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一


  看来她已猜出七八分了呢,他暗暗赞赏。

  他笑笑,不作表示,当是默认了,扬起剑眉反问:“墨姑娘知道荀非的故事?”

  她不愿再拐弯抹角,便直言不讳:“大略知道些,在瑶国茶馆听说书先生说过十九年前的‘诸子宴’,之后与大哥行走各地时也耳闻了些风声。”

  那些风声多半在诋毁苟非,随着“诸子宴”在各穷乡僻壤大受欢迎,荀府人人吃香喝辣,荀文解夫妇的遗孤苟非放荡淫乱、恬不知耻等流言更是满天飞。

  她心底相信荀非的为人,早想到那是有心人刻意营造,却没想到那有心人便是他自身。

  她幽幽叹了口气,目光盈盈地瞧着荀非。

  “荀公子,你要复仇?”

  苟非微一闪神,笑道:“正是。墨姑娘是想起我那日说的话吧?”

  “那日?”

  “河堤,午后。”他凤眸突卖地望向她。

  两人目光倏地调开,墨成宁别开头,他刚刚提到河堤时,眼底似乎泄出一丝柔意?

  她干咳一声,语气生硬问道:“你们寻‘方姑娘’有什么事吗?”

  荀非眉头微拢,随即展颜温笑。“这是皇上的旨意。”

  他扬声道:“余平,别杵在门口了,粥会凉掉的。”

  余平一脸尴尬,端着粥蹑步而入,干笑道:“师哥,墨姑娘,我不是有意偷听,我是怕叨扰两位叙旧。”

  荀非笑道:“无妨。你去叫他们三兄弟半个时辰后进来。”

  余平感激地看了荀非一眼,飞也似地奔出。

  荀非转回身,道:“首辅杨烈的小女儿杨芙长期卧病在床,但她是皇上选中的储妃,皇上有意立杨芙为后,但因其病体而迟迟未能迎她人宫,连前任御医也束手无策。我身为太常寺少卿,奉皇上之命前来寻方氏兄妹。”

  “所以是要我去杨烈府邸医治杨芙?”她隐隐觉得事有蹊跷,他没有道理如此好心帮杨芙找良医。

  “是。”他看出她眼底的怀疑。“我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  她心里不禁感叹,荀非为了卸除杨烈心防,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。

  荀非取过桌上清粥,自了一匙凑近她的嘴。

  她吃也不是,不吃也不是,讷讷道:“我自己来好了,怎敢麻烦荀公子……”

  他笑道:“有什么不敢?”却仍是把汤匙交给她,改替她端着瓷碗。

  怕荀非替她端太久,她急急吃了起来,一不注意吞了太大一口,呛咳了起来。

  他把碗放至一旁,拉过袖袍覆住掌心,轻轻拍了拍她纤瘦的背。

  “哎,别吃那么急,这么多天没吃东西得缓些。”他轻笑。

  纵使仍饥肠辘辘、四肢无力,但怕荀非还要替她端碗,只得心里流着泪,诋道:“我饱了,晚些再吃。”

  荀非扬起一道眉,心里不信,还是由着她。

  “晚些再请他们料里些在地美食给你吃。”

  美食?墨成宁心中燃起小小想望。

  “荀公子,大临……有没有产苦瓜啊?”

  荀非一愣。“苦瓜?”

  她不好意思道:“九年前荀公子回京后,频频送谢礼到瑶国来,还没好好跟你道谢呢。”

  ……当年的确是送了许多礼品给墨府,但……苦瓜?

  他想了又想,终于忆起当年初春南洋使节来访,进贡了许多当地特有物产,当时宫里人人见这果子生得丑陋又苦不堪言,便欲弃之。他想墨成宁喜研药理,说不定能用苦瓜研究出什么药方,便讨了些来,派人送去墨府。

  他看她小心翼翼掩藏渴望,敢情她是研究出了什么名堂,这才问起苦瓜?

  荀非歉然道:“当年宫中人人不喜,皇上便命南洋使节不要再进贡苦瓜。”

  墨成宁叹道:“这样啊……那这辈子岂不是再见不到苦瓜了?”那一餐味觉的飨宴她念兹在兹,不禁开始盘算起将李玦送回大哥身边后,是否该去南洋游历一番。

  “墨姑娘急用?”

  “啊,这种事怎能说是急用呢,虽然真的很美味。我记得当时有苦瓜什锦炒、咸蛋苦瓜、炸苦瓜酥……”她目光莹然,浑然忘我地扳着手指细数苦瓜美味。

  “……”她把药材拿去吃?

  见她孩子气的模样,他失笑。“当真如此美味?”

  她用力点了点头,充分展现对苦瓜的喜爱,笑道:“我当日还计划将苦瓜种子种在五灵山上,最后没成功,倒是认识了我大哥。”

  荀非疑道:“认识?方世凯和你并非亲兄妹?”他原猜想方世凯姓墨,只是曾经得罪沈家庄,因此化名方世凯,以利在江湖上行走。

  “不是,我们是义兄妹。”她不加思索答道。

  “你和一个大男人结伴行走大江南北?”他瞪大双眼,猛然站起身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