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风筝 > 特卖总裁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三十六


  “我跟赵小姐的事。”张口吃下。

  歪头想了想,“不知道,没想过。你们订婚约的时候,我跟你还很遥远,我觉得你们门当户对很匹配,后来你跟她解除婚约,她有属于她自己的幸福,我们有我们的感情,我跟她原本就没有交集,好像也没有什么好介意的。”顿了一下,她抬头看他,“难不成,你希望我介意?”

  “千万不要,因为就算你介意,我也没办法把我跟她有过婚约的事实抹掉。”

  “那我们就好好珍惜我们的当下吧!”又送了一口食物到他嘴边。

  “还有未来。”他低头吃掉她叉子上的食物。

  她弯起笑,静静的望他的同时,捏起餐巾一角,帮他擦拭嘴角。

  “走,去跳舞。”他一把拉起她。

  “天啊,我不会!”

  “怕什么,我教你。”既然都来参加派对了,当然要好好的玩。

  齐肇东拉着她步向舞池,跟着一大群人嘻嘻哈哈的跳舞,派对的气氛很热闹,最重要的是,在她身边的是她心爱的男人……

  沁凉的香槟、欢愉的舞蹈,这个夜晚宁可恬玩得好开心,整张脸映满了红晕,但显然有人并不乐见她的快乐——

  女用化妆间的洗手台前,宁可恬用水拍打红扑扑的脸蛋,终于感觉脸颊不再那么热烫了,她抽来面纸拭去脸上多余的水渍,走出化妆间,正要回到大厅齐肇东的身边,就见赵玲玲站在走廊的不远处。

  四目交会,须臾,宁可恬抹开浅笑,“你好,晚安。”简单打了个招呼后,继续属于她自己的步伐。

  就在经过赵玲玲身边时,一直盯着她的赵玲玲开口了——

  “你跟我想象的不一样,我以为肇东至少会挑个更出色的女人。你和他根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。我听说,你只是一个小小的上班族。”

  非亲又非故,还是男朋友的前未婚妻,会来攀谈多半不是什么好事,果不其然,赵小姐那口气活像是吃到不对时的水果,又酸又涩。

  其实她对赵小姐没有敌意,还曾经觉得她很不错,但是,赵小姐想找她晦气,她可不答应,因为她宁可恬只有对爱情俗辣,对其它事情可一点都不俗辣!不然一个小楼管怎么能够同时应付得了上司、厂商跟专柜人员呢?

  宁可恬带着笑意翩然转身,“事实上,我自己也很意外,就像你说的,我跟肇东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。但那又如何?中华民国宪法有规定小小的上班族不能跟集团总裁谈恋爱吗?”她借了齐肇东说过的话来反驳。

  发现她不是软柿子,赵玲玲脸上闪过一丝愕然,但很快就被藏起。

  “是没规定,毕竟,肇东那个人向来自视甚高,有富家子弟天生的优越感,跟我解除婚约后,就一直被那些无谓的流言缠身,我猜他可能是急了,才会随便找个人在一起,好杜绝外界的异样眼光。”说得很不客气。

  宁可恬也不恼怒,就是笑眯眯,“我懂,就像赵小姐一样,急了,赶紧跟孩子的父亲把婚事办一办,让一切事情都名正言顺、光明正大!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赵玲玲凝声问。

  “呃,我有说错吗?急了才会随便找人,赵小姐不就这样说的吗?”宁可恬装无辜。

  “你不需要对我有敌意,事实上,我是同情你的。”

  “同情我?为什么?”她可不认为赵小姐有这么善良。

  “以一个有隐疾的男人是无法给女人幸福的,或许你觉得我不够忠诚,但是,我觉得只要是结婚前,我就还有选择的权利!”

  “对,你说的没错,只要还没结婚,就有选择的权利,但,你懂什么是正义吧?你让原本正确的事情变得不正确了。而我不懂的是,既然你已经做出你认为正确的选择,那又何必介怀我是什么样的女人?是不是适合肇东?”

  “我……”赵玲玲有种被看穿的羞恼。

  “还是说,你对你的选择也不是那么肯定?”

  “你胡说!我说过了,我是同情你,以过来人的身份给你忠告。”

  “但是我不需要啊!”宁可恬笑答。

  “小恬,”齐肇东快步的走上前,表情明显写着不放心,“见你一直没回来,我还以为你发生什么事情了。”

  “没什么啦,就跟赵小姐巧遇,闲聊了一下。”

  “闲聊?”他看看宁可恬又看看赵玲玲,一整个怀疑。

  “对啊,闲聊。赵小姐很关心我们,她问我幸不幸福——”

  “是吗?你怎么说?”

  “这还用说,赵小姐自己也很清楚,还有什么比忠于自己的选择更幸福的,你说是不是,赵小姐?”

  “……对。”她握了握拳头,强挤出一个字。

  “很高兴有机会跟你聊天,赵小姐,也期待看到你宝宝的诞生,我们都要一起幸福喔!掰掰。”挽着齐肇东的手,宁可恬步伐轻松的往前走,还不忘回头对赵玲玲再度挥挥手。

  她真的不讨厌赵小姐,以前不,现在也不,只是,赵小姐不该介怀已经跟她无关的事情,而是该珍惜她的当下,她花了太多心力在攻击肇东,却忘了肚里的孩子跟孩子的父亲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“闲聊?你喔!”齐肇东捏了捏宁可恬的脸颊,因为他根本不信赵玲玲有这等好兴致,会去找她闲聊,“对不起,我应该要保护你的,如果她说了什么不好听的话,别放在心上。”

  “啧啧啧,好凝重的口气喔,为什么不相信我们只是闲聊,你以为我会被欺负吗?”她仰着头看着他。

  “是啊,我怕你受了委屈回家躲被窝哭。”他打趣的捏捏她的鼻子。

  怎能不担心,她是连孤单的暗恋都能说是快乐的傻女孩,他怎能不担心?

  “肇东,我没有这么软弱,相信我,我也可以保护你,让我来保护你吧!”澄澈的眼睛闪烁着认真的光芒。

  一个不过到他胸口高的女孩居然说要保护他,他觉得好笑极了,好歹他也是个顶天立地的大男人!齐肇东原想要扯开嘴角好好嘲笑她一番,可等他意识过来,他却是张开手臂紧紧搂住她,感动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  “好,你说的喔,以后要好好保护我。”

  星期六的下午,宁可恬换好衣服、拎过包包,准备要赶去百货公司上晚班。

  睡了一觉醒来的齐肇东则在浴室洗脸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