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三


  “不必了,”墨成宁自内袋掏出三株紫花安魂草。“我在灶房看见,先拿了。”

  荀非见药草已得手,冷声道:“告辞。”两人随即离庄。

  马三娘呆立原地,喃喃道:“她既已取了紫花安魂草,大可偷偷离去,为何还要赠我神奇白马?若她再狡猾些,本姑娘岂不是什么都没有?话说回来,她使针的手法似曾相识啊……”

  出了庄,荀非施展轻功,挟着墨成宁奔了一阵,才以唇哨唤回乌骓马。墨成宁冷汗直流,双腿瘫软,不敢相信两人终于带着药草安全脱身。荀非心知她定是用了十成十的勇气,现下肯定精疲力竭,便扯着缰绳,要乌骓马慢行。她心神顿松,披着他覆在她身上的袍子,侧脸贴靠他背后,任神思驰远。

  “师哥!墨姑娘!你们可回来了,我这两天吃不好睡不好很是担心哪。”

  “是嘛?余平,你不挺会享受的?”荀非指指桌上冒烟的铁观音。

  “不泡白不泡啊……呃,我是说,我先差小福去烧水,好让你们沐浴洗尘。”

  “麻烦你了。晚些我有事情交代你,今晚先别出客栈。”

  余平颔首,走到门口回身问道:“师哥,你们……有没有成功寻到李玦的落脚处?”他在酒楼承受诸多白眼,没道理白白牺牲吧?

  “寻到了。说起来这次墨姑娘贡献不少心力,只赔掉一匹白马。”他回想起她使计让马三娘相信那是一匹拥有“神奇能力的马”,侧过头笑道:“宁妹什么时候也学会作戏啦?”

  “哥哥,这叫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。”墨成宁回以一笑。

  见两人态度亲昵,还称兄道妹,余平脱口道:“不是叫夫唱妇随吗?”

  墨成宁闻言垂下双眸,荀非则眯眼瞪他。

  “……当我没说。”他又哪说错了?

  夜风挟着初更的余音,拂过寂然无声的长廊;月华自天边一隅流泻而下,透过梧桐窗棂,错落有致地在茶几上拓上一块块乳白方格。

  房内踱步声不断,墨成宁不时推开木门,探头张望,下一刻,又踱回茶几前,拿起桌上玉镯把玩。

  十五日,望月莹然。

  她出神地望着高挂的明月,惦在心底的一段对话在脑中回荡。

  “荀姑娘,你喜欢你那远房堂哥是吧?”

  “我瞧你堂哥对你也有意,却不知有什么事搁在心上,跨不过那道槛。女孩儿家,既然有意,就主动一点,过于矜持,会后悔一生哪。”

  当时在张辉家,张夫人见她羞涩,特地拉她到灶房提点一番。

  娘亲说,这玉镯是定情之物,月圆之时,赠之以玉环,双圆,代表女子期盼能圆了这段姻缘。

  玉镯在月光下散发着碧澄澄的光辉,她眯眼凝视许久,深深吸一口气。

  忽地,她起身,双手插腰,用气音对空中大笑三声,觉得畅快了许多。

  嗅了嗅刚换上的衣衫,取出木梳顺了顺墨发,整整发簪;她十岁以后便跟着袁长桑学医,从没有人教她女孩儿该怎么打扮自己,如今不禁有些懊恼自己不知如何使用胭脂水粉。也罢,即便没有胭脂水粉,她相信自己此刻定是双颊绯红了。

  想到待会荀非可能会有的反应,她轻压胸口,感受那促快的心跳,久久无法自已。他对她,是有意的吧?这些天,他对她的好,总是在言行间不经意流露了出来。想着想着,她心头甜滋滋的,抑不住嘴边笑意,傻笑起来。

  “……荀公子,成宁愿赠你玉镯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但万一他听不出弦外之音怎么办?

  “……荀公子,那天张夫人说要撮合咱们,我瞧也挺合适,不如……”好像太随便了些?

  “……苟公子,你要我吗?”唉呀!光是想就羞死人了。

  墨成宁喃喃自语,即使想破了脑袋瓜,仍不知要如何向心仪男子表明心意,心一横,反正船到桥头自然直,她自欺欺人地想,这当儿词穷,待会再见机行事吧。

  执起玉镯,紧紧握在掌心,她不安却也雀跃地移步荀非房门前。

  月光洒满长廊,即使不持烛火也能看清眼周景物,她拍拍胀红的脸蛋,举起右手要敲门。

  “师哥,你真想娶她?”房内传出余平惊恐的声音。

  荀非?他要娶谁?举在半空中的手凝滞不动。

  这几日伴他左右的女子只有她一人,莫非……他和她,竟是同一心思么?

  白玉双颊再度被染得绯红,顾不得非礼勿听,急急贴近门板,想一听究竟。

  “嗯。”

  “……”一阵寂静。

  不会吧?娶她会这么痛苦吗?她背过身靠着门板,指头转着玉镯,若有所思。

  余平为何反对?明明之前他们相处得挺愉快不是吗?虽然交际并非她强项,不过为了他,她是否该试着讨好他师弟?

  “师哥,你……不后悔?”

  “当然,我心甘情愿。”他不会让她去冒任何风险,即使要复仇,他也要保她无虞。

  墨成宁听他语气转柔,颊窝泛起甜甜的笑容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