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二


  墨成宁被他的反应惊得呆了,他这是……

  她软声道:“她是我哥啊……”见荀非神情,一时语塞。偏头想了下,便把和袁长桑如何相遇、如何结拜的事全盘托出,说到后来,连李玦的事也一并告诉了他。

  荀非缓了缓脸色,徐徐坐下,神色复杂地看着她。

  他没有料到她会把事情全盘托出;她告诉他袁长桑的真实身分,这是……代表对他全然信任吗?

  想到她这般信赖自己,荀非心下起了连自身都未察觉的恼意。

  他舒了口气,起身快步至行囊旁,拿出一卷蚕丝制成的绫锦织品,拉开烫金卷轴,面向墨成宁,朗声道:“奉天诰命,皇帝制曰:‘国不能一日无母,帝不可一日无后。然则皇储妃病体未愈,后位无主,天下无母,故朕特敕太常寺少卿荀非,延请民间良医方世凯兄妹出任御医之职,任期长短、薪饷等,从长计议。限五百日内回宫呈报。”

  这时,余平已带三名随从来到房门前,听得荀非在宣读圣旨,连忙一个个排排站好。

  荀非放下卷轴,语调无波:“墨姑娘非我大临朝子民,有权拒绝皇上的诏书。”

  墨成宁未料他情绪转变如此之剧,不解地呆坐床上。

  感受到房内的紧张,余平有些后悔提早半刻钟带大福他们进来,却又想听墨成宁的答复。

  答应吧!这样师哥就不用做石家的傀儡了,他心中暗暗怂恿。

  “不知墨姑娘考虑得如何?”荀非眸中精光陡射,直直盯着墨成宁苍白的面容。

  墨成宁缓缓掀动发白的唇瓣,荀非微地张嘴,想劝她别答应,话到嘴边,想起荀家,又硬生生吞回腹内。

  “我愿意,但要在我替大哥办完事之后。”墨成宁咬了咬下唇,若有所思。

  他颓然低声道:“你愿意啊……”,

  墨成宁舒眉淡然道:“荀公子救我一命,我理当做些什么报答你,至少,不让你在皇上面前为难。”

  荀非眼神稍软,哑声道:“墨姑娘也曾救我一命,如今不过两不相欠罢了。”

  她嫣然一笑,道:“能为荀公子做些什么,我很欢喜。何况,倘若我答应,荀公子会助我找到李玦吧?”

  他闻言,嘴角不自觉地扬起,道:“这个自然。晚些给你挑一匹好马。”

  这条路,就委屈你陪我一道走吧。

  墨成宁脑海中立即浮现威武高壮的乌骓马,头皮一阵发麻。

  她慌忙摇手道:“公子不必麻烦,我自家乡带来了一匹白马,还在先前住的客栈那呢。”当年离开五灵山前往中原之前,她硬是求大哥让她到瑶国北方市集带了匹白马,因她以为中原的马都像荀非的乌骓马那般高大;哪知到了大临,才知道瑶国的马并不比大临的娇小,纯粹是那乌骓马……发育过度了点。

  荀非倏然忆起她被乌骓幼驹吓着的模样,凤眸笑意盎然,莞尔道:“墨姑娘确实是怕我那乌骓马,我待会叫大福替你牵那匹白马过来。”

  墨成宁悄悄欣赏着荀非发自内心的微笑,忽地想到了什么,轻声唤道:“荀公子。”

  声音极细,站在门口的余平等人只见她动了动嘴,却不知她说了什么。

  荀非走近床边,侧耳道:“嗯?”

  她深吸一口气,以着气音说:“我不需要你应付,所以,可不可以别对我佯笑?”

  他一怔,她看出来了啊?

  荀非抬眼,只见墨成宁目光左右飘忽,不敢瞧他。

  “墨姑娘,我答应你。”他附耳柔声道。

  “呃,师哥,我们在这儿呢。”余平尴尬提醒道。

  “余平、大福、二福、小福,见过墨姑娘。”苟非唤他们过来。

  “墨姑娘,这是我师弟余平,以及随从三福兄弟,都可以信赖。”他介绍道。

  见他们躬身作揖,墨成宁急急要下床回礼,却被荀非拦住,只得点头致意。

  “我是墨成宁,成事不……罢了。”

  荀非失笑,她这自我介绍还没改掉啊。

  “今后就有劳各位了。”

  余平开怀笑道:“彼此、彼此。”

  你这傻姑娘,是我们有劳你啊。

  §5

  壮。

  健壮。

  除了健壮,她空白的脑袋瓜中再也挤不出另个词汇。

  “……九年不见,你真是长得健壮无比哪。”她杵在门旁,喃喃道。

  记得初见荀非时,它还是幼驹,当时它的个头已经很高大,如今益发高大骏逸。她原本以为自己抽高了,理当不会再有当初的震撼惊惧,今日一见,没来由的恐惧又钻进脑海里。

  墨成宁自家乡带来的白马闷声嚼着牧草。

  是她的错觉吧,白马似乎有点自卑?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