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十七


  “这个自然,本官很期待哪。”荀非摆出官架子,只手撑头,半躺半倚在主位上,青葱袍子垂坠一旁,唇角漾着漫不经心的弧线。他凤眸微眯,听得沈家庄庄主出来迎客,连正眼都没瞧,只用腾出的手挥了一挥,十足的恶劣庸官样。

  沈良全咽了咽口水,没料到这次首辅杨烈派下来的官这样年轻这样俊……

  他早有耳闻京城苟家人朝为官后皆行为放荡且骄贪淫懒、荒诞轻浮,如今看来样样符合,因而更相信流言其来有自。

  他转念一想,太常寺少卿提早四日前来,是否他有希望多吞几张地契?念及将来的荣华富贵皆系于荀非一身,更是不敢怠慢,连忙延请荀非人筵。

  “少卿大人,这边请。”沈良全腰弯得几乎可以在背上写字了,他心忖:古有自命清高的人不为五斗米折腰,老子我为千石米折腰总行吧!

  荀非徐徐站起,袍袖一甩,负手而行,经过沈良全时,冷眼瞥过他顶上,心中盘算着要如何设局引他人彀,待沈良全抬起头时,他已换回懒散的微笑。

  “沈庄主也请。”

  酒筵上,数名昆曲旦角演唱着苏州民俗歌曲,余平等四人站在一旁,随着轻快乐音轻摆身子,却见沈良全趋前,对那些旦角低声附耳几句,即见旦角们脸色变得极为难看,皆是又羞又恼,其中几名愤愤离去,剩三名较资浅的,脸色难堪地坐下。

  她们抚琴唱道:“几番枕上联双玉,寸刻闱中当万金。尔我谩言贪此乐,神仙到此也……也……”旦角们满面窘态,再也唱不下去。

  余平心道:好端端的,怎地突然叫她们唱这等靡靡之音?

  沈良全挤到荀非身旁替他斟酒,恼道:“我去叫她们换个比较合大人胃口的乐曲,谁叫她们这般扭扭捏捏!唉,这次是沈某请错了,下次大人光临必请识相一点的女子来奏曲。”

  荀非啼笑皆非,心里不知该高兴自己将放浪形象营造得如此成功,还是难过自己在世人心中就是一个淫乱骄贪的败家子。只得笑道:

  “既然没了好曲子,有琼浆玉液也不赖。来,沈庄主,陪本官干。”语毕拿起酒樽一饮而尽,再暗暗运功化解酒力。

  “豪爽真丈夫!”沈良全竖起拇指赞道,自己便也干了一杯。

  酒过三巡,沈良全已有三分醉意,但他是何等人物,光是内力之深厚便足以在中原武林占一席之地,更受各方江湖人推举主持武林大会,故他没多久就恢复清醒,见荀非连酒樽都舍弃,直拿酒壶往嘴里倒,暗暗赞叹荀非的好酒量。

  这时,一名僮仆走近低声附耳道:“爷,您刚点的十二芙蓉到了。”

  沈良全大喜,唤道:“大人,大人。”见荀非醉眼迷茫地望向自己,暗忖再塞给太常寺少卿几名貌美姑娘,还怕地契不到手吗!

  他欢然续道:“咱们苏州虽然没有京城九牡丹,倒是有乐云楼十二芙蓉。江南姑娘虽不比京城脂粉味儿香,却也别有韵致。大人,就请您将就一些,让敝庄献丑了。”

  沈良全拍了拍手,十二名艳丽至极的青楼女子柳腰细臀袅袅娜娜走进门。难得待客得以见到这么俊的公子哥儿,十二芙蓉皆是难掩心喜,有的甚至如饿虎扑羊般直接蹭上身。

  荀非板起脸冷声道:“本官为何要将就?既然有自知之明,这丑,不妨别拿出来献了吧。”说罢,便推开蹭上来的那名女子,拂了拂袍袖,显是甚为厌恶。

  沈良全心一惊,知道自己这一下马屁全拍在马腿上了,惹得太常寺少卿不悦,于是赶紧赔笑:“是、是。京城的姑娘,是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的。来,大人,喝酒、喝酒。”

  荀非这才展露笑颜,酒酣耳热之际,沈良全道:“待会我命人拿几样薄礼赠与大人,大人保证喜欢。

  他对丫鬟招手,吩咐道:“把要给少卿大人的礼品送上来。”

  见荀非甚感兴趣,他得意道:“大人,不是我要说嘴,待会要给您的罗衾被是以西域上好绫罗混着金蚕丝织成,全大临只进十张,我这儿有三张,两张送给大人,保证春宵过后,绝对帐暖。”语毕掩嘴笑着。

  荀非莞尔道:“多谢沈庄主了。不过呢,本官选礼有一癖好,喜欢自己选,愈是别人送的,本官愈不喜。”

  沈良全忙道:“这有何难呢?我待会命丫鬟小厮们站一排,各呈一件礼让大人挑,大人爱挑多少就挑多少。”

  “本官想要的是,整间屋子任我挑。”他言笑晏晏。

  沈良全有些踌躇,心里盘算着庄内有多少值钱物。

  荀非又道:“本官也不是要为难你,看在你今日盛情招待的份上,本官挑一件就好。”

  沈良全一听大喜,心想谅你随便挑一件屋内物事,也抵不过一张金丝罗衾被。

  他问出心心念念的事:“既然大人如此说,沈某当然就顺着您的意。只不过,这地契的事……”

  荀非笑道:“沈庄主肯自然最好,地契的事就别担心了。”他从怀里掏出五张地契,放在桌上。

  “首辅有令,武林大会上,挑五名高手进京作为首辅府邸护卫,受聘者年百石米,其家族得获地契一张。”

  沈良全眼睛眨巴眨巴直盯地契,瞧着瞧着口水都要流出来了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