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四十七


  “老远就听到你在喊,全客栈的人都知道我来了。”荀非笑道。

  余平探头探脑咦了一声,道:“墨姑娘呢?”他悄悄观察荀非神情,不像遇劫的样子。

  “后头车里。”他翻身下马,取出碎银付车钱。

  “那你们有请到那尊叫李玦的……”余平蓦地屏息而立,痴愣愣地盯着马车前方掀起的帷幕。

  那是一双白瓷般的纤手,无瑕的脸蛋,一身黑的冷艳,火红腰带衬着纤细腰肢,美眸半垂似醉非醉,正含着笑意朝他看来。余平下意识抹了抹脸。

  “请到哪一尊?”李玦的声音如银铃一般拂过他心头。

  余平张着嘴,挤不出半句话。

  荀非轻敲余平脑袋,提醒他失态了。幸亏他脸黑,看不大出已面红耳赤。

  墨成宁紧接着跳下车,忍着笑意板起脸道:“余公子好生无礼,有这样盯着我家嫂子看的吗?”

  李玦淡淡一笑,挽着墨成宁的手进客栈。

  余平恍若未闻,讷讷道:“师哥怎么带了个仙女回来?”

  荀非无奈地摇了摇头,径自进屋吩咐店小二备房事宜。

  是夜,除了随从三福兄弟留守客栈,余平带众人上当地小酒楼用餐,因李玦相貌太过出众,他特地吩咐店小二寻个僻静的雅间给他们。长方木桌上,摆着松鼠鳜鱼、雪菜肉丝、酱鸭、姜葱炒蟹肉及一碟定胜糕。李玦扫了一遍桌上菜色,木筷停在半空中,一时无从下手。

  见余平不安地搓着手,墨成宁暗暗好笑,便以眼神询问李玦。

  李玦笑道:“多年没吃外头的菜,这几年咱们在谷内自给自足,吃惯清淡些的,今日见着着实新鲜。”

  “余平怕你舟车劳顿饿坏了,特别吩咐店家上几道拿手菜。”荀非淡声笑道。

  只见余平腰杆挺得老直,有意无意地观察着李玦的神情。

  李玦闻言抬头瞅了余平一眼,余平马上冲着她讨好一笑,立即夹了一只酱鸭腿放到李玦碗里。“不过就一些当地家常菜,李姑娘别客气……”他欲再说几句,但平时就不甚灵光的脑袋这时更是一片空白,便只剩傻笑。

  李玦也不推辞,香甜地吃将起来,看得余平一痴一愣。

  她眼眸晶亮,赞道:“好手艺!真想打包带给——”她赫然止住,明眸忽地闪烁不定。墨成宁心喀噔一跳,直觉李玦含在嘴里的话语未必如她所希望,便垂着眼,待她说完后半句。

  谁知李玦话锋一转,扯起嘴角一笑,道:“今晚真是有劳余公子……对了,我姓李名玦,是迷蝶派弟子,这你是知道的。我刚才一回想,荀公子武功似是龙门派一路,余公子也是么?”

  余平先是讶异地瞧荀非一眼,心下嘀咕怎地师哥会和她交上手,听她问到自己,又觉受宠若惊,便紧张兮兮地答道:“是……是呀,咱俩是龙门派,师承张静定。”

  李玦缓缓起身,正色道:“九年多前敝派遇劫,逃亡途中曾于贵派清水观暂留一宿,贵派不仅掩护我们,还供我们餐食,大恩不言谢。”语毕便朝两人深深一鞠躬。

  两人忙不迭站起虚扶了一把,荀非笑道:“举手之劳罢了。再说这是师父他老人家的主意。”

  余平奇道:“原来当年那些人是迷蝶派,我怎地对你没印象?李姑娘生得这般,我说什么都不可能忘记呀。”说完又觉得自己唐突,干笑了几声。

  李玦不甚介意地笑道,“我当时戴着帷帽,又只十五,余公子会对我有印象那还得了。”又叹道:“就为了一张藏宝图,竟引来一群疯狗。”

  三人对藏宝图一事皆感好奇,但碍于那是别派私事不好过问,此刻听李玦自行提起,便顺势问了一句。

  李玦懒懒道:“尚未找到呢。当年进噬魂森林前,张总管自告奋勇去寻宝库地点,我们约定好等他找到后便来绝响谷取钥匙,但至今仍无消无息。”

  “说到张辉……”余平搔搔头皮,“他不知如何找到我们住宿的客栈,还认出我和师哥是一伙的。”

  “那咱们岂不是得罪了他老人家?”墨成宁轻声叫道,毕竟当初绝响谷的地图是半哄半骗得来的。

  “他倒是没生气,只是隔三差五就来问:那小子跟小妮子回来了没?要问李姑娘的近况。应该过几日还会再来。”他嘴一瘪,皱眉道:“怪缠人的。”

  李玦闻言,水亮星眸里流逸光彩,墨成宁有心成全她的孺慕之思,便建议:“那咱们在客栈多留几日,不急吧?”说着便看向荀非。

  “不急不急,留个十天半个月也无妨。”圣上给了他五百日去找方氏兄妹,这才过了将近一半,他还盼能拖一刻是一刻。

  “多亏他老人家还惦着我……谢谢你们啦,请受小女子一拜。”墨成宁正要伸手去扶,却见她坐在原位憋着笑,两只手撑着桌面,头夸张地向前一折。

  余平哈哈大笑。“还有这种磕头法,那……请受我回礼。”

  一来一往间,方才稍嫌僵滞的气氛顿时烟消云散,一顿晚餐和乐融融,吃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