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六


  望闻问切后,她诚恳道:“张总管受风湿所扰大约有十四、五年了吧?待会我写一套梅花拳,您没事练练,再配上几副药,两三年后便可与常人无异。”她自行囊中取出一张薄纸,写了药方及拳法套路。

  “前两副请您早晚煎服,可治风湿;最后一副睡前配水服用,可以减缓夜晚心悸。”

  张辉和缓了脸色,喜道:“老夫最近老是心悸,原来荀姑娘诊断出来了。”

  荀非笑道:“宁妹刚出江湖,难免不熟悉,张总管莫要见怪。”

  张辉客气道:“哪里的话。老夫先前以为二位不安好心,想打迷蝶派藏宝图的主意,万没料到你们是受牛牛所托来寻我,老夫自当助你们一臂之力。老夫确实是迷蝶派总管,九年前前任掌门人临死之际,嘱咐老夫转交绝响谷地图给新任掌门。功成身退后,便与我那婆子游历江湖,顺道铲除想动迷蝶派脑筋的王八羔子。”

  墨成宁道:“那现任掌门是?”希望掌门人肯放大嫂走,否则,免不了一场硬战。

  张辉肃然道:“现任掌门便是老爷的大弟子,也就是牛牛的大师兄,绝响谷的谷主鬼清。”

  苟非剑眉微拢,疑道:“莫不是阴间琴师鬼清?”

  张辉答道:“不错。鬼掌门善音律,性格极冷,面容又……咳,总之,外人便替他起了个‘阴间琴师’的称号。”

  荀非暗忖:这可就难对付了。普天之下,几乎无人能逃得过鬼清的“百音断魂”;据说那琴音会摄人心魂,琴音愈奏愈疾,听者心跳也愈跳愈快,最后因心狂丧志而亡。常人五十音内必断魂,内力深厚者或能撑到八九十音,但绝无可能超过一百音。

  经两人这么一提,墨成宁想起大哥确曾提过李玦有个终日戴着银面具的琴师大师兄,而他曾托此人带信给李玦,想来这大师兄对大哥大嫂的婚事应当不反对。

  张辉见两人各怀心思,一忧一喜,解释道:“鬼掌门虽冷若冰霜,但他对小师妹李玦却是疼爱有加,二位不必担忧他会找她碴。想当年老爷好不容易才和鬼掌门解开心结,中途却杀出个姓袁的……”

  张辉忆起往事,面色不定,有骄傲,也有悔恨。

  墨成宁心一跳。“张总管,那个……姓袁的做了什么事吗?”

  张辉面露鄙夷。“那厮和老爷交恶,终于恶有恶报,教他栽在老爷手下。”

  他恨恨道:“牛牛年少时很是顽劣倔强,老爷交代她不可做的,她偏偏每一项都要尝试看看。有日,她违抗父命去探迷蝶派的阶下囚袁长桑,不知怎地,竟给迷了心窍,放走那厮,两年后还跟他跑了。”

  他拍桌,痛苦道:“鬼掌门奉命去将牛牛带回,没想到鬼掌门离开这段期间,就发生了血洗迷蝶派的惨案。要是……要是当时鬼清在场,十倍盗贼都不足为惧。”

  张辉一张脸臭到不能再臭。“这一切都是袁长桑这狗杂种的错!幸好老天有眼,嘿嘿……让他不明不白地去见阎王。”

  “不明不白?”

  他冷笑道:“当时贼子们找不着藏宝图,发了狂。老爷眼见保不住迷蝶派了,便要我向他们撒了个谎,说藏宝图被袁长桑给盗了去。那些贼子信以为真,便齐去找袁长桑,恐怕他到死前都不知为何会遭人暗算。”

  墨成宁隐隐发怒,欲为袁常桑说句公道话,才想开口,便被荀非打断。

  “姓袁的确实是活该,但那家伙如今已化作尘土了,咱们就别再提这人,免得扫兴。”他以眼神示意,要她识大体。

  她轻瞪他一眼,撇开头。哼,袁长桑不是他大哥,他自然无所谓。

  荀非微一失神,印象中,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直接向他表示怒意,虽然极淡,但,就为了那姓袁的男人吗?每每对他有防心,也都是为了护着袁长桑。

  思及此,让他如鲠在喉,心中烦闷无比。

  可他又在奢望些什么呢?明明已打定主意今生不能追求她,他是个有家仇在身的男人,偏偏要报仇,不是要牺牲她,便是要舍弃自己的后半辈子。

  “也是,他不配。提他的名字还污了我这张老嘴。”张辉闻言直点头。

  荀非对张辉强撑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。“张总管,往者已矣,眼下最重要的是尽快办好李女侠的要紧事,绝响谷究竟在哪,还盼您老能指点。”

  张辉拍了拍脑门,哈哈一笑。“瞧我这记性,两位请到寒舍坐坐,待老夫取来地图再跟你们说个详细。”

  “那就叨扰了。”

  三人随即起身,离开双喜楼,余平收到师哥眼神示意,回客栈等待消息。

  五十里外,张辉居处。

  说是居处,充其量也只是间临时搭建的草堂,桌边摆设都蒙尘了,只有待客的茶具光滑洁净,看来屋主并不常久留,想必是放不下江湖吧,如此隐蔽的地方,怕是会闷坏他。

  荀非细细浏览前厅,审视着蛛丝马迹,暗自比对一路上张辉说过的话,以防张辉出尔反尔,挖了个陷阱给他“兄妹俩”跳。

  门嘎一声地开了,满头华发的老妇端着茶点徐徐走出,这妇人年约五、六十岁,满面春风和气,和张辉身上的暴戾之气浑然迥异。

  “我家老头正寻着地图呢,他说两位要去相助牛牛,牛牛的朋友就是咱们的贵人,不嫌弃的话,本地特产小芋头,老头说这香甜滑腻,适合年轻人的胃口。”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