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栗和 > 诸子宴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

  老人懒洋洋地坐到白桦树皮上,无所谓道:“不愿意就算了,反正江湖上有两把刷子的大夫也为数不少,虽然医术没有我的百分之一,不过也还可以……”

  “大哥!”墨成宁咬牙,用生平最大的力气喊。

  “……”这下换老人傻眼了,一个怕羞的小女孩就这样认了来路不明的他为义兄,心眼真够直啊。

  墨成宁小脸胀红,她从没想过自己竟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。

  老人干咳一声,正色道:“既然你愿意,我自然欢喜。皇天在上,后土在下,咱们就在这结拜为兄妹吧。”

  他走到火堆旁,折了两支枝条,一支递给她。

  “以这个代替香吧。”说罢,走出洞窟,跪在地上。

  墨成宁对于结拜要如何进行毫无概念,赶紧跟出去“咚”地一声狼狈地跪在老人身旁。

  他噙着笑意,调侃道:“哎,别急,我又不会跑了。”

  接着他抬头,双手呈持香状,声音已不似先前那般低哑,朗声道:“我,袁长桑,今日和……咦?妹叫什么?”

  袁长桑!墨成宁浑身一震,脑中一片空白,许久,才讷讷道:“墨……墨成宁。”

  “我,袁长桑,今日和墨成宁义结金兰,今后行走江湖,有福同享,有难我罩她,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愿……唔……我年纪大太多了,却也不用同年同月同日死。”

  袁长桑见一旁的小女孩彷佛呆愣住了,遂推推她。“成宁,照着念啊。”

  墨成宁怔怔道:“我,墨成宁,今日和袁……袁长桑义结金兰,今后行走江湖,有福同享,有难他罩我,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,却也不用同年同月同日死。”

  两人又朝天拜了几拜,正式结为兄妹。

  “成宁,既然现在我是你的大哥,便不再瞒你。我遭人暗算后在客栈易了容,这才躲过追杀,便一路从中原翻山越岭来到这。”他伸手揭下面皮,墨成宁不敢看,赶紧用手捂住眼。

  “手拿开吧。”袁长桑将面皮揣入怀中,兴致勃勃地等着看妹子的反应。

  墨成宁仰起头,眼开一线,随即倒抽一口气!眼前是一名年近三十的精瘦汉子,眉骨略宽,浓眉大眼,脸庞显然因常戴易容面皮而略显苍白,眉宇间仍隐隐透出中毒的黯淡。

  墨成宁左手抚胸,右手支颐,秀眉微蹙,想着袁长桑中的毒恐怕一时半刻好不了。

  袁长桑显然颇不满意墨成宁的反应,扬眉问道:“成宁,你对哥哥的面相可有哪里不满意?”

  她赶忙头手并用地摇晃着,坦白道:“我是看大哥似乎余毒未解,有些担心。”

  袁长桑哈哈大笑,看来,是他自己忒小心眼了,也不禁钦佩起义妹小小年纪,看人居然先看病容,而非相貌,果真是学医的料。殊不知对墨成宁来说,不能让她印象深刻的面貌,在她看来,个个都一样。

  墨成宁觑一眼心情愉悦的袁长桑,心想大哥与她结拜后,个性变得不若先前稳重,或许是全然信赖她的缘故吧。她抿嘴一笑,心想:原来姑姑喜欢这一型的男子啊。

  袁长桑苦笑道:“这毒让我内力尽失,但常人一根附骨针便可毙命,我受五针能活下来已经是奇迹了。我必须从头练起,每日子时调息稳气、清心寡欲,大约十年才能清尽余毒,这期间身体如同蒲柳般脆弱,一点小毒都能置我于死地。”

  他漠然眺望落霞沉降,但见野鹜盘旋其中,不禁幽幽喟叹。

  袁长桑话锋一转:“成宁,天色不早了,还记得来时路吗?”

  墨成宁一惊,这才想起她原本预计午时返回墨府,眼见最后一抹残阳都要没人山头,便急道:“大哥,我先走啦。”

  “等等,我陪你,我总该见见你爹娘,当然,非以袁长桑的身分。”袁长桑的名号太过响亮,且江湖上毁誉参半,他想她爹娘多半不会答应。

  墨成宁心下斟酌是否该告诉他她姑姑是墨平林的事,挣扎一番后还是决定告诉他她们之间的关系。

  袁长桑眯起铜铃大眼,想起当年的确救过一名痴心女子;是了,就是墨平林没错。他无奈道:“我当时要收她作义妹的,谁知她不肯,之后就莫名其妙消失了。”现在想起来,才发觉墨家女子都很符合他心目中妹妹的条件。

  墨成宁见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,想起姑姑凄婉的模样,不禁为姑姑感到不值,遂接口道:“她消失是因为大哥你的绝情,姑姑她……想你想得很苦。”

  袁长桑忆及那名开朗少女,耸肩掩饰曾经的心动,道:“对于我不感兴趣的女子,我通常不想、也不会记得太久。我有未过门的妻子了。”他和她不久前私订了终身。提到未婚妻子李玦时,一抹柔情自他眼底浮现。

  原来真有那人的存在,那就没办法了。她立刻打消引大哥和姑姑见面的念头。

  “大嫂知道你安然无恙吗?”墨成宁很识相地换了称谓,多与外界接触后,她终于渐渐懂得察言观色了。

  袁长桑这时已换回老人扮相。“晓得。我易容之前在客栈遇到她大师兄,便托他替我传信,要委屈她等我十年,等我康复后风光娶她进门。”他有些内疚锁住李玦十年青春,但她会愿意的,心甘情愿地等他。

  大概吧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