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黎孅 > 离婚不简单 >
十二


  “有……”她的皮包里有一张卡片。早上收到对觉得甜蜜的小卡,现在却觉得……难受。那算什么?她忍不住会这样想。

  “一定很惊人吧?我哥最夸张了──啊!好可爱噢!”李雨凡尖叫,冷向前头的童装专柜,拎起一件做工很精细的小绵羊兔装。

  许之伶回神,才发现她们进到了百货公司的童装部,她不自觉的……倒进了一步。

  “这好可爱,那也好可爱,我想买……大嫂……”李雨凡回头,手放在下巴,装可爱的望看心爱的大嫂。”我什么时候可以当姑姑?”

  小姑的话让她又不禁想起那失去的孩子,以及……李佑立亲手所给的卡片。

  前者让她心痛,后者,让她心慌。

  丈夫在卡片上,画了一对手牵手的Q版娃娃,男孩似她,五官清秀俊雅爱笑,女孩似他,有一双细长的眼睛和臭脸。

  卡片上只有短短几个字,代表他送给她的结婚礼物。

  我答应你──

  明年的结婚纪念日,我一定会让你当妈妈。

  结婚后她就很想要孩子,很想很想要怀孕,本来他也是顺其自然,但小产后他态度大改,开始避孕,坚持她的身体需要调养,比起小孩,他更在意她的健康。

  “我……不要问我……”许之伶慌乱的回答小姑。

  现在的情况,她……可以怀孕吗?

  快下班的时候,李佑立还没接到老婆的电话:心想着妈和妹妹是把他老婆带到哪去了?

  没等到的电话,倒又是接到倪震的来电。

  “你“倪震的口气很冷漠。”是衣冠禽兽吧?”不若早上还有夸张的演戏玩笑成份在,这回是冷酷无情的挑剔。

  “你又怎么了?方先生不.需要你保护吗?成天就窃听我老婆的电话好了?这回你又误会我什么?”李佑立口气也不好,直接呛声了。

  “误会吗?”倪震冷笑一声,调出窃听录音,播放给出轨的男人听听,什么叫做证据。

  你也喜欢桔梗,原来,我们相似的地方这么多,难怪他会这么难以抉择喽,只是……他望着桔梗思念的人:究竟──是谁呢?

  李佑立觉得这声音很陌生,很年轻,可他听不出来是谁,他不认识伙一个说话这么小女孩的女人。

  不好意思,你打错电话了。这个声音,是他老婆,似在压抑看什么的否认。

  电话挂断,一点也不从容。

  五妙钟后──

  喂?还是他老婆的声音,听起来跟平常没两样,不若方才回答对方打错电话时,那样……慌乱?!

  见鬼了,慌乱的之伶,这真是匪夷所思,他老婆一直都很优雅从容,哪会慌哪会乱?!

  嘿,你眼前看到的一切,都是假的呢。结婚纪念日快乐,李太大。

  李佑立听到这段最音大惊失色。”那女人是谁?”略带讽刺的口吻说着祝贺的话,怎么听怎么不舒服。

  “我才想问你,大情圣,这──应该是你老婆抛弃你的原因了,我只能说干得好!”倪震冷言冷语。”恭喜、破案了,我会把账单奇给你。”

  “你给我慢着!”李佑立大吼一声。”那女人是谁?怎么回事?怎么会有人跟之伶联络公事以外的事──当然自家人除外!\"

  “阁下做的好事,我怎么会知道呢?”

  “我做了什么?你是说,我婚外情搞出问题来,威胁到正宫娘娘的地位吗?哈哈哈。”他大笑三声。”阿震,你要不要坐坐看我的位置?如果我有多余的时间可以抱老婆,我应该再过六今月就可以抱到自己的小孩──你当我时间太多啊?白痴。”

  “唔?”这么说来,有道理。”看来,我又误会你了?”倪震口气立刻转变。”那么,给你打个八折表示一下歉意,你觉得如何?”

  “六折。”李佑立狮子大开口。”谁叫你这个白痴一天误会我两次!”

  “好啦好啦,真是……”啧,钱少赚了:心痛!”oK,说正事,这通电话引起我的怀疑是有原因的──这是极少数没有来电显示的电话,对方很有技巧,一通电话不超过十秒钟,通常这样的对话不会引起我的怀疑,不是没有作骗集团打给你老婆,频率之高啊……可她从来没有多说一句话,直接切断通话,只有这一通电话,她难能可贵的说出“你打错了“四个字。

  李佑立忍不住冒出酸意,“你监听我老婆电话不到一天,就这么了解她啊?”

  “你现在是在找我喳吗?”倪震忍不住挑衅。”啰嗦的男人!懒得跟你说,今天如果有空,下班过未一趟……啧,又有电话进来了,你老婆会不会太忙了啊?”

  喀──倪震切断通话。

  李佑立望着断线的手机,思索了会儿。思,去倪震那儿了解一下情况好了,在公司里,难保人多嘴杂,要是他们夫妻在谈离婚这个“事实“传了出去,那就很不妙了。

  他想了想,决定拨个电话给妻子,交代一下──

  “老婆,不用来公司接我了,我等会儿还完要赴一个约──替一个老朋友接风,你没见过他,他没来参加我们的婚礼,所以我要先刁难他一阵子,过一阵子,等我原谅他了,我才要让他见你,没办法、他太贱了。”

  倪震,你再偷听嘛,那就不要怪我骂你了,活该!

  结束和倪震的约会回到家时,已经很晚了。

  之伶睡了,侧身躺在床上,房间只点了一盏小小的床头灯,但不规律的呼吸声出卖了她,她并没有睡着。

  李佑立解开领带,没有出声戳破妻子的伪装──她本来会为他等门的,亲眼见他回到家,等他洗完澡,夫妻俩交换今天工作上遇到的趣事,然后一同上床睡觉。

  她没有等门──这不是第一次!

  李佑立脱先衣服站在蓬蓬头下,压抑他的震惊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