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离婚不简单 >
十五


  “咦?”许之伶疑惑地挑了挑眉,望向一脸什么事都没有的丈夫。

  李佑立仰望天花板,表示不关他的事。

  “哭什么哭啊?你刚刚还呆掉,不会反手给一巴掌啊?”妒火攻心的小天王口无遮拦。”干么抱别人哭?你给我过来!”不由分说,把抱着许之伶委屈痛哭的小璇

  然后带着杀人般的眼神,瞪着李佑立。

  许之伶看看丈夫,再看看一脸尴尬的经纪人,以及抱着小天王委屈痛哭的小璇,她突然被这情况弄得噗哧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不管她老公做了什么,似乎推了这一对一把……

  “你怎么把小璇吓哭了呢?真是的!你不要闹了啦,璇,我把坏人带走,你别哭喽。”她把小助理留下,带走大魔王。

  “也不是她……”李佑立咕哝两声。那丫头的反应──怎么会是这样?她不是爱慕他吗?干么哭啊?

  他的助理说他的举止让她想吐,老婆的助理却被他吓哭,他……

  “老婆……我很可怕吗?”李佑立一连在两个女人身上失败,不免怀疑起自己的魅力。

  “嗯……在某方面来说,是。”许之伶不能违背良心说谎。”妈说严文半夜常常作恶梦……”在工作上,他严格到可怕的地步。”你刚刚做了什么啊?让小天王气得快把你杀了,你听说那对小冤家的事了?才故意欺负小璇的吗?”许之伶好奇地追问。

  这算是他误打误撞吗?

  “男人意识到有竞争对手,才会出手。”他随口唬烂两句。

  “噗,这也是啦,应该不久就会听见小璇的好消息……我快笑死了……”

  一边说,一边走向停在附近的车,李佑立为她打开副驾驶座的门,她轻巧进入,他绕过车头去开车。

  低头,敛去眼中的焦虑。

  到底是谁啊?烦死了──不要被他找到,可恶!

  滴铃滴铃,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  手机屏幕闪着的“无来电号码”,让许之伶触及手机的指尖像触电般收回。

  “她“又打来了,“她“又想做什么?

  又想告诉她什么?她眼前的幸福是幻觉,她得到的礼物“她“也拥有一份,是这样吗?

  干么一次又一次说这个?示威?炫耀?还是逼她离开?她不要啊──就算提出离婚,她仍是不愿意的……

  许之伶受不了,她头一回像个逃兵,拒绝接听那通电话,她觉得恶心、想吐,她掩住唇,奔出办公室。

  “伶姊不舒服吗?”在开放空间办公的员工,都看见了她踉跄的步伐。

  李佑立抬起头来,原本正跟组员讨论,见她突然奔出办公室,那一点也不从容优雅的步伐,让他皱起了眉头。

  他听到了从她办公室里传来响平不停的手机和弦铃声。

  “等一等。”按捺不下心头的焦虑,他大步走向妻子的办公室。

  银白色的手机被摆在桌面,仍是不停的响着,那是一通没有显示号码的来电。

  对那藏在电话后的人,带着深沉的怒气,李佑立冲动的接了起来,默不作声。

  “嘻……”这个声音,他不会错认,是那个女人!他握住手机的手指关节因用力而泛白。

  “不接电话,你怕了呀?哎呀呀,为什么呢?你不是很有自信吗?”女子说了这一句话,便沉默了。

  “唔,不说话耶,好奇怪,你为什么不说话?为什么?叫我不要闹你呀,不要以为你不说,就没事了噢,除了鬼遮眼,你还变成了哑巴,连问都不敢耶,哈哈哈哈──”

  “你就是这样骚扰我老婆的?”他沉不住气,阴沉地开了口。

  电话那头的女子倒吸一口气,僵住,似乎没料到电话会转到他手上。

  “无论你是谁,别让我逮到你,我警告你,不要再闹了,否则你加诸在她身上的一切,我会连本带利讨回来!”李知立撂完狠话后切断通话。

  他看了眼手机上的通话时间──十四秒,这样的时间,够倪震查到对方底细了吧?

  他丢下手机,去我老婆。

  在女厕门口看见脸色苍白、靠在墙上显得很虚弱的妻子。

  “怎么了?”他无法抑制的愤怒在看见心爱老婆虚弱的模样后,转为惊慌担忧。

  不由分说的拦腰将她抱起,她身体软弱无力的靠着他肩头,他脚步很快的走进她办公室,将她安置在长沙发上,脱掉她的高跟鞋,拿来软枕让她枕着,调整到最舒适的角度。

  大掌抚着她苍白微凉的脸蛋,许之伶仍闭着眼,冒冷汗、呼吸微弱,手不自觉的摆放在胃部安抚翻搅不已的胃酸。

  “你胃不舒服?吐了?”他语气直接,但带着心疼。”又忙到胃疼?”

  她好强、不认输,总把自己逼到极限,念书是这样,工作是这样,到后来他俩共同创业,她更像是拚命三郎。

  许之伶躺在沙发上,完全不想睁开眼睛,因为一睁眼,就会被念……

  都在一起十年了,怎会不知道她每次要逃避他的碎碎念,就会闭上眼晴装虚弱!

  忍不住,他长长哎了口气。”为什么这么倔强呢?”

  无论是在工作还是感情上都这么好强不认输,他相信她的压力不只是来自公司业绩压力而已,还有……那令骚扰她的怪女人。

  “什么重担都要往自己身上揽,你有没有想过我可以依靠?”李佑立语重心长,语气饱含了压抑、暗示。”喂,女人,你不要忘了,我是你老公耶!”

  她怎么可能会忘了这种事情?就因为是她的,她才不想放手。想独占一个人会很贪心吗?

  尽管猜疑这个人的心不完全是自己的,也要霸占他身边的位置,这样,很自私吗?

  可她真的没有办法洒脱的放他走,祝他和另一个人幸福快乐,她办不到,她没有这么大方。

  她这么在乎他,他呢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