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爆走机车妹 >


  第一章

  长腿飞快的奔驰着,夏实跑得像在逃难,一瞬间左闪右躲的,忙着躲那后头死命追赶的父亲大人。

  “老爸!很多人在看啦,不要打了!”夏实边跑边求饶。

  “你还敢跑!你这个不孝女,给我站住—”夏凡身穿日本剑道道服,右手捉着剑,左手捏着夏实的月考成绩单,气得涨红脸的他一路追杀。

  不跑的是傻蛋!

  她当然不可能乖乖听父亲的话站住,反而发挥她飞毛腿的功力,跑得更快,一下跳过椅子,一下又跃过桌子,要不是夏凡在她身后追打,其他人见了莫不要为她惊人的运动神经起立鼓掌叫好。

  “你数学竟敢给我考八分!”长剑一挥,花瓶匡啷一声破了。

  呼,好险没有被老爸打到。

  “我上次考三分,我有进步耶!”夏实找死地邀功。

  夏凡听了差点没气得脑溢血。

  从三分进步到八分有什么差别?她大小姐还一副很了不起的模样。

  “你还敢说!我非打死你不可。”夏凡再次提起剑,凶狠的朝女儿挥打过去。

  “哇!我跳—”夏实惊险的闪过父亲的攻势,好里加在的拍拍胸口。

  要死了,那一下打到铁定痛得她哇哇叫,臭老爸,还真是铁了心要痛扁她一顿咧。

  偌大的剑道馆内,学员们正坐在榻榻米上,目瞪口呆的看着他们剑道三段的夏老师追打女儿,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。

  孽女!夏凡气喘吁吁的以剑支地,站在原地喘息,与女儿猫似的眼眸对峙着。

  夏实也同时站定,动也不敢动的盯着父亲的一举一动。

  这时候出奇不意的出手,才能达到致胜的关键,谁能掌握先机,就是谁赢……

  “你们父女俩闹够了没啊?”

  “妈—”夏实动作神速的扑进母亲大人怀里,哭诉兼告状。“老爸要打我。”老爸最怕的人就是老妈了,也不知道为什么,英勇、威武的老爸,就是拿温柔的老妈没辙,老妈说话老爸从来不敢还口,所以,只要被老爸打的时候找老妈讨救兵就对了。

  “你这小鬼还敢告状!”夏凡见状不禁又气红了眼。

  “又怎么了?”季雪好笑的摸摸女儿俏丽的短发。“你又惹你爸生气啦?”

  “哪有!”夏实嘟着嘴反驳。“妈,我考试有进步耶,老爸还要打我。”

  “那一定是你进步的不够多,所以你爸才会生气。”季雪笑得很温柔,脸上没有一丝怪罪的神色。

  “好了,大家休息一下,我煮了绿豆汤,快出来吃。”季雪话还没说完,正坐已久的学员们立刻站起身,伸伸酸麻的腿,一窝蜂的走出道场,喝绿豆汤去了。

  “妈,我就知道你最开明了。”夏实谄媚讨好的甜笑着。

  “雪,你不能老是这么宠她。”夏凡不满妻子插手,却又不敢太明目张胆的生气抓狂,只好把满肚子的火气强压住。

  死小鬼,国文五十分、数学八分,其他科目没一科超过五十分,进高中的第一次月考成绩就满江红,这能看吗?

  这种成绩拿出去给人家看,会笑掉人家大牙的!

  “小实不喜欢念书你不是老早就知道了吗?”季雪好笑的开口,“从小就教她玩剑的人可是你哟!”也就是说,夏实今天之所以这么好动爱玩且不爱念书,他这个做老爸的要负很大的责任。

  被爱妻这么一说,夏凡顿时哑口无言。

  在夏实还只是个会爬的小宝宝时,他送给女儿的第一件玩具就是一把竹刀。

  当附近的小女生都在玩办家家酒和芭比娃娃的时候,夏实则穿着道服,双手拿着竹刀,在道场里和爸爸对捉厮杀。

  对夏实来说,读书真的是一件无聊又没意思的事情。

  “对嘛,上回我代表学校比赛拿奖,老爸不也很高兴吗?”夏实嘟着嘴抱怨。

  “你考那么差还有话说!”夏凡气得吹胡子瞪眼。“去给我挥刀一千次。”要不是老爸此时的表情凶狠得像要杀人,她还真想爆笑出声。

  老爸还真是矛盾,明明对她考烂月考很生气,处罚她的方式却是叫她去挥刀一千次。

  这对她来说怎么会是处罚呢?老爸,你也太不了解你女儿了。

  “好嘛、好嘛。”夏实嘟着嘴,故作为难状,垮着脸跑出道场,在后院里做挥刀练习。

  夏实摇头叹息,这对她来说,真的一点也不难,唉……笨老爸。

  不用说,以夏实的成绩绝对是在留级边缘徘徊。

  至于,为什么说是徘徊呢?

  想当初,她在剑道方面的表现可圈可点,进入高中就读之前,就摘下全国剑道

  比赛国中组的女子冠军,遂以优异的体育成绩保送进这所以升学率着名的高中,结果不爱念书的她,才第一次月考就考出一张漂亮的满江红。

  若不是剑道社的顾问老师,千方百计的替她求情,怕才进高中没多久,她已注定被留级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