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“就为了报你大哥的恩?用你的大半辈子?”声音中夹杂些许冷然、些许颓丧。

  “今日之我,全拜大哥所赐——”她见他面色古怪,止住了口。袁长桑与她有兄妹之名、师徒之实。虽然袁长桑从未言明,但她深知,大哥愿将毕生医术倾囊相授,为的就是换取她的恩情,这份恩情将跟着她,直到她替他寻回他日思夜想的未婚妻。

  他淡声道:“外头传言果然不假,方世凯兄妹真真是兄妹情深哪。”

  荀非轻轻解开环在他腰间的玉臂,翻身下马。

  “下来吧,咱们让乌骓马喘口气。”他伸手助她下马。

  荀非似对大哥有着莫名敌意?听那语气和神情,几乎要让她误解成他对她有情,但荀非的伊人明明在京城等着他啊。

  想到这,她心头颇不是滋味。她恻然看着他前去寻路的背影,悄声道:“你要愿意,就陪我一块儿寻李玦,寻一辈子,便是在一起一辈子。”

  荀非眼皮一颤,回过身凝视她,俊眸灼灼瞧进她的眼瞳。墨成宁大骇,没料到自己脱口而出的细声话语居然给他听了去,原本略带怨怼的面容瞬时胀红,支支吾吾起来——

  “别……别听我胡言乱语,我只是想……荀公子足智多谋,找到李块的机会大些。”她在心中叫苦,只盼能抹去他前一刻的记忆。

  “这是你的心底话?”他缓缓走向她,唇畔带笑,明知他俩之间不该存有情分,却仍是无法抑遏地希望她对他有意。

  “是……但你有石小姐……”她咕哝,向后退了几步。

  “石小姐?你知道石小姐的事?余平这家伙……”

  “不是余平,是我自己听到的。”墨成宁轻叹,向他坦承她那日确实“不经意”偷听了他们的谈话。

  荀非神色复杂地看着她,眼中尽是不甘、怜惜,还有一丝仓惶。

  良久,他始开口:“我不认识那位石家千金,或者该说,我曾在去年的诸子宴上见过,印象却不深。”

  她双眸一眨,抬眼看向他。

  “石家需要一个将来足以和杨烈抗衡的势力,荀家需要石家安置在杨烈府邸的细作,各取所需罢了。”

  墨成宁咦了一声。荀家人不是最鄙夷有目的的婚姻吗?原来,仇恨能够使人抛却原则?况且杨烈若死,荀府虽可无事,但那细作却脱不了干系,就这么平白被牺牲……她蹙起秀眉,暗自揣摩说书人故事中那些人物的心境。

  她叹了口气。罢了,他的世界对她来说实在太难理解。

  “那细作是要……”

  “那细作是杨烈宠妾,杨烈权高疑心却重,食物有人试毒,身周有大内高手,只能靠她哄杨烈食糕点时下手。”提到杨烈时,荀非眼里有一瞬的阴鸷。

  “你们要她下毒?”

  荀非知她对毒物也有些微研究,想是被引起了好奇心,遂诚实答道:“是。咱们准备要她下血牡丹。”

  墨成宁倒抽一口气。血牡丹无色无味,一入人体即不易排出,待累积到一定量,身子便会每况愈下,但若及时救治,几乎能药到病除;但若把它当寻常慢性疾病,时日一久,便会毒性发作,吐血至浑身无力而亡。血牡丹症因好发于初夏牡丹盛开时,因而得名。

  身为医者,她认为这死法极残忍,但转念想到苟文解夫妇的遭遇,又觉这事不容她置喙。

  “难道没有既不用娶石小姐,又能达成目的的方法?”她近乎喃语。

  荀非定定看着她,脑中转过无数个念头,半晌,才沉声道:“曾经有。”

  那就是说现在行不通啦,她扼腕地想,微一沉吟,却觉荀非话中有话。

  “先前那方法是否会伤及荀公子至亲之人?”

  “算是吧。”他温言笑道。

  墨成宁幽幽瞧着苔痕累累的裸岩,想着,最佳办法就是将血海深仇尽数忘却,明媒正娶后与自己相随走天下。但这话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口。

  荀非方才得知墨成宁心意,正自心旌动摇,此刻见着她娇怯怯的侧影,一如那日午后时光,心中再难自持。

  “墨姑娘!”他提高声量,只见她讶然回眸。

  “此计可能绵绵无期,也可能遥遥无结局。但……若有完结之日,若你不在乎名分,若你不介意我曾为人夫婿,若你愿意等到那一天,你——”

  “那儿便是通往绝响谷的路吧!”她快步前行,指尖颤抖地指向远方巨岩之间的缝隙,背过身,心中莫名惶然。

  荀非止住话,有那么一瞬,他的思绪就停滞在熏风里。

  他惨然笑道:“是,大抵是那溪水源头。”闭目、舒气。原来,她……终究是不愿意。

  墨成宁听出他语气里难以言明的苦涩,胸口一窒,更不敢回身正眼看他。

  原来,自小极胆怯软弱的那个自己从不曾改变。自幼生长在大户人家,她没有勇气接受无名无分的生活,她没有勇气让墨家遭到莫须有的牵连;见过马三娘眉梢眼角流露出的幽怨,她没有勇气成为另一个女人心中的罪人,甚至……若他成婚生子,她要夺走的不只是一个丈夫,更是一个父亲。

  墨成宁目光发直,右手圈住左腕上的玉镯,抑住回头的冲动,她几乎可以肯定,只要见着他凄然的模样,她定会不顾一切地答应他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