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爆走机车妹 >
十六


  她的死硬脾气真是气死他了!

  “好,不让夏妈妈知道。”他叹了口气承诺。“你跟我走。”

  “我能相信你吗?”她有些怀疑的瞅着他。

  不能怪她对他没信心,实在是他太爱闹她了,有时真把她给气死了。

  而且每次把她耍得团团转,气得她尖叫发脾气,他还会笑得很大声,要是不小心把妈妈引来,他又会变成一副正经乖巧学生模样,害她每次都被妈妈骂不用功。

  “这时候除了我,你还能相信谁!”他着实不满意她不信任的眼光。

  看着一脸认真的李勋,她心里踌躇着。

  在他发现她受伤时,他没有马上告诉她父母,她就知道他对她是体贴的。

  抑或者,他也察觉到她受伤的内情并不单纯?

  “你还要考虑?!”见她不说话,他火气都起来了。

  他平时冷酷不太说话,也不会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,就算遇到再大的困难,他眉头也不皱一下,但今天她完全打破了他训练有素的冷静。

  问她受伤原因,她不讲,好。

  带她去医院,她又不要,非常好。

  从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,她是第一个,他抓狂、震怒,但气的都不是她,而是自己。

  该死的他,怎么会让她受伤?为什么他没有好好保护她?

  浓浓的自责压得李勋喘不过气来,他这辈子没这么怨过自己。

  从那伤口的长度和深度,他看出对方没有因为她是女孩子而手下留情,这是她身手好、运气佳,才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。

  他不敢想像要是她有了什么万一……他该怎么办?

  虽然他在心底早认定她是他的,但她却没那么聪明的察觉到他的心意,他们还在暧昧不明的阶段,怎么可以就这样结束?

  不论那个人是谁,胆敢伤害到她,就要有勇气承受他的报复。

  “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整我?”夏实被他整怕了,只要他一踏进她房间,她就觉得自己像只被狮子锁定的猎物。

  尤其她老是猜不透他看她的眼神代表了什么,所以老是被他气得哇哇大叫,而他却只在一旁哈哈笑不停。

  “这一次我不会,你相信我。”李勋诚恳地说。

  “真的?”她对他仍有所顾虑。

  “再拖下去你的手就要废了!”他忍无可忍的大吼。

  李勋的耐性,完全被夏实给磨光,他担心得都快要死掉了,她还在那边考虑东、考虑西的,真是气死人了!

  “那么凶干么?我跟你去就是了嘛!”她被他难得的怒气吓到了,只能乖乖的点头答应。

  他瞪了她一眼,高大的身子站起,随即像在自己的房间一样熟悉,并径自打开她的衣柜拿了一件薄夹克给她。

  “喂,不要看我的衣柜!”她红着脸喊道。

  女生的衣柜有太多的秘密了,而她又习惯把干净的内衣裤放在里面,现在他没有经过她同意就打开,他一定看到她的贴身衣物了,可恶!他怎么这么像土匪!

  她虽然率性,但也是女孩子,会害羞、会不好意思的。

  要不是现在情况不允许,李勋想,他一定会忍不住强吻她。

  她难得的娇羞实在太诱人了,他得费尽多大的力气,才没有拉过她吻个够。

  “不开你的衣柜怎么帮你拿夹克。”他当然知道她害羞的原因是什么,因为他一打开衣柜就看到了那些粉色系的蕾丝内衣裤,他看了不免楞了一下,顿时气血翻腾。

  唉!基本上男人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是没有定力可言的。

  “走了。”帮她把夹克穿好,他领在前头,率先下了楼。

  “夏妈妈,我带夏实去买几本参考书,晚点再送她回来。”他以完美又安全的藉口,顺利的让她溜出家门,而她受伤的事情,也没有让夏凡和季雪发现。

  第六章

  “痛痛痛痛……轻一点、轻一点,妈的,我叫你轻一点你听不懂国语吗?”李勋疯了似的吼着,而被他吼的中年男人却文风不动,一派自在的忙碌着。

  “勋,到底受伤的是你还是那位小姐啊?”李鹏觉得好笑的询问气急败坏的儿子。

  刚刚他一回来,就着急的吼叫着,搞得盟里上上下下全动了起来,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。

  结果,原来是儿子喜欢的女孩子受了伤,他心痛如绞、心急如焚,正吼着要盟里的医师出来。

  真有趣,养了儿子十八年,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儿子失控咧,而且对象还是为了一个清秀的女孩子,他还以为儿子对女孩子没兴趣呢,谁教他平常对女生的态度总是冷冰冰的,哪像现在这样,一看就知道他热血沸腾。

  “小姐不痛,因为你替她痛了。”中年医师凉凉地调侃,还别有深意地瞄了眼气急败坏的李勋。

  “不是有打麻醉了吗?怎么会痛?”夏实勇敢的看着医师在她手臂上缝合伤口而面不改色。

  她看得兴致十足,倒是站在她旁边的李勋显得脸色苍白,一副比她还痛的模样。

  “当然不会痛喽!小姐请放心,我的技术好得很,绝对把你的手缝得美美的,等拆了线我再帮你美容,保证看不出缝过的痕迹。”中年医师滔滔不绝地说着。

  “最好是这样,白叔叔。”李勋咬牙切齿地道。

  从他有记忆开始,白叔叔就是盟里的御用医师,盟里不论谁受了伤,小至跌打损伤大到严重的刀伤,通通由他一手包办。

  而他从小到大,全身上下的每一处伤口,也都是由白叔叔亲自照料的,因为和他们父子的互动频繁,甚至连他几岁开荤他都知道。

  李勋他小时候就是个调皮鬼,而白医师最喜欢把他逗得哇哇叫,连他长大了也不例外,老是以挑起他的怒火为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