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风筝 > 特卖总裁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八


  “不然呢?难不成要板着臭脸讨论国家大事?我应该没有给你这种严肃无趣的印象吧?”

  “哪里没有,你超严肃的,而且凶巴巴,还撂话要把我开除了呢!”

  “那是你先激怒我。再说,请问我现在开除你了吗?”真要开除了,她今天还有晚班可上吗?

  “那你为什么还没开除我?”如果她都激怒他了。宁可恬一脸认真地问。

  “我高兴。”他跩跩的说。

  “吼,不高兴就说要开除人,高兴就不开除人,根本是个昏君。”她吐槽。

  “我如果是昏君,那你又是什么?你别忘了,每个昏君旁边都有个祸国殃民的坏女人。”

  “你才是坏男人啦!”她不依的打他。

  “啊啊啊,前面的,现在就大放闪光是怎样?”刚刚被大家联手吐槽的唐斯淮发表刺眼抗议。

  “我早提醒过你们要自备墨镜了。”齐肇东板着脸说。

  “好啦好啦,你嚣张,你继续嚣张,骗人家没谈过恋爱喔。我爱护眼睛,我把墨镜戴上总可以吧!”话落,他真的戴起墨镜。

  “呵呵呵,你朋友讲话真好笑,害我笑得肚子都疼了。”她回头看了唐斯淮一眼。

  齐肇东马上霸道的把她的脑袋扳了回来,命令道:“是在看谁?别忘了我才是你男朋友,从现在起,两只眼睛只准看着我,乖乖的当我的专属杆弟。”

  “是,遵命,男朋友大人。”她俏皮的比了个女童军的手势。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他拉过她,手搭着她的肩膀,依偎的走向前方等候的高尔夫球车。

  车子驶离大厅建筑,转往球场的方向,一大片绿油油的草皮,甚是壮观。

  下了车,四个男人便开始了今天的友谊赛,至于第一次来到球场、连球杆都不会握的宁可恬,则是安份的紧跟在齐肇东身边,偶尔交头接耳,偶尔交换浓情蜜意的凝望,看得一旁三人羡慕又嫉妒。

  “你那套进口卫浴没了。”唐斯淮对汤礼烨说。

  “你新买的休旅车可以准备办过户了!”龚司浚对唐斯淮说。

  “你那只爱彼万年历腕表以后就要戴在肇东手上了。”汤礼烨对龚司浚说。

  “现在想想不对哩,那家伙谈不谈恋爱关我们三个什么事?”

  “对啊,我们干么替他穷紧张?”

  “想这些会不会太晚了?”他可是连信义区那快上百亿的精华土地都拿来赌了耶。汤礼烨觉得自己当时肯定是醉了,居然,赌这么大。

  一行人走走停停,忽地,唐斯淮开口说:“齐家弟妹,要不要来打一杆?”

  也不知道打从什么时候开始,三个人就一直冲着宁可恬喊齐家弟妹,喊得她很不好意思,一张脸红通通的。

  “我?我不会……你们打就好。”

  “我教你啊!”伸出手正想要拉她——

  齐肇东马上挡在面前,用充满占有欲的口吻说:“要教也是我教。都知道她是齐家弟妹了,想趁机揩油啊?”

  “啊啊钦,什么揩油?我好歹也是优质的黄金单身汉!”

  “你都优质了,还有谁是劣质?”龚司浚调侃。

  “礼烨,你说句公道话,我有劣质吗?”

  “咦,我怎么会知道?别来问我、别来问我……”他拒绝背书。

  三个人还在斗嘴,齐肇东已经拉着宁可恬到一旁进行一对一的指导。

  “看好,摆在左手食指的第三指节,靠着手腕右侧中间偏手腕的地方,其它手指顺势收握。接着右手则像这样重叠包握……”

  “这样对吗?”她认真询问。

  齐肇东看了看,皱眉,须臾,他放下自己手中的杆子走向宁可恬——

  “是这样。”高大的他从身后伸出双手,连同她的手,一起连包带握的扣住球杆,娇小的她顿时被他整个圈在怀里,那交叠的剪影看起来像是他从身后抱住她。

  “我怀疑你是故意拐我来教你握杆的。”他凑在她耳边,用只有两人可以听见的音量揶揄说。

  努努鼻子,“我才没有!”她可没有要他这样“贴身”指导,依她看,真正有心机的人应该是他才对。

  她挣扎着要拉开两人距离,他却无赖的收拢双臂不肯放,阳刚的气息、炽烈的温度,煨得她一阵脸红心跳。

  “在想什么?还不认真一点。双脚站稳,重心抓好,然后利用身体的自然摆动往前带起挥杆——再来一次。”

  他拉着她的手,反复几次练习,忽地,宁可恬感觉到颈脖上有抹湿热,一颗心当场不受控制的狠狠跳了一大下。

  微侧过脸,看向身后的齐肇东,隽朗的面容大刺刺的摆出得逞后的狡猾嘴脸,“名师亲自指导教学,当学生的总要缴点学费。”

  她一脸薄怒嗔恼,可微扬的嘴角却泄漏了她极欲藏在心里的小小甜蜜。

  “学会了没?如果还学不会……啧啧,有人得继续缴学费了。”

  齐肇东故意露出坏坏的痞子样,看在宁可恬眼里,可是完全的“狼师”嘴脸。

  得了一个空隙,她曲起手肘往后顶——

  “狼师”火速逃离某人狼爪,还不忘奉送鬼脸一枚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