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福妻反扑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当他带领着波塞顿集团来到台湾时,可是引起了很大的回响,他带来的不只是一间造船厂,更让那些投资眼光独到的外商企业老板们在台湾停留,因而制造了许多投资机会,不只媒体对他感兴趣,台湾不少企业主都想接触这位人脉极广的游艇集团总裁。

  没有企业大老板的架子,也从不摆出严肃到令人望而生畏的表情,文景瑞给人的印象便是个笑容和煦,亲切好相处的年轻人。

  他的穿着也引领着潮流,米色西装外套内搭白色休闲衬衫,下身是黑色西装裤,一身简约却不失正式、时尚气息的穿衣风格,完全符合他的年纪——三十二岁,正可口的黄金单身汉。

  俱乐部经理在这个销金窟中见识过各式各样的人,自然不会因文景瑞表现出来的和善、温和,就把他视为一个好相处的人,他看得出这个男人脸上虽然挂着笑容,笑意却不达眼底。

  “文老先生竟想见我这个小辈?那我当然不能不给文老先生面子了,带路。”冰冷迅速闪过眼底,文景瑞浅浅一笑,让经理为他带路,也不多加为难。

  经理并未因此松口气,反而如临大敌,领着文景瑞走过接待大厅,来到俱乐部的三楼。

  在这间马场俱乐部里,会员都能拥有一个专属的房间,三楼的房间则是属于拥有会员资格长达三十年以上的人所有,而俱乐部的资深会员往往都是各个业界知名的人士。

  跟在经理身后,文景瑞没有要见大人物的紧张或兴奋之情,反而有股快要压抑不住的恨意,等打开了那扇古董雕花大门,进入摆设奢华的房间中,他看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,彷佛是未来之镜,眼前严肃、五官透露着凌厉气息的老人,看着就像四十年后的自己。

  压下对眼前老人的憎恨之情,文景瑞展露应对客户的那套模式,微笑道:“前辈唤晚辈来,不知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?”口吻亲切,也客套到了极点。

  文传鑫看着长得酷似自己年轻时的孙子,心情十分复杂,但更多的是欣慰——文家子孙就是该这般优秀。

  他的独子文渊华遗传到妻子的美貌,是名温文儒雅的美男子,一点也没有遗传到他的霸气凌厉,反而是这个不在他期待中出生的孙子,不只是五官肖似自己,性格上的强势、对功成名就的渴求,以及做事情的手段,在在像极了他。

  想他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华人青年,居然能够成为位于义大利的游艇集团首脑,这样的能力、魄力,可说是万中选一。

  “你爸的忌日到了,你给他上香了没?”文传鑫问道。提起早逝的独子,他神情难掩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哀痛。

  “文老先生说笑了,我从小就没有父亲。”文景瑞在老人面前态度不卑不亢,他语气和善,可回应的内容却让人无法亲近他分毫。

  “你终究姓文,是文家人,你爸也走两年了,你去上炷香吧,算是认祖归宗,往后我走了,文家的一切都是你的。还有啊,你都几岁了?还不快点定下来,生下文家长孙,传宗接代……”无视孙子的话,文传鑫自顾自的道。

  认祖归宗,将文家偌大的家业留给自己?文景瑞听了只觉得好笑,那讥讽的笑容毫不掩饰地挂在嘴角,他抛开温和的面具,视线锐利地盯着眼前的老人,想着他果然是年纪大了,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。

  在他那个多情又滥情的父亲的第三任妻子传出怀了男孩的消息后,眼前的老人就将他叫到跟前来,用着高高在上,彷佛看什么恶心虫子般的厌恶眼神盯着他警告道——

  “让你姓文已是对你最大的宽容,不要妄想本就不属于你的东西,你弟弟才是文家的继承人。”

  怎么,现在要留给他了?要他认祖归宗了?可是怎么办呢,现在的他怎会将文家产业放在眼底。

  “文家就剩你一人,你要负起责任,快生个儿子继承香火!”年过七十的文传鑫,事业江山掌握在手中,什么都不缺了,最在意的便是已逝独子的血脉还能不能延续。

  他想看见曾孙,想亲手抱一抱软软的、小小的孩子……

  “我有个老友,孙女刚从英国完成学业回来,年龄跟你相当,我安排你们见个面,以结婚为前提交往吧。”

  给你三分颜色便开起染房来了。文景瑞心想。这老头不只忘了自己说过的话,更完完全全忘了上回的见面是如何不欢而散。

  “我再说一次,我的事你管不着。”

  文景瑞很清楚这个人为何会重新将心思放在他身上,因为两年前,他的生父文渊华一家出国旅游,却不幸遭遇飞机失事而丧生,包括那同父异母,小他十八岁的弟弟。

  等文家真的后继无人了,才想到他这个从来就不受欢迎的孩子,文景瑞只觉得好笑,对着眼前的老人下最后通牒——

  “看在文渊华三十多年前的精血之恩,我再给你最后一次面子,也是最后一次告诉你,我文景瑞跟你们文家没有半点关系,你若再对我指手画脚,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,区区一个文氏金控我还不放在眼里。”他冷冷的道。

  文传鑫听到这近似恐吓的话语,严肃的五官不但不见半分怒意,反而兴奋不已,认为这样剽悍的性格才是文家人,他越看越觉得这个孙子顺眼,越想要他继承文氏金控,再为文家生下数个肖似自己的曾孙。

  “别再来烦我。”文景瑞说完,转头便走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