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五十四


  “小侄与她仅止于认识,当时一寻到方大夫便快马加鞭回京城,怕会耽搁令嫒病情,一路上说不上什么话。”荀非状似担忧地望向内院杨芙的方向。

  “贤侄这份情我记住了。听闻你要娶石府二小姐是吧,不嫌弃的话,做长辈的来给你们作媒。”他微笑道。

  “大人……”荀非立即摆出万分感激的神情。

  他拍拍荀非的肩头,两人对视,彷佛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墨成宁跨过门坎,默视片刻,尴尬地咳一声。

  荀非抬眼,见她一身簇新湖水绿夏衫,乌云般的秀发梳成简单大方的髻,几缕青丝散在莹白后颈,正无措地转着眼珠。

  “方大夫,这边请,鄙人姓杨名烈。”杨烈没放过荀非见到墨成宁时,目光闪过的灼热。他暗笑一声,琢磨着是否该替荀非讨个侧室。

  “小侄便不打扰杨叔办正事了,告辞。方大夫,杨小姐就拜托你了。”

  杨烈拨正纠缠的胡须,笑道:“过些天我去寻你大伯谈作媒的事。”

  苟非谢过,快步离了厅。期间,一眼都没再看向墨成宁,而她也是淡淡垂着眼,两人间不冷不热的态度倒让杨烈有些怀疑自己的猜测。

  无意外的话,这是最后一次相见。

  她治好杨芙,离京,从此各不相干。墨成宁面上挂着淡笑,迎向杨烈的老狐狸面孔。

  杨烈和墨成宁寒暄几句后,便让丫鬟领着墨成宁进杨芙闺房。

  杨芙屏退所有丫鬟,挂起帐子,勉力笑道:“幸亏大夫是女子,不用避嫌,就不用隔层帕子诊脉了。”

  杨芙一张圆脸毫无生气,面上一切都淡淡的,苍白面容上疏眉微蹙,薄薄的单眼皮略垂,小小的鼻子微塌,薄唇一抿便不见,但那一双眸却晶亮得很,直勾勾地瞧着墨成宁。

  墨成宁在女婢搬来的凳子旁福了一福,恭谨道:“小女子方宁见过皇储妃。”

  杨芙噗嗤一笑,抚掌道:“别这么正经八百,我以后入宫就不能为所欲为啦,现下先让我过足自由自在的日子吧。叫我……”她偏着头,细长眼睛微眯。“杨姐姐吧。咱们就别管礼俗,你我相称便行。”

  墨成宁微愕,久久才吐出:“杨姐姐……”

  杨芙在床上坐得更挺,眨眨眼笑道:“你见到皇上了吗?他好久没来瞧我了,不知现下如何?”

  墨成宁以为杨芙问的是皇帝不能人道的事,谨慎答道:“皇上精神不错,杨姐姐放心,太后娘娘有交代我治好皇上的病根子,我当尽力而为。”

  杨芙眉一挑,双目觑着床沿,收起笑容,道:“那……那你有替皇上看病了吗?就是……看……那话儿?”

  墨成宁哑然失笑,没想到杨芙会如此直言不讳,她干笑道:“尚未替皇上看病,我这次只替皇上煎一副药,声音听着宏亮,短时间内应当不急。况且这毛病不一定要看患处。”

  只听清楚声音?那就是没近身喽!杨芙心中一乐,开怀笑道:“方妹妹,不瞒你说,皇上没有不能人道,他好得很呢。”

  墨成宁又是一愣,只觉得这杨芙不住给她意外,也不知是惊喜还是惊吓。

  “我是说,皇上万事都听太后娘娘的,可他多年前便承诺我,只娶我一人,太后娘娘当然不依。这些年来,选秀女的事都被皇上拦下来,直到去年,太后娘娘下了最后通牒,皇上只好买通御医,假造他因不能人道才一直拖着。这法子还是我爹爹替他想的呢。”

  墨成宁傻眼。这杨烈还真胆大包天,尽出馊主意。她想起那碗黑药汁,那药正常人喝不得,皇帝应该不会笨到去喝它吧?

  “爹爹待我可好了。我不懂事时,爹爹不常回家,却还惦着咱兄弟姊妹,常常给我们买新奇的小玩艺儿;等我大了些,却病了,爹爹待我更好了,每个月总是找两三天陪着我用膳,难得爹爹愿意吃这难入口的餐食。”

  墨成宁无语望着她,半晌才开口:“杨姐姐和家里人吃不一样的?”

  杨芙不疑有他,点头道:“我的膳食一向由御医长搭配,现在妹妹你来啦,还要麻烦你配合我的药替我配膳食。”

  “这是自然。”墨成宁垂着眼,突如其来的想法让她打了个寒颤。

  “方妹妹对不住啊,我不是有意要让你卷入什么纷争,我只是想提醒你,之后开几副强健体魄的药给皇上就好。”

  “杨姐姐确定皇上没问题?”墨成宁一时心直口快,又觉得好像在探问人家隐私,赶紧补充:“妹妹的意思是,需不需要请御医实际检查一下比较安心?”

  杨芙煞白的面容倏地抹过娇羞之色,绞着手指头嗫嚅道:“不用啦,他是看我身子不好才一直忍着的,他他他……唉唷,我就是知道他没问题。”

  墨成宁涩然一笑,道:“那我就遵照杨姐姐的吩咐。”

  问完皇帝的事,杨芙终于肯乖乖接受把脉;墨成宁又问了一会儿诊,陷入沉默。

  杨芙紧张道:“果然治不好吗?”

  墨成宁宽慰她道:“没有的事,只要药喝得勤,加之以针疗,这病大约三月余便能根除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