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远书城 > 绿风筝 > 特卖总裁 > 上一页    下一页
二十五


  “这样好吗?”宁可恬本能的问。

  “这样哪里不好?”齐肇东皱眉反问。

  他是外界眼中的天之骄子,各方面条件都很出色。

  像他这种出手阔绰、身价非凡、长得也还不赖的豪门子弟,一直以来都是女人眼中的黄金单身汉、大肥羊,许多女人想方设法就是想跟他沾上边,哪怕只是搞些小暧昧也好。

  根据以往经验,女人只要一跟他交往,就会开始积极的想要打入他的生活圈、渗透他周遭的每个朋友,企图对他的世界施以统战。

  好友们都戏称这是种正名运动,为的就是想要坐稳他身边的位置,哪怕她们过不了多久就会发现他齐肇东除了工作外,其实无趣得要死,最后不得不投降求去,正名运动仍会在每一任新女友出现时,神奇的自动交棒。

  而现在,在她寻求正名之前,他抢先邀请她参加他和朋友的聚会,她小姐非但没有丝毫喜悦,还满脸为难,是在演哪出?

  “这样他们不就知道我们在交往了?”她一脸为难。

  齐肇东傻眼,心想,这女人也真诡异,三杯黄汤下肚就跑来告白,现在却担心别人知道他们在交往?她的心思说单纯不单纯,说复杂又不复杂个透顶,卡着不上不下的,实在令人匪夷所思。

  “我们两个交往是国家机密吗?你敢说你朋友没人知道?搞不好都传遍了,你现在却反过来担心我朋友会知道,未免矛盾。”

  宁可恬如是答道:“她们不知道,我没说。”

  书书确实追问过那天晚上的事情,可她一个字都没说——

  没说被她告白的男人其实就是总裁大人本尊,没说他们赤身裸体的共度一晚,更没说他要她用了要负责,他们变成交往中的男女朋友。

  除了自己有点被吓到之外,最重要的原因是担心别人知道她跟总裁的事情,不只她会不得安宁,也会为总裁带来困扰,到时候,整个集团都在渲染她和总裁的八卦,那多可怕!

  她的回答令齐肇东感到错愕。

  他不是真希望她到处去说什么,事实上,她保持安静对他反而有益,谁知道三个月后赌注结束,他是不是还会跟她继续交往?现在越低调,到时候分开,才能越省事。

  这对他来说是好事,可他就是无法不为她的沉默感到纳闷。

  根据前女友们所提供的经验法则得知,女人一旦有了新恋情,通常会有两种反应——

  一、出于姐妹情深,身边的姐妹淘会在第一时间握有第一手资料。

  二、单纯想炫耀,那更要说了!何况他还是身价百亿的大宇集团总裁,是炫耀的绝佳话题,肯定可以让她在姐妹淘中出尽风头。

  偏偏宁可恬却做出不在经验法则里的第三种反应——沉默。

  “为什么?我有这么见不得人吗?”齐肇东问,除了疑惑,还多了点不知从何而来的不满。

  如果总裁大人长这么帅还见不得人,那到底还有什么是见得了人的?摊手。

  “这不是我们的事情吗?为什么要跟别人说?而且……”

  “而且什么?”

  “你是总裁,我是楼管,扣除我们是男女朋友的关系,在公司我们还有各自该做的事情,如果大家知道我是总裁的女朋友,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与我共事,如果大家都别别扭扭的,那是要怎么好好上班?”

  “可如果大家知道了,你这个小楼管不只不用担心会被上司欺压,我敢说,上司还会反过来讨好你。”他故意丢出甜美的饵。

  “那就更怪了!就不能单纯一点吗?再说,我又不怕上司欺压我,我习惯了,我有时候也是会偷偷反击的,他想占便宜没那么容易,但如果我仗着跟你的关系,这样未免太胜之不武。”她很率真的说。

  这年头有点关系的人,谁不想办法给自己弄点利益,只有她明摆着是个笨蛋,放着他这个关系不用,还怕人家知道,真是单纯得近乎愚蠢!

  可也就是这份近乎愚蠢的单纯,让他第一次可以不用成为别人炫耀的工具,让他第一次可以简单的只当某人的男朋友,让他第一次被她这莫名其妙的女人深深感动。

  突然觉得自己心机又卑鄙,因为他和她交往的动机,是如此的不单纯……

  张臂收拢,齐肇东想也不想的将她一把圈在怀里。

  她是那么娇小、那么纤细、那么温顺,激起了他想要疼惜的念头。

  是,他想要疼惜她,疼惜这个有关系都不会好好利用的傻女人,疼惜这个被他利用了还浑然不知的女朋友。

  他低下头,看见怀中仰望着自己的她,那全然信赖的神情让他觉得,也许跟这有双纯净眼神的小女人好好谈场恋爱,会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。

  他不要赌注了吗?

  要,当然要,但是赌注之外,他也要她。

  他很贪婪?

  呵,一个习惯追逐利益的男人,怎么能够不贪婪呢?

  “总、总裁?”怀里的她瞪着无辜的大眼睛,怯怯的喊。

  齐肇东皱眉,“你这整个晚上都在喊我什么?我的名字叫总裁吗?”

  “我——”

  他轻佻的挑眉。“快叫。”他坚持纠正称呼。

  谁会总裁、总裁的喊着自己的男朋友?总裁也是会想要下班的。

  嚅嚅唇瓣,踌躇片刻,扬着柔软的女嗓不好意思的喊,“……肇东。”

  “嗯,叫我干么?”

  什么嘛,要人家喊他名字,喊了又问她叫他干么,摆明就是在捉弄她。

  宁可恬佯装娇嗔薄怒的抡起拳头打了他一下——

  黑眸微眯,“你敢打我?”

  “谁教你……坏!”她孩子气的对他努努鼻子。


梦远书城(my285.com)
上一页 回目录 回首页 下一页