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爆走机车妹 >


  又有人劝她说他们学校的剑道师资并没有很好,她的回答则更绝——“最好的老师就在我家啊!如果有需要我还可以请我老爸来学校训练、训练社团里的团员,包准他们一个月之内剑术突飞进。”

  的确,夏凡是目前台湾第一的剑道高手,也是最好的剑道教练,他只开班授课,从不接受聘请担任教练,因此,他的学员非常多,甚至不惜远道而来只为了上他的课,每一个学员都是抱着强烈的决心向他学剑,当然,每次上课都会被他“电”得很凄惨。

  对夏实来说,老爸的斯巴达训练方式根本吓不了她,因为她早就习惯了。

  “噢,那……那要怎么办?”夏实润了润乾涩的唇,紧张的问。

  这所高中是离她家最近的学校了,她想念这所学校已经想了很久,但因为入学成绩太高,她只好放弃,想不到在国中毕业前半年,教练到学校找她,让她以体育资优生的资格保送入学,这种好事她哪可能不答应?

  上课时间七点半,她可以睡到七点再起床,刷牙洗脸、穿好制服后,再用跑的到学校,这么幸福的生活,噢!她一定要留住。

  可是她的成绩实在太难看了,她也知道。

  “所以我们想了一个办法,夏实,你必须把你的成绩在下一次考试时补回来,不然你绝对不可能升上二年级的。”

  “可能还会直接退学。”教练说出最严重的情形。

  “退学!”这可不是开玩笑的,念书念到被退学,这么丢脸的事情,老爸知道了绝对会砍死她的啦!“我不要被退学!”夏实握着拳头大吼。

  “好,教练看出你的决心了。”他欣慰的点点头。

  “我们帮你找了一个家教,你得认真的念书,不要让我们失望。”班导师语重心长地道。

  闻言,她一楞。“家教?”

  “是啊,我们请李同学利用放学后的时间,到你家帮你恶补课业,难得他愿意帮这个忙,你得努力才行。”教练拍拍她的肩说。

  “李同学?”一听到这个姓,她就有股不好的预感。

  “你得叫李学长,也就是李勋李学长,他答应找时间替你补习,一直到他毕业为止,他会把你的课业救上来的。”

  “李勋!为什么是他?”她不敢相信的大叫。

  “李勋是我们学校成绩最好的学生,让他教你是再适当不过了,我已经把你家的地址给他,他晚上会直接去你家里。”

  “没错,而且我们也向你妈妈提过了,她非常赞成这个提议,答应从今天起每个星期一到五晚上八点让你上课。”班导一想到有这么体贴又配合的学生家长,就感动不已。

  效率未免也太好了吧!马上就跟她妈讲,厚,根本就是强迫中奖嘛!

  “叫你来只是告诉你这个决定,李同学只是义务帮忙,并不取任何家教费用,你要好好谢谢人家,知道吗?”剑道教练对她晓以大义。

  “知道了。”夏实双手握拳。

  她当然会好好的“谢谢”他一番。

  “好,那没事了,你先回教室去。”很快闪出办公室的夏实,并没有往自己的教室方向走去,反而走向高年级,来到李勋的班级。

  “李勋,你给我出来!”她在他的教室门口,石破天惊的大吼。

  “李勋他在顶楼哦。”一个三年级的学姊拍拍她的肩膀。“那个书呆子一到中午就会到顶楼去看书,你到顶楼就可以找到他了。”

  她话才说完,只见夏实立刻咻一声跑走,只来得及丢下一句,“谢谢。”一来到顶楼,夏实一脚踹开铁门,一阵凉风迎面吹来,吹走不少闷热的暑意,却吹不走她心中的怒火。

  一踏上顶楼就看到那家伙躺在地上——睡、午、觉!

  还看书咧?屁啦,根本都是骗人的。

  “李勋!”她气冲冲的跑向他,一把拿开他覆在脸上的书本。“你给我起来。”她双手揪着他制服的衣襟,粗鲁的把他吵醒。

  睁开一只眼,李勋一看见那张气红的小脸,顿时睡意全消,立刻精神一振的坐直身子。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他好奇的问。

  “老娘神通广大不行啊?”她双手擦着腰,不爽地道:“你给我说清楚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什么事情要说清楚?能否麻烦你说清楚一点。”他有礼的询问,精明的眸眼发亮着。

  没载眼镜的李勋,那股邪气和嘴角勾起的坏坏的笑容,就像在脸上标明了——我很奸诈,四个大字。

  “你还有脸问我?”夏实不敢相信地看着他。“当我的家教是怎么一回事?说你有什么企图?”

  “原来是这件事。”他了然的一笑。

  看来老师们已经告诉她了。

  他今天经过教职员室,不巧看见夏实的班导和社团教练,脸色难看的讨论着事情,他不经意听到了他们谈话的内容,害他差点忍不住破功笑出声来。

  夏家女侠身手了得,剑道无人能出其右,但就是成绩太难看,恐怕升不了级,两位老师直觉想到要替她补习,却又卡在时间的问题,没法亲自督促。

  所以,他毛遂自荐,替两位老师解决了一道难题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