。”不被心爱男人的父亲接受,母亲憔悴的脸庞笑得苦涩。“我比你爸大五岁,我们恋爱的时候他才十八,还是个学生,而我无父无母,只是一个连高中都没念完的孤儿,为了你爸爸好,我答应你爷爷离开他,你爸爸不知道我离开的时候有了你。景瑞,如果你爸爸知道你的存在,他一定会很开心,一定会很疼你。”

  这世界上文景瑞最爱的女人就是母亲,也只有母亲说的话他深信不疑,母亲对他的期盼他会拚了命去完成,母亲要他做的事他也一定会去做。

  当他母亲得知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全身,时日不多后,便要他在自己死后回文家认祖归宗,跟爸爸姓文,受好的教育。

  文景瑞照着母亲的遗愿一一执行,母亲过世没多久,他在社工的帮助下辗转联络到生父,并与之碰面,当时的情况却跟母亲所深信的完全不同。

  “你真是我儿子 ”文渊华惊呼,一脸不敢置信。

  这质疑文景瑞出身的问句,立刻摧毁了母亲长年以来告诉他的——他们很相爱,若不是因为父亲家里反对,他们会是非常幸福的一家人。

  “你妈叫什么名字?啊……啊啊,是,我想起来了,她说你是我儿子?真的假的?”文渊华搔搔头。

  生父毫不掩饰的错愕和隐隐的排拒并没有逃过文景瑞的眼。

  “你说的是什么话啊!”跟着文渊华一同出现的是个年轻美丽,看起来绝对没有三十岁的年轻女人,她瞪了他一眼,不满的说。

  跟长时间工作而身形乾瘦、头发枯黄的母亲不同,眼前的女人皮肤白皙光滑,眼角没有半分皱纹,头发乌黑亮丽,身上的衣物是新的、干净的,没有半点洗旧或者是脱线的痕迹。

  反观自己,身上穿的是一件洗到褪色,还有几个小破洞的旧T恤,指甲也不若父亲以及那名美女的干净,上头残留着他暑假时在工厂打工,根本洗不掉的黑油垢,只要一眼,他就明白自己和他们是不同世界的人。

  “他长得跟爸一模一样,百分之百是你们文家的小孩,文渊华,你连自己爸爸年轻时候的脸都认不出来呀?他绝对是你儿子!”女人一边说着,一边狂捏文渊华腰间的肉。“你这个花心大萝卜,自己的小孩都不认得!”

  “别捏别捏,我有说不认吗?啧,你怎么一点也不吃醋?”文渊华立刻讨饶,见老婆没有任何不悦的反应,立刻不爽了。

  “吃什么醋呀?你的小孩就是我的小孩。”女人瞪他一眼,模样娇俏又美丽。

  “雅雅,你果然是最棒的女人。”文渊华感动地搂紧她。

  “不然你娶我干么?”女人回抱住他,两人卿卿我我、大力放闪,完全忽视文景瑞的存在。

  娶?父亲结婚了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